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談舍堂文化

(原載於:http://jacso.hk/gnim/20577/2012/07/12/396118

(編按:上文《致來年參加迎新營的新鮮人》帶起討論及關注,作者隨即訪問曾經參與過港大何東夫人堂(此為全女生舍堂)的迎新營的朋友)

以下是我與友人的談話內容筆錄,主題圍繞迎新營。她曾經參與過港大何東夫人堂的迎新營(在徵詢了她的意見後,她覺得公開舍堂名稱沒有大礙),參與期間因覺得不合理,於是對舍堂文化有些批評,希望大家不會先入為主覺得她太自我太不願意融入團體云云而不細讀。

問︰批評總是容易的,不如先說說你認為何東夫人堂(以下簡稱何東)的迎新營有何可取之處。

答︰它對加速一個人去進入一個新團體,即突然間去和一群人混熟的作用是ok的,因為它要新鮮人強行背誦全部人的名字嘛。(大家都笑了)她們會一個個站在房門前,然後問新鮮人她們是誰,還要報上她們的資料,名字不能錯,年級不能錯,就讀學系不能錯。可是,我覺得,另外一些活動則有點過火,要說好的一面,我只想到這些了。

問︰有甚麼機會和時候可以讓新鮮人之間聊天呢。

答︰有的,那時候我們個個都非常疲累,於是趁剛練習完dem cheer都聚在樓梯裡「撻皮」(即休息或hea),在這時候我們便聊了起來。我們的感受多是「真係好唔想咁繼續落去」。(問︰這是第幾日的事情。)是第一日的晚上。(問︰即你們有空檔聊天而當時並無組爸媽在場的?)是,因為她們是current,她們要守著房讓新鮮人dem cheer,當dem到一間她們「收貨」就會放新鮮人走,但dem cheer並不只是dem一晚的,如果那間房的新鮮人「dem唔過」,即是無法令她們滿意,就要繼續下去。如果她們滿意了,她們就會放你地進房,然後可以跟她們聊天,還會寫一張紙蓋個印或貼一張貼紙證明你合格。因為有些人練習得好,很快上手,便有空閒到樓梯間「撻皮」。

問︰為甚麼要坐在樓梯間呢?

答︰因為在那時候,我們是不被允許使用電梯的,即是若你要從二樓走上十三樓,必須用腳走,所以大家都乾脆坐在樓梯口了。我們未必是同組的,但都可以分享一下彼此感受。我還記得,當時有一個新鮮人,一直大嗌好辛苦,辛苦到想quit,(問︰佢辛苦的原因是體能上或是精神上呢?)體能上明顯得很,精神上也有,因為在那情況下新鮮人承受相當大壓力,那些current會指著新鮮人大罵「你看你demdem,dem得咁辛苦,就是因為你咋」,然後就罵到你軟弱甚至落淚為止。

問︰demdem是甚麼?

答︰因為何東的dem cheer有些是兩人一組的,同組的另一位稱為demdem。

問︰你覺不覺得每個人的心理質素都不一樣,那些哭了起來的人,只是心靈太脆弱呢?

答︰肯定不是特別脆弱。那些current對每一個新鮮人是一視同仁地無理取鬧的,我真不理解這是為了讓所謂舍堂精神傳承下去還是甚麼。current有時候會跟新鮮人說,如果新鮮人dem cheer那麼不濟,那我們何東參加比賽時怎麼辦?我們何東的精神由誰傳承下去?是相當的激動的。

問︰可不可以試舉一個例子。

答︰好,我問你,握一個拳頭,拇指放在四指之內或四指之外,跟一所舍堂的精神傳承有何關係呢,需要破口大罵?但是她們會抓得非常嚴格,包括發音咬字是「勞」不是「度」,C字之後拖長多少秒才發S音收結,與眼神必須二十度角向上看。但我也真心認為有些新鮮人是能從此被培養歸屬感的,可能她們dem著dem有一刻突然便覺得ok喎原來我也有感覺。(問︰即好像以形式影響人的內心?)是的,但我覺得無理取鬧是事實。要提的一是,那個大喊好辛苦的同年,最後她是上了hall莊即舍堂學生會的。我覺得是人受了好嚴峻的苦,突然有個current過來扶你一把,你便覺得異常溫暖,好像推你入地獄,然後扯你回人間。迎新營後我在舍堂居住時,她是我的樓友(floormate),她說她決定上hall莊時,我也呆了。

問︰你有問她原因嗎?

