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6-30 我去了遊行 但我不是暴民

(facebook 用戶「黃暴龍」照片)

2012年6月30日早上醒來,看到記者問「胡主席,香港人要平凡六四的聲音,你聽到嗎?」卻被警方帶走問話,我很憤怒。上街不只是輕鬆逛街,原本也想留點力氣給七一遊行,但鬱悶了一個早上,受不了,發現原來當天下午有「平凡六四,為李旺陽申冤」的遊行,我就在起步前兩小時決定參加。上街理由很簡單,若胡主席聽不到我們要平凡六四的聲音,那我就走近一點告訴他。

那天颱風杜蘇芮剛離開香港,天氣還是時晴時雨的。下午三點半,我和友人來到灣仔盧押道垃圾站前的集合地點,大雨過後,濕潤的空氣裡滲著垃圾的酸臭,我們打趣說:「香港的民主路真不易走。」話未完,再來哇啦哇啦的一場大雨。我們就在雨中起步,隨大隊沿著盧押道走、橫過告士打道天橋、來到中環廣場花園近港灣道一段行人路的示威區。

說到這裡,我要先申報,2003年七一以來,我曾多次參加遊行,今年尤其多,3月25日特首選舉、6月10日悼李旺陽遊行我都有去,但我沒有政黨背景,我怕事,遊行時不會衝擊,不會走近鐵馬,甚至遇上較為激烈的示威常客也會敬而遠之。

那天的示威區不足四米闊,前面是兩米高的水馬牆,後面也是鐵馬陣。我們就像被趕入豬欄的豬,乖乖地站在白色水馬築成的浴缸裡,抬高頭向會展中心呼喊「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的口號。沒有預先安排,我和友人只是跟大隊走,走到示威區時卻已站在人群中心。不久,前面的示威者欲突破水馬,開始推撞,也有人嘗試爬到水馬頂,警方舉起「警察封鎖線,不得越過」的黃旗,我和友人向後移,退到靠近中環廣場花園的鐵馬前,繼續喊口號。

情況開始混亂,警方舉起紅旗,警告「停止衝擊,否則使用武力」,攝影記者們都走到水馬旁,大家都像屏息靜氣迎接那劇本寫好的一幕。我覺得是時候離開,問身後鐵馬陣的警員:「我想走,可以行邊度?」他指著右邊菲林明道的方向,教我按原路離開。然而,400人被困在示威區裡,我在中間,右邊滿是人,根本寸步難行,怎樣走?這時,警方發了第一次胡椒噴霧,我身在後方,沒有中,但明顯是相當近,四米外的我依然感到相當刺鼻,眼水鼻水湧出,感覺大概像tabasco攻上鼻的酸辣吧,想吐,卻吐不出,只是咳。我再問鐵馬陣後的警員:「我想走」,換來同一個荒謬的答案,他身後是空曠的中環廣場花園,而我卻要被困在四米闊的示威區裡,等待硬捱胡椒噴霧,沒有退路。前方中椒的人開始後退,身在後方的我開始負上幫人用水沖眼的工作,當中不乏記者。後來,近菲林明道的示威者開始離開,騰出空間,我們也離開了。

翌日看報紙,見警方前一晚透過新聞公報呼籲示威人士以和平理性方式表達意見,又義正辭嚴地指出示威人士推倒水馬和搶奪鐵馬是破壞與警方的協議,又說今次的集合地點是經過公眾集會遊行上訴委員會的裁決,警方對於示威者公然藐視上訴委員會的裁決感到極度失望1

我不打算爭論推倒水馬和搶奪鐵馬是否有錯,但我自問是一個普通市民,規行距步,乖乖地按路線走,步入示威區,喊幾句口號,沒有衝撞,在關鍵時候只敢退後站,難道還不夠「和平理性」嗎?當我表達想離開的意願,警員給我的答覆,像是打通熱線電話後按十個數字鍵也沒有真人回應,明明大家眼見右邊人多擠迫,還是堅持教我循右邊走,可笑得教人氣憤又傷心。

也許在那個場合,若我成功獲安排越過鐵馬陣直走中環廣場花園,會令情況更混亂。我只是期望,下次同類的示威情況,警方在「採取果斷的行動,使用最低的武力」前,可以還我們這些和平理性的示威人士一個退路。

而再到今天,我發現原來警方在當日遊行前25分鐘發出公報,認為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就集會地點的部分裁決對整體的保安計劃有嚴重的影響,並已作出仔細研究及風險評估,會採用相應的行動方案部署2。我不清楚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聆訊的討論範圍是否包括警方的行動方案部署,在公報裡也找不到所謂「相應的行動方案部署」是甚麼;只是發現,原來首先認為裁決有不足而作出新部署的一方,可以在八小時後批評另一方藐視裁決。

1997年臨時立法會修訂《公安條例》,把遊行集會的通知制度改為「不反對通知書」制度。2002年梁國雄等人在一次40人的集會中,事前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而被控非法集會,案件上訴至終審法院,終審法院雖然確立超過30人的公眾遊行在舉行前通知警務處長的規定是合乎憲法,但同時強調警務處長就和平集會權利設立限制的酌情權並不是可以任意行使,反而是很受局限,所設定的限制是要為達致法定合理目的所「必需」的3。至於公眾集會遊行上訴委員會,雖有法例規定主席須是退休法官或前裁判官,但委員會主席和其餘15名成員全由行政長官委任。當然,再不服上訴委員會裁決,還是可訴諸法庭;但法庭審訊需時,而隨著民望極低的梁振英上場,禿鷹曾偉雄與遊行人士的矛盾嚴重,可以預見的是行政長官和警務處長將會是熱門的示威對象,若遊行集會仍然要先取得禿鷹的「不反對」,不滿就要向CY委任的16人叩門,實在諷刺。

[2012-6-30 下午約五時]灣仔現場:警方多次施放胡椒噴霧,可見有示威者正在洗眼,旋即再被迎面噴射。

  1.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6/30/P201206300746.htm []
  2.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201206/30/P201206300469.htm []
  3. http://legalref.judiciary.gov.hk/lrs/common/search/search_result_detail_frame.jsp?DIS=45653&QS=%2B&TP=JU []

作者:何小雞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308
Date: 2012-07-02 21:54:41
Generated at: 2021-09-19 15:27: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7/02/14308/2012-6-30-我去了遊行-但我不是暴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