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系列(四):改革之路怎樣走?

(瀏覽所有「立法會選舉系列」文章)

問題好像有點白痴,不就是「一人一票普選,廢除功能組別」嗎?筆者不認為「廢除功能組別」是值得討論的議題,正如我們不會浪費精力細想應否均衡飲食。筆者經過拙系列首三篇介紹香港選舉制度,以及初步分析香港那種直選制度衍生出來的現象後,認為立法會看似一步步邁向普選(假設「2020年廢除功能組別」是真的)之時,實在需要於普選來臨前透過制度規劃,盡可能革除現時直選制度為政治生態帶來的流弊,否則將來就是建立了民主體制,政治民主還是上不了軌道。

拙系列提到,隨著直選議席逐漸增加,大黨分拆名單參選、小黨群起碰碰運氣的風氣越演越烈,時至今屆幾乎所有參選團隊都只以一席為目標1。這不難理解,議席越多,當選門檻越低,比如今屆新界東和新界西各有九席,當選門檻為11.1%2,而且參選名單多,混戰之下隨時6-7%甚至更低得票也可能當選。門檻日低,有機會勝出的名單日多,「策略性投票」的空間自然無限放大

 

一切不變,就是普選也續有難題 

試想想,如果日後普選,只是單純的把現時的35席功能組別轉化成共70個直選議席,一切制度不變,五個選區按比例增加議席,結果九龍西、九龍東各有10席,香港島有14席,新界西、新界東更各有18席之多!現時最多只選出九席,已吸引了近廿張名單參選,如果議席加倍,會否多達三四十張名單出戰?固然,參選是每個人的權利,但選民在電視看著每隊只得兩三分鐘發言機會的選舉論壇,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在信箱收到疊起來厚若電話簿的宣傳單張,進入票站拿起長如曳地婚紗的選票,數十張候選名單只能選其一,大有可能陷於選擇困難甚至認為當區十多個議席當中,只能投票給一個,是變相剝奪其選擇權,繼而對代議民主制度失去信心。

更甚者,候選人取得很少票數已足夠進入議會,認受性越來越低(日後隨時有當選者跌破一萬票大關),相反儘管可能仍有提名委員會事先篩選,特首的確即將由普選產生,他將會手握上百萬選票成為香港之首。今日任何一位直選議員都能站在道德高地質問Fuhrer梁振英只得區區689票,沒資格也文也武;他日隨時風水輪流轉,換成元首警告只得寥寥萬票的議員不要拖其後腿。即使是普選出來的特首,讓他理直氣壯地獨攬大權而難以制衡,始終不是爭取民主之士樂見。

因此,在推動廢除功能組別的同時,爭取民主之士(尤其是泛民各黨各派)實在有必要提早設想立法會將來應如何普選出來。這牽涉四大課題:

  1. 議席增加之下,如何避免候選人得票太低仍可當選,削弱議員認受性;
  2. 如何避免選民因為面對「幾十選一」的局面,繼而積聚無力感;
  3. 如何鼓勵「一政黨一名單」,減少同一政黨派多張名單參選的機會;
  4. 如何減低市民進行「策略性投票」的誘因。

前段已提及,盲目按照現有選區分界增加議席並非良策。本來從學理上推斷,只要議席增加,大政黨贏取一席所需要消耗的選票較少,便會減少大政黨分拆名單的誘因;再者,議席越多,有機會搶奪最後一席的名單越多,告急聲音此起彼落造成選民訊息混亂,反而令選民索性「投出真我」,從而令選民進行「策略性投票」的動機轉弱。可惜事與願違,選民的投票行為不會完全順著政治學課本的理論而行,投票文化不會一時間有翻天覆地的轉變。

 

重行單議席單票制?