答︰她說,她在事後覺得迎新營很有意義,不單體能上train up到我們,精神上也train up到。我那一剎真是心想,擺到明你被人洗腦喇。

問︰先撇開這是否被洗腦,她明顯是認識到current想她傳承下去的舍堂意義,這未必是壞事。

答︰我尚記得那時我們一群人在禮堂裡dem cheer,那些current是不停地說我們dem得很差,更因為害怕何東精神會就此失傳而「喊哂口」,聲言她們教我們教得相當用心和辛苦,責罵我們,也非她們所願,沒有人喜歡罵人。可是我們要眼望二十度角,又不能正眼看她們一臉淚。

問︰是的,很多罵人者都喜歡說沒有人喜歡罵人,普通人從小至大累積下來總聽不少,父母之言,固然應該尊重,但她們畢竟不是父母。客觀一點,你那迎新營為期十日對不對?你認為關於dem cheer﹑背家規﹑背人名的,共佔了全營的多少時間?達一半嗎?

答︰七八成,何東一定超過七八成。因為新鮮人從早上七點左右開始,到了午間就會玩一些集體遊戲,然後就dem cheer和教授dem cheer,current也會讓你知道每一日你需要背誦甚麼和甚麼時候之前要背誦好,是預先讓你做好心理準備的。家規是甚麼呢,那是有一本小冊子給我們的。她們會說︰你們昨日背過迎新營的目的及意義,以及學了唱hall song和部分dem cheer,今日我們就來背誦ex-co名字和oc(organizing commitee,活動環節籌備組)的房號﹑別稱,就讀學系。值得一提的是,例如「目的及意義」,你背成了「目的和意義」,也是錯的。

問︰若這本小冊子有她們的迎新營的目的及意義,如果流出,豈非能完全擊倒別人對迎新營不理解和反對的地方?

答︰那時候,我在迎新營期間是有請假的。在中途離營做我要做的事情時,current要求我留下那本小冊子﹑ocamp袋﹑ocamp衫,與何東有關的都不能帶出外面。我還記得,那時候算是風頭火勢,因為其他舍堂有新鮮人因為肌肉溶解而被送了到醫院,不少傳媒記者站在一村門口(一村是施德堂﹑利瑪竇堂﹑何東夫人堂的所在地)等你們「玩出火」希望拍下第一手新聞,所以current也有叮囑我,不要跟記者亂放話,若他們訪問你,就說你只是來何東參觀,不是新鮮人。請假的事情,我是在迎新營開始前跟她們報備的,但她們盡力挽留,要求我留得多久就多久,而已繳的費用也不會發還,因為物資已為新鮮人預備。

問︰請假當然是不被允許的,我認同她們的理由,因為那會打破了完整性,就像你參加一個減肥療程,總不能跟營養師說我能不能吃個漢堡飽再回來,你到外面清醒放鬆,回到那裡,可能會適應不來。感覺她們也防備了外界的查詢,光明正大也許沒甚麼需要預先叮囑的,你也沒有必要抹黑舍堂文化和迎新營。

答︰因為她們並未有按schedule進行。一開始你看那小冊子,那裡明寫著十二點是睡覺的時候,可是,這是沒有可能的。一日活動下來,間中我們會有十至十五分鐘休息時間,但直至十點左右,大家都還沒有機會去洗澡,還有「鬼故tour」或dem房(即是上文提及的在房間裡dem cheer過關才可以放人),有可能dem到凌晨五點。

問︰說到「鬼故tour」,你對它評價如何,你認為新鮮人能承受嗎?

