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實不容扭曲 - 公屋租金法例的前世今生

公屋9月加租碰上立法會大選,公屋票傳統上也是兵家必爭之地,各方自然出盡法寶,就租金問題針鋒相對。然而,觀點可以不同,歷史事實卻不能扭曲,本文旨在回應坊間某些討論當中與史實不符之處,以正視聽。

首先交代一下近年來租金法例演變的背景。

在回歸前夕,「新九組」版立法局修訂了《房屋條例》,新增了第 16(1A) 條,規定每次更改租金必須相隔至少三年,而更改後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不得超過10%。及至 2005 年 11 月,一宗有關上述條文的司法覆核在終審法院審結( 何賽雲 對 房委會,終院民事上訴 2005 年第 1 宗),政府其後向立法會提出修改《房屋條例》,加入「可加可減」的租金機制,並刪去上述的第 16(1A) 條。

日前身兼房委會委員的學者蘇偉文撰文指,「法庭裁決的結果是,公屋租金在向上調時,無異是不能超過居民收入的10%,但房委會沒有減租的責任,去將租金保留在收入10%的規定。換言之,以前的做法是加租有規管,而卻沒有減租的程序,用簡單一點的說法,以前的做法是一個『可加不可減』的機制。」

蘇院長指舊機制是「可加不可減」的說法,豈止是「簡單一點」,簡直是「過度簡化 (Oversimplify)」舊租金機制,甚至近乎曲解 (Distort) 法例與裁決的地步了。

何賽雲一案中,法院以四比一多數(異議的,又是讓人懷念的包致金法官)裁定政府勝訴,但這完全是基於法院對於第 16(1A) 條的理解,認為 10% 的規定,只是適用於房委會主動「更改租金」後的數字,不能超逾 10% 的上限,而沒有要求房署非得保持租金對入息中位數永遠不超過 10%;換言之,法例真正的理解是,在租金紋風不動、但居民入息水平下降的情況下,第 16(1A) 條並不要求房署自動減租至 10%。

有讀者會問,這不是已經證明舊機制「可加不可減」嗎?非也。

參與撰寫多數判辭的非常任法官苗禮治勳爵分析指,如果說第 16(1A) 條有關年期及租金水平的限制適用於加租情況,這當然合理也符合立法原意,即杜絕房委會頻密加租和租金過高;但如果將這條理解為同樣適合於減租情況,這並不合理,因為法例不可能規定房署必須最少每三年才減租一次;而房署亦有可能需要調整個別屋邨的租金,但如果 10% 限制同時適用於減租,那即是說除非減租後全港屋邨的整體租金與入息比例中位數不超過10%,否則房署就動彈不得,而這可能就要讓部分屋邨減至幾乎「零租金」才可,但這肯定不會是立法原意。

苗勳爵總結說,第 16(1A) 條「並不阻止房委會以其認為合適的密度及幅度去減租 (… it does not prevent it from reducing the rent as often and by as little as it may consider appropriate)。」(第118 段)

換言之,法院已經說了,法例的精神,是法例要求為「加租」封頂;而在沒有限制減租幅度的同時,卻決不是「沒有減租的責任」;相反,正如參與多數決的李國能首席法官所言︰「…… 但必須注意,房委會有責任持續檢討租金,並為踐行其提供可負擔房屋的目標,不時考慮是否調整租金 (It must, however, be noted that the Authority is under a duty to keep rents under review and to consider from time to time whether to revise rents in accordance with its object of the provision of affordable housing)。」(第 49 段)

所以,說舊租金機制下房署沒有責任減租、或者不可減租,是錯!錯!錯!既然原機制從沒有「不能減租」的前設,所謂「可加可減機制 …… 就是要去彌補原來機制『不可減』的部分」的說法,同樣不能成立。

另一點值得澄清的,是禮義廉在 2007 年法例修訂當中的角色。

5 月下旬,禮義廉齊齊拉大隊抗議房委會加租時,被捍住聯與深社協成員噓個落荒而逃;也許是心有不甘,該黨區議員分別在不同區域印製單張海報,聲言民主黨和公民黨在 2007 年同樣支持「可加可減」新機制,要「以正視聽」云云。

