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男一女才算婚姻?世界人權宣言到底怎樣說?

上一文《明光社所說的自由和人權》中,有人「發現」到了《世界人權宣言》中有訂明只能一男一女結合才算是婚姻締約。但,真的是這樣嗎?由於中文是譯本,所以我選擇了主要針對各項國際宣言及公約的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版本1

1. 成年男女,不受種族、國籍或宗教的任何限制有權婚嫁和成立家庭。他們在婚姻方面,在結婚期間和在解除婚約時,應有平等的權利。
2. 只有經男女雙方的自由和完全的同意,才能締婚。
3. 家庭是天然的和基本的社會單元,並應受社會和國家的保護。

但,原文怎樣說?

Article 162
(1) Men and women of full age, without any limitation due to race, nationality or religion, have the right to marry and to found a family. They are entitled to equal rights as to marriage, during marriage and at its dissolution.
(2) Marriage shall be entered into only with the free and full consent of the intending spouses.
(3) The family is the natural and fundamental group unit of society and is entitled to protection by society and the State.

首先看看第一條,Men and women of full age 等如是 One men and one women?每個人或許有不同的想法,但我相信兩者並非相等。如果有關條文是指必須一男一女的話,我想寫法應該是Only one men and one women,因為這才是明言限制了同性婚姻(或是反對同性婚姻)。而現在只不過是指出不論男或女,只要成年就有後述的權益;這或許是針對異性婚姻的,但是否真的因而禁制了同性婚姻?這會在後文闡述。

再來看看第二條,這條的翻譯問題似乎更明顯了。

原文中所指的是「intending spouses」,並沒有任何明言限制一男一女,甚至沒有任何半個字詞提及過男或女。Spouse,根據牛津的解釋是a husband or wife,中文翻譯是「伴侶」;不論是英文解釋中的「丈夫或妻子」抑或中文翻譯的「伴侶」,皆沒有限制過Spouse是必須一男一女(按:英文解釋中的or是基於Spouse是單數,並且同時可以代表男及女;故此才出現or一詞)

那到底為什麼在Joslin v New Zealand(按:同性戀者訴新西蘭不允許同性婚姻違反《公約》第二十三條(按:即《宣言》第十六條),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會(按:負責監察《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實施情況的委員會)不認同Joslin的觀點?這我們需要參考有關解釋3

Article 23, paragraph 2, of the Covenant is the only substantive provision in the Covenant which defines a right by using the term “men and women”, rather than “every human being”, “everyone” and “all persons” …the Covenant is to recognize as marriage only the union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wishing to marry each other.

中文的大意是指出有關條文是針對一男一女在婚姻關係中的平等,而非所有人/每一個人在婚姻權益上的平等。那到底分別在哪?前者是指出一男及一女如果在婚姻關係中出現任何不平等(如一夫多妻等),這就是違反了有關條約;而後者就是指出同性戀或異性戀有否婚姻權益。故此,有關條文只會在一男一女的婚姻關係中出現了不平等情況才會生效,而非針對任何婚姻形式的不平等情況。

那是間接否認同性婚姻嗎?非也,在附錄中有指出:

This conclusion should not be read as a general statement that differential treatment between married couples and same-sex couples not allowed under the law to marry would never amount to a violation of article 26. On the contrary, the Committee’s jurisprudence supports the position that such differentiation may very well, depending on the circumstances of a concrete case, amount to prohibited discrimination.

Mr. Rajsoomer Lallah and Mr. Martin Scheinin 明確地明表這結論並不應該被視為對於異性戀及同性戀的婚姻權益上的差異並不違反《公約》,因為《公約》第二十六條中保護同性戀的權益並不應該與異性戀的權益有所差異,這些差異很有機會被視為《公約》被禁止的歧視。故此,人權委員會是次的解釋是次的解釋並非否認同性婚姻(委員會其實歡迎締約國允許同性婚姻);而是婚姻的「名份」並非權益保障範圍之內。那到底差在哪裡?

名義與實權

「婚姻」(Marriage) 無疑是一種法定權益,給予婚姻關係雙方的名份;但除了這個名份之外,婚姻其實還包涵了不同的實際權益,而有關條例所保障的就是這些實際權益,當中包括但不限於:
房屋,現時申請公屋以家庭作單位,同性伴侶不可享有相關權益
醫療,當中包括代簽手術同意書,活體捐贈,探病權等等
退休福利,Young v Australia中澳洲政府不發放遺屬退休金予退休軍人的同性伴侶,違反了《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六條
就業,僱主並不能因為僱員的性傾向而在薪酬、晉升等有不同待遇。

委員會表示婚姻的名銜並非上述權益的一種,但伴隨著婚姻而來的各項配套政策就是權益;故此,部份國家在其考量之下並不承認合法婚姻,但引申了另一種政策──民事結合(Civil Partnership)賦予民事結合關係者相當於婚姻的權利,這相對是一個緩衝,一方面平衡了宗教團體對於「婚姻」的理解,同時滿足了同志團體對於平等權益的要求。

婚姻爭議?歧視爭議?

除此之外,以上種種對於「婚姻」的爭議也不過僅限於同性婚姻應否合法化的議題上,而非性傾向歧視問題之上。故此在爭議同性婚姻的同時,我們並不應該因而忽略了性傾向歧視條例的重要性;自一九九五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經已批評香港政府並未有保障性小眾(包括同、雙性戀,跨性別人士等等),及至一九九九年,委員會清晰表明,為了遵守公約第二十六條,立法是必須的。

再者,另一份國際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的聯合國社會、經濟、文化權利委員會先後於二零零一及零五年兩次批評香港特區政府未有採納該委員會在一九九六年審議香港報告後所提出的建議,更指出有關問題已達到「主要關注的問題」程度;並且明確表明,不論香港政府的立場如何,皆必須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因為不論是兩份公約本身抑或是其委員會(公民及經濟),其公約內容以及建議對香港政府是帶有法律約束力的。(按:參考上文關於118H的高等法院及終審法院判決4

故此不論同性婚姻的立場如何,性傾向歧視條例早就應該要立法,而不是九五年被聯合國委員會批評至今仍未有任何立法時間表(按:政府表示因為要社會共識而非立法適當時間);我們,還要等到猴年馬月呢?

你,還要被某些團體瞞騙嗎?

Former U.S. First Lady Eleanor Roosevelt with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美國政府相片,屬公有)

  1. 世界人權宣言中文翻譯本(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文本) []
  2. 世界人權宣言英文原文版 []
  3. Joslin v New Zealand []
  4. HCAL160/04 判詞 []

作者:Silver Wong

法律行政人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237
Date: 2012-08-23 20:54:13
Generated at: 2020-07-04 01:13:0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8/23/18237/一男一女才算婚姻?世界人權宣言到底怎樣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