答︰我自己並沒有參與「鬼故tour」,但我是聽我的朋友轉述的,她們說那相當「底線」。首先,她們預先會給新鮮人講靈異故事,然後晚上就帶她們到鈕魯詩橋,要她們逐個走過去,oc會從上將一個人頭向下吊,真是有人被嚇得「幾甘」。

問︰特別都是女的不是男的,沒那麼勇敢。

答︰是的。

問︰再撇除這些因人而異的東西,因為總有些人特別怕鬼有些人體能特別差,有沒有一些例如是大學校方訂明了的指引規例,而你認為在是次迎新營中,並沒有被遵守的?

答︰睡覺這點是肯定的,我們極度欠缺休息,何東不讓人睡的。

問︰即是她們想用盡十日時間,把握10×24小時?

答︰每晚都是十點才開始dem房,dem到凌晨五點,直至所有房間都過關,之後七點又要起床開始新一日的活動。你想想,在下午也是教授cheer的環節,我們哪有休息呢,她們非常爭取時間灌輸hall concept。而且基本上,在開學後,迎新活動是不能再繼續的。這是指引規例,除非問准舍監,然後就可延長兩個禮拜。後來hall莊的人企圖爭取延長一個月,但實行上有困難,因為十月中已有reading week,不可以半個學期都還在迎新。

問︰你知道何東hall莊與舍監的關係是對立還是怎樣嗎?

答︰舍監支持何東多辦活動,但關於迎新營,我沒有察覺舍監有特別表態支持或反對。還有,指引規例要求hall莊要將健康問題清楚上報或紀錄在案,這點,何東也沒有做到。

問︰何為健康問題?

答︰任何的健康問題,即包括新鮮人暈倒中暑普通不適甚至自己提出要到醫院。

問︰根據你的說法,舍監是直至有人要送院才會知道迎新營內的健康問題?

答︰是,病情緊急得無法隱瞞的時候。

問︰那何東迎新營的體能要求,你覺得嚴苛嗎?

答︰我沒有完全參與,後來的事情我沒有親身感受,但我知道非常需要良好體能的活動有很多。

問︰要跑要跳這些沒有問題,但你認為她們有做足安全措施和從新鮮人的角度設想嗎?

答︰我們在迎新開幕禮後的翌日,去了P2 dem波(接觸港大的三大新球類運動),我們那日是跑完步然後dem波,很記得那日氣溫達三十多度,烈日當空。然後我中了暑,完全沒有人想要理會我,只是把我放到車上,吩囑我回房裡睡,就此了結。又有一個人,和我同組,她從dem cheer時已開始喉嚨痛,就跟current說她希望退出dem cheer,可是不被允許,後來她聲帶嚴重發炎,是話都完全說不了。

問︰喉糖之類都沒有分發?

答︰是的,喉嚨痛也要繼續,原因是你的dem dem還在繼續dem。但你想想,每日由十點至五點不停大嗌,但她們還是嫌聲量小,不可以停,不會不辛苦。

問︰也許她們是明白那個模式的,就是人在累積疲累的情況下會變得軟弱,同時因為有權威存在,新鮮人較難以突破團體的姿態發聲,習慣了單向接收資訊,反駁的頻率就會下降,而既無反駁之心,思考的也會少了。那你認為她們成功的原因是甚麼?另外,我想知道,當她們發現你不接受她們的一套,她們會把你當作甚麼?

答︰我的身分還是何東人,但何東人都有分「浮」與「潛」。我那一層有一個來自新加坡的人,她能講廣東話,current也要求她一同dem cheer,可是她最後任何隊伍都沒有參加,續宿時還得interview。何東人基本上在每年readmission之際,是不必真的要interview的,有心有力付出的,hall莊都看在眼內,誰有參加過迎新營,誰沒有,她們記錄在案的,過了迎新營,是代表,你認同了她們的舍堂文化,你是她們的同路人。按理,沒有參加迎新營的人,也可以透過其他方面的貢獻和參與來爭取自己的續宿,迎新營的有否參與不應是一個極度重要的因素,不能超過50%,因為那幾乎說明只要你沒有經歷迎新營,你便不要指望可以留下。

問︰舍監﹑外間﹑堂友的看法必然有差異,那你覺得,港大應否有純粹住宿?