正如上文解釋,整個爭議的焦點,其實是第 16(1A) 條針對加租的限制。事實上,即使要支持「可加可減」,也不代表要抽走第 16(1A) 條。正如 2007 年 6 月 13 日立法會會議上李永達議員所言,這一條與政府的建議根本沒有衝突。

但去到處理刪除這整條的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時,投票支持政府刪除建議的名單上,大刺刺地印上一系列禮義廉成員的名字︰陳鑑林、黃容根、曾鈺成、劉江華、蔡素玉、譚耀宗、李國英、張學明、黃定光;相反,民主黨、公民黨以至工聯會,都投下反對票。

那麼,禮義廉所說的「民、公兩黨皆支持」的是甚麼?那時是法案三讀,上文提及禮義廉為政府刪法「保駕護航」的任務已經完成。首先,政府一直強調,新機制一旦通過,公屋居民可即時「減租」11.6%;另外,法案三讀時候,只有 49 名議員在席,如果泛民 21 人全部反對三讀,整個法案將被拉倒,公屋居民將無以即時減少租金支出,如此要挾之下,泛民主流派根本沒有選擇。

冤有頭,債有主。呼籲各位,認清事實,誓要讓無恥的政客在 9 月還債。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Mk2010)

作者:CW TSANG

作為國立馬料水大學政治科畢業生,卻深受某公職候選人一句「我唔讀 Social Science,我讀 Law!」所啟發。用上七年時間,終於贏得前宗主國首都大學的法學士學位大抽獎。寫作文章,不求成就一家之言,只求沉醉於論證思考的過程。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英國時裝品牌駐港高層:「我值錢因為我在香港,移民對我未算選項。」 by 白木乩
    「我老婆都有問我,我英國公司,是否可以申請調任?」…
  • 做人呀媽之後,我失去左好多女人「本能」 by Sunice
    做人呀媽有很多新增技能,在外人看來是彷彿變成了女超人一樣。但其實只有呀媽自己心知,一旦披上「母親」這個聖潔到發光的外衣,我們便同時失去了很多「本能」。…
  • 陳偉霆注定是香港人的一道傷口 by 阿享
    陳偉霆現在很紅,紅到他可以和香港完全切割。近年在大陸很紅的人,再怎樣也會偶爾在香港出現。佘詩曼因為《延禧攻略》爆紅,之後成了廠家寵兒,屢屢在香港大小活動出現。同公司的謝霆鋒,容祖兒等,雖然重心在大陸,但也會在香港開show,出歌。就算勢頭同…
  • 傷J人 by BEAR 兒
    低胸女徑自朝吧枱走去,被緊身裙包裹着的身體玲瓏有致。她走到男人旁邊,向酒保說了幾句,就在吧枱俯身等着,屁股翹得高高的。有容笑了笑搖頭說:「小婊子還挺厲害的。」…
  • 蔡東豪背後的金主靠山 by 渾水
    高振順是福建幫的財技高手。福建幫是股壇一個派系,這個派系的高手可以超高,高到做波鞋做廁紙都可以做到成份股,低手可以低到上市兩個月,主席夾帶私逃,將公司市值蒸發一半,港交所硬膠膠得個睇,這事還是近期發生,不謂不兇殘。關於高先生的介紹,網上很難…
  • 【武漢肺炎】做政府工真係人生贏家? by 文文
    各行各業都擔心緊減人工,被逼放no pay leave的時候,政府工又宣佈加5.26%人工。每年訪問大學畢業生就業方向,做公務員肯定穩佔頭三,特別係非專科(乞食科),例如各大專院校的文學院和社科院的學生,更加係一車車咁去考。而家呢個年代中五…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4789
Date: 2012-07-08 13:23:15
Generated at: 2020-07-05 18:44: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7/08/14789/史實不容扭曲---公屋租金法例的前世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