一個存在太多解釋的社會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內地維權藝術家艾未未被中國當局指控「逃稅」,內情是什麼不重要,反正中央就是毫無新意 ─ 上次是「經濟犯罪」嘛,這次是「逃稅」也很順理成章。艾未未被禁止出庭,心裡很不是味兒,接受訪問時便順道揶揄一下中央政府:

「當這個社會存著太多不需要解釋、或者不能解釋的問題的時候,實際上這個社會是一個很危險的社會。」

筆者對這個看法認同,但同時也有另一番見解:「當這個社會存著太多需要解釋、或者不能解釋得再好的問題的時候,實際上這個社會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社會。」說的,是香港。

其實,社會每天發生的事多的是,某些人需要為某些影響公眾利益的事情作出解釋也是無可厚非的。不過,若然在同一事件上有著太多的解釋,又或者同一解釋背後又有另一解釋,那麼,這個社會與「危險」二字應相距不遠。來,先去看看最近發生的一件熱事,聽聽當時人怎樣作出多次的解釋。

候任特首梁振英先生的「無心之失」

「僭建門」事件被爆出之後,雖沒有為「登基大典」做成「太多的阻礙」(遊行示威、選舉呈請和司法覆核「又算得上是什麼」?特首他是做定的。),但梁振英卻失去了於大選擊倒唐英年的取勝元素 ─ 誠信。筆者連日來一直有留意梁振英的反應,並期待他能有一個完美的解釋,終於在今天有了結論:他一共作出了三次共四個解釋─先是為僭建作出兩個解釋,然後為「無心之失」也作出兩個解釋,可謂環環相扣。

梁振英先生在21號第一次向市民及記者作出回應時大概是這樣說道的:「我向公眾致歉,這是一個無心之失,我亦從來沒有隱瞞證據或毀屍滅跡。」首次的解釋是可以解讀到兩樣東西 ─ 第一:沒錯,我係有僭建,但你睇下我無去隱瞞就知我係無心架啦!第二:我有錯,但我無心去犯錯,宜家係度同大家講聲對唔住。一個明顯的過失,頓時變成了無心的過失。當然,「無心之失」也可以由他進一步去解釋的。

梁振英在22號開放家中大宅,給予傳媒到內採訪,逐一解釋各大僭建位置,再次向公眾致歉、並開始為無心之失作出解釋:「我作為業主,我係應該負責既,但我係產業測量師,我唔係建築測量師,在屋宇署你係唔會搵到專業資格的產業測量師,是屬於兩個唔同既專業。」這句話可以作這樣的解讀:我雖然係做呢行,但呢行有分好多種架!而我之前做緊果種呢,就唔識睇自己間屋有冇僭建既,咁仲唔係無心之失咩?

隨後,梁振英再次為「無心之失」之說完美化,使「無心之失」成為了「他人之過」。在23號的公開活動中,梁振英表示現時的大宅是在2000年正式做契,之前已經有人居住七至八年:「我記得我去睇樓既時候,有一間睡房仲貼滿Hello Kitty既公仔。所以我唔係一手業主。」意思即是說,僭建呢件事我係有錯,但最錯應該係一手業主或者當時的專業測量師。同埋你知啦,我咁忙,點會得閒理屋企邊度有僭建先得架?

好吧,連日來的解釋該說到這裡,僭建大戲也該落幕了,想看續集的觀眾或許要等候任特首梁振英先生上任後,由立法會內委會主席劉健儀邀請他出席立法會特別答問大會時再解釋吧!筆者說了這麼久,目的是引起港人的反思,我們認為在中國發生的事情存著太多不需要解釋、或者不能解釋的問題的時候,很慶幸自己身在香港。但是,我們卻一直沒發現當一個社會存著太多需要解釋、或者不能解釋得再好的問題的時候,這個社會是一個危險的社會;而當一個社會的領導者就同一事件作出太多解釋時,實際上這個社會是一個非常危險的社會。中國慣常不作解釋的做法,沒錯是很危險,但香港慣常大費周章地去作出太多解釋的做法,你認為不危險嗎?

作者:Owen

Owen
應屆的中六文憑試的考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3642
Date: 2012-06-26 21:22:46
Generated at: 2020-08-13 04:21:5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6/26/13642/一個存在太多解釋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