答︰我覺得應該要有。

問︰那這些只住不玩的人,是住進這些舍堂?那是沒有可能共融的。你建議另僻一些全住宿的舍堂嗎?有些人認為這樣的話,舍堂已稱不上為舍堂。

答︰我認為是這樣的。一所舍堂,應該能容納不同的人,有多樣性的存在。有些人不想參與迎新營,為甚麼要迫他們參與呢。

問︰這是融入和學習舍堂文化。認同這套看法的人,會跟你說你不能太自我,你要學習合群,你要突破。

答︰即是你將來工作,同事叫你一起食午餐,你也不一定要去如果你不想。如何對這公司貢獻,應是個人的選擇。重點是舍堂作為純粹住宿之地又好,作為一個文化傳承之地也好,其實給予新鮮人的自由度可以大一點。現在我是有貢獻的,我有繳交住宿費,我住得遙遠,這是我住在這裡的資格。有些人會說舍堂教育就是要鞭醒我這些不清不醒的人,讓我在這裡預習將來投身社會也要面對的困難和挑戰,但我始終不覺得這是舍堂教育的全部,互相尊重也很重要。

問︰這其實是港大舍堂教育獨特的地方,不讓學生像寄宿酒店那樣住,想你住過之後,拿一些東西離開,迎新營也是其中一環經歷。

答︰認真說,社會上都有anti-social的人,你不能因為他們是少眾很怪異就歧視排擠他們或迫他們踏進來社交圈,你可以認為他們很odd,你可以不跟他們交友,但你不能令他們消失。

問︰「極速埋堆」是一種需要學習的東西,港大文化正在為學生畢業後的路舖排。如果你就是那些很odd的人,將來你便會被淘汰。尤其是在港大,很多人都持這觀點。

答︰那不是令所有人都變成同一類的人嗎,倒模所謂「醒目仔」。

問︰也不是這樣說。他們的說法裡也注重多元,只是在社交圈裡的多元,你比較好玩,他比較活躍,odd的人不計算在內。「非主流」自然「潛」,「主流」自然「浮」,不是嗎?

答︰我覺得是這樣的。舍堂迎新營的目的,有相當大部分是為了塑造你為某種人,就是很愛舍堂很想為舍堂付出很賣力「搏盡」的人。當有「撻皮」的人存在時,他們心裡會覺得不悅,但他們也不一定排擠,因為他們已盡己所能,就是做好迎新營,讓新鮮人成為他們的一部分,傳承他們的理念,在此我也要肯定他們為迎新營付出的心神。

問︰他們會接受多元,但他們在迎新營中會盡他們的努力去改變你的非主流性,他們的心態並不是惡意的。我不得不說,那些投入萬分的人本身就比普通人對舍堂多了一個情意結,也許是經歷過很多而塑成的,所以他們真心覺得那是分享好的東西,並不是灌輸壞的東西。他們從日復日的共同生活累積的點滴,是他們的歸屬感來源,他們很想在短短十日中濃縮起來讓新鮮人知道。但就像那些中學畢業生之所以對其中學母校有強大的歸屬感,就是因為他們就讀了六七年,潛移默化,並不是運動會時叫口號凝聚起來的團結,你跟一個中一生說這所中學很好很好,中一生附和,他必然是沒有用腦。