區議會選舉的投票模式,亦是九七前最後一屆立法局選舉的投票模式。假如立法會有70個議席,就把全港劃分成70個選區,每區投票選出一名議員。這看似簡單易明,其實內有暗湧。

現時全港約有412個區議會選區,如果立法會選舉有70個選區,即是將不足六個區議會選區合併成一個立法會選區,換句話說在人口密集的香港,觀塘山上(四順、秀茂坪、寶達)已屬一個選區,小小的鴨脷洲又是一個獨立選區,選區範圍可以相當細小。

曾參與區議會選舉的朋友(無論參選抑或助選)應該感受甚深,狹小的選區驅使候選人埋首於區內的社區服務、設施維修、交通班次等瑣碎事務,無暇兼顧經濟制度、福利及醫療資源分配等較宏觀的社會議題。筆者無意貶低這些「地區工作」的意義,但選區狹小或多或少助長了將地區事務「去政治化」的風氣,長遠來說可能會把地區群眾「去權」(Disempowerment),覺得議席之爭只是地區小恩小惠的分配戰,無甚意義,索性不留意不參與3

六個區議會選區合併而成的立法會選區,其實也不見得很大,這會可將區議會選舉的模式和風氣都帶到立法會,令立法會的憲制功能都遭到異化?

 

全港單一選區比例代表制?

並非所有議會選舉都要分開一個個選區進行,以色列國會大體上就是以全國為單一選區,政黨按照全國得票比例分配國會議席,一水之隔的澳門也是不分區選出12個立法會直選議席。

幅員僅千多平方公里的香港沒有鮮明的地域差異,沙田和筲箕灣居民就重行租務管制的取態不會有很大分別,而且香港人跨區工作上學普遍,並不固定在單一地區生活,因此不一定要劃分多個選區來顯示「我代表XX區的居民進入議會」,技術上可以實行全港不分選區的比例代表制。

可是,技術歸技術,本來筆者一直主張取消劃分選區,將全港變成單一選區,不分區的以比例代表制選出全部70個議員(假如普選後總議席數目不作增減),但正如前述,屆時選民到票站登記領票時,可能要取走一本黃頁般的選票填寫,實在可怕。

 

全港單一選區全票制(Block Vote)

系列一已有介紹,在香港亦有實行。如果不分區比例代表制看似不太可行,換成另一個極端的全票制又如何?既然選出70席,每名選民便可投票選擇自己心儀的70個人選。表面上,這是最開放、最民主的制度,所有議員都經同一批選民選出。

首先,正如系列一所述,多數派只要派出等同於議席數目的候選人,動員選民全數投給那些人,就可以保證包攬所有議席。換句話說,這是芸芸制度當中「勝者全取」(Winner-takes-all)成份最重的制度,對少數聲音的封殺亦最厲害,如果我們強調多元聲音,其實不應採用過於「多數壓倒少數」的制度,否則是助長「多數人的暴政」。

其次,從實際操作角度出發,如果選民在議席眾多的情況下,只能投下一票,固然是變相扼殺其選擇權,但如果一下子可以在選票上填劃70票,又會否令選民陷於選擇困難?筆者擔心,不少選民投了約一半人選後便覺得煩厭,乾脆停止劃下去,連累號碼較大的候選人被無辜「遺棄」。而且,連投70人,中間大意投錯兩三票的機會極高(筆者在去年教育界選委會投票時也曾劃錯票,要重領選票再劃)。

 

改行另一種比例代表制?

系列一已有說明,比例代表制五花八門,香港採用的只是其中一種最大餘額法(Largest Remainder Method)黑爾商數法(Hare Quota),而且是最「消耗」選票的名單,因為每取得一席,都要減掉整個當選門檻才可爭取第二席,但這並非唯一選項。如果採取其他不這麼浪費選票的計算方法,會否令政黨不再以分拆名單方式參選?除了香港採用的黑爾商數法,還有一種國際間頗普遍的計算選票方式,名叫「漢狄法」(d’Hondt Method)4。再次挖出拙系列一直沿用的事例作說明:

名單A: 23%

名單B: 7%

名單C: 10%

名單D: 2%

名單E: 41%

名單F: 17%

根據「漢狄法」的原則,每張名單排首位的候選人,被視作取得該名單的全部得票,排第二則被視作取得1/2得票,第三位則是1/3,如此類推。那麼以圖表列出名單內眾人的得票(第五名得票太少,免卻計算的麻煩,反正讀者知道怎樣計算便行了):