答︰我對舍堂迎新營的最大疑問,是為甚麼它不能輕鬆如其他學系學院的「細O」,開開心心「撻皮」地也可以交到朋友知道得到大學的資訊,而要與眾不同的以折磨的方式洗禮新鮮人呢。那時候,舍堂中人如此回應我,他們說,你在那些迎新營中都是笑笑談談,經歷的就是不同,嚴肅有嚴肅的意義,你學不到真正重要的價值,而舍堂迎新營是辛苦得有價值的。但我覺得,是一群人合得來就自然會凝聚,迎新營始終是一個平台,而非一個工具,例如集體遊戲,的確能令人混熟,我不明白為甚麼在舍堂迎新營,要刻意加插一種強調是歸屬感,歸屬感是一種與時間有絕對關係的感覺,短時間令人忽然很熱誠,十日時間看到的也不深入,那十日的hall life和日後過的hall life也完全是兩回事,本末倒置了。

重申,舍堂教育傳承多年,必有其行之有效的原因,我與被訪者也不質疑經歷迎新營後的堂友熱誠,對舍堂的感覺能在短短十日過後可以保持並加強,絕對不是壞事。但不認同的人,也沒有必要自我禁言,為舍堂文化隱惡揚善,還是那句,他們的光明面,資訊日註冊日迎新營中新鮮人自然接觸得到,所以我才「偏頗」地傾向分享相對陰暗面。而被訪者,亦無合理動機砌辭洩憤,因為她已經離開了該舍堂了,哪邊是石頭哪邊是雞蛋,自不待言,希望大家不要因人廢言,五毛的說話有時也有道理。最後,再分享一些對舍堂文化持正面態度以取平衡以正視聽,並非我的義務,舉證抗議責任應不在我,但相當開放歡迎討論。

作者:逆嘶亭

逆嘶亭
gnimmm.com 從自己批判對象中分裂出的一陀腐殖質。如常的年輕。如常的糜爛。如常的混亂。反常合道,雜蕪不分,撥亂不為過正。FB PAGE: http://www.facebook.com/gnimm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星際啟示錄》全面大解構 by 湯子霈
    (以下內容全面劇透,及粗淺解釋科學理論)《星際啟示錄》(Interstellar)故事簡單,講述人類在地球面臨末日,美國太空總署探索新星球進行太空移民,延續人類文明。不過,全片涉及大量科學及物理常識,即使是理科生也未必完全明白;同時,劇情探…
  • 【遊戲攻略】解鎖二三艘潛艇教學 《Monster Hunter Rise》刷國王獨角仙悶到瞓著 by 滅盡殺手
    早兩日我哋嘅一篇小知識技巧篇入面有提到要盡快解鎖收集道具必備嘅潛水艇,雖然做村任好快就會有第一隻潛水艇,但係要 […]…
  • 大埔浸信會借 Nick Vujicic 籌款事件補充 by Do Chan
    聚會的定位是「佈道暨擴堂籌款」聚會,這一點是令很多人勃然大怒的。我猜想,其實主辦方並不是想非信徒買票聽福音,他們的目標其實是教會內的富貴會友,他們買票捐錢給教會,教會還以阿 Nick 親身講見證,本意是想雙贏,但結果卻釀成公關大災難。敝教有…
  • 港大舍堂次文化雜談(上):迎新與仙制 by 殷琦
    迎新是Hall的大事。…
  • 【憂傷的嫖客】「環保吹」 by 菠蘿
    某天下午,就在我們對一樓一場所集中地進行實地考察的時候,遇見了一行三人、正在「洗樓」的嫖客小隊。所謂洗樓,就是嫖客在一樓一鳳姐集中的大厦,向每個鳳姐單位門口按鐘、逐個審視,直至他們遇上合眼緣的鳳姐,與她們進行交易為止。而這三人有別於一般的嫖…
  • 其實點先算係鍾意一個人? by 小盛女
    其實我都唔係好清楚(嗱唔好打我),不過以下有幾點可以畀大家參考吓。首先,你會乜都想同佢講,就算係啲無聊低能嘢,當你工作上好大壓力或者遇到唔開心嘅事,你都會同想同佢講,因為你知道佢會靜靜哋聽你呻,雖然唔一定會幫你解決到個問題,但係女人要嘅從來…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213
Date: 2012-07-12 16:16:18
Generated at: 2022-08-09 06:05:2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7/12/15213/閒談舍堂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