名單 第一名得票 第二名得票 第三名得票 第四名得票
A 23% 11.5% 7.67% 5.75%
B 7% 3.5% 2.33% 1.75%
C 10% 5% 3.33% 2.5%
D 2% 1% 0.67% 0.5%
E 41% 20.5% 13.67% 10.25%
F 17% 8.5% 6.67% 4.15%

這區有五席,因此從表中挑出得票最高的五人當選,即是A1, E1, E2, E3和F1勝出。讀者不難看出,在此計法之下,只要名單得票高,即使排名較後也可以分得一定選票,擊敗其他名單較前的對手。

以往,政黨E要分拆三張名單,每張名單瓜分1/3票源才有機會贏得三席,但一旦分票不勻,就有可能落得只取一席的下場。改行「漢狄法」之下,政黨E首兩名候選人幾乎必勝,而第三名不用出走都分得1/3選票,有跑出的希望,全黨也毋須冒太大風險。

議席越多,「漢狄法」對大黨的有利程度亦越高,令他們不用考慮分拆名單出選。可是,有利大黨意味犧牲小黨和獨立人士勝出的機會,難以透過大黨部署失當而突襲成功。不過,純粹從制度邏輯出發,大黨得票兩倍於小黨而取得兩倍議席,是不合理和打壓他們的制度。小黨很難批評這是不合理和打壓他們的制度。

選舉制度五花八門,筆者純粹拋磚引玉,希望讀者以至政黨開始思考將來怎採用怎樣的選舉制度,才對香港社會最好(或者悲觀點說, least worst)。普選並非政治改革的終點,普選只是第一步,有了一人一票(或人人同等選票)的普及制度作為工具,我們才可著手解決積存已久的社會問題。

 

後記(一):筆者修讀政治學本科出身,大學時期以英語學習各種政治理論,未能一一翻譯成中文,故拙文部份詞彙以英文刊出,現就讀者之不便致歉。

後記(二):筆者呼籲現時未有投票意向的讀者,抱著策略性思維留意選情最新變化,將自己的一票拿作配票之用,這雖非健康的投票文化,但今年立法會選舉於(廣義上的)泛民而言,是生死存亡的關口,使計讓泛民保住最多議席,實情非得已。至於具體配票建議,由於筆者身為某政黨成員,亦會參與我黨的競選工程,身份尷尬下無謂多談,但如果競選期間發生一些值得選民深思的事情,筆者樂意繼續獻醜,推出系列五以至系統六,看倌請拭目以待!

 

Patterns of Democracy一書記載了不同國家採用的各種民主政治制度,並分析其利弊,可作為認識政治制度的入門書。回想當年,葉劉淑儀在美國修畢政治學碩士返港,參加2007年立法會港島區補選,發表政制政綱時不時揮舞此書以示學識豐富。其實,這是政治系本科生幾乎必讀的入門書,即使讀過也沒甚麼值得炫耀。

  1. 直到目前為止,除了公民黨港島區的陳家洛、陳淑莊團隊仍開宗明義劍指兩席,新界西的郭家麒、余若薇團隊明言「坐一望二」之外,已再沒有其他政黨有這個目標。
  2. 其實取得10%選票已篤定勝出,因為一成選票意味著不會有九位候選人得票比你多。
  3. 再次重申,筆者知道不少有志之士每日都在地區層面努力地教化居民,努力地帶領居民動身參與地區事務,自我充權,筆者萬分敬重,拙文只是描述一些普遍現象。
  4. 亦有譯作「抗特法」(對抗特區政府之法?),總之意指同物吧。

作者:外星人

外星人
毫無黨性的政黨成員,慨嘆世人對歷史的輕蔑,以致重覆犯錯,現以誤人子弟為樂。「中華民主大一統左膠紐倫堡維穩唱K保蝗情花毒」帶菌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5845
Date: 2012-07-20 18:05:28
Generated at: 2020-01-18 03:49:5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7/20/15845/立法會選舉系列(四):改革之路怎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