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匯豐總行地下被佔領了

一個打正旗號「反對資本主義」的佔領運動,終要在法庭的命令下清埸。回想這十個月,小筆沒去過一次,只是某天坐巴士經過匯豐,幾個帳篷閃進了我的眼裡。那一秒的定格,提醒了我「佔領中環」和「佔領華爾街」的存在。我在早些時間聽到清埸的消息,決定在廿七日當個記錄者,拿着相機在匯豐總行地下兜兜轉轉,找些攝影題材。出發前,我依舊拿起我的平板電腦。

到埸走了幾圈,拍了幾張,總是不滿足的,唯有靜待音樂會的來臨。雖然我支持地下音樂,但我不常聽,也沒有想過這次音樂會能帶來紅館的震撼--不過是常見的電結他、低音電結他和一套鼓吧。

小筆這幾天都是呆呆的,神不守舍,大概是有太多事纏繞着我……一切繁瑣事,總不能說要拋開就拋的。幸得鼓聲把我從世事中暫時抽離。表演的歌曲都不是所謂「樂壇」的分手流行曲,也不是家駒的絕響,而是他們靠自己寫出來的音樂。音樂從來都是創作而非複製,亦不應是傳媒眼中的新聞題材,不應具任何新聞價值。拿着相機的我,就像失去了靈魂,只在找時機按下快門,不斷重複又重複。佔領中環的主題是「反對資本主義」嘛,掛着 C 牌相機豈不是很諷刺?我決定撇下相機,也收好平板電腦,好好享受這個音樂會。這埸音樂會,雖然沒有紅館的規模,但卻對紙醉金迷的社會有思想上的衝擊。

放下了手上的任務的確比較舒服,撇開了負擔,投入那種搖滾的精神中。不過我不是很習慣那種瘋狂的狀態:不斷的跳跳撞撞,甚至有人跌了幾次,好幾位記者也被撞開。(有位記者朋友冒險走進表演者前拍攝,差點被圍死了)但我明白背後的意義,也希望我可以有這樣自由蹦跳的一天:那種自由並不是那種選擇李嘉誠還是李澤楷的新自由,而是買日用品不一定要去百佳。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Pink Floyd –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中的一句歌詞,雖然音樂會上沒有這曲的演唱,但絕對是港人應該明白的一句說話。大家都在追尋自由、安穩的生活,但現在的社會規限,並不能令任何人完全思想放縱,何有「我真正自由喇」此類言論?你大抵只能自由地選擇去左面的百佳、前面的華潤,還是右面的惠康。可惜的還是,大家都視不正常為正常,不自由也變成自由了。

那些年,匯豐總行地下被佔領了。佔領的意義並不止於傳媒的報導之中,對制度和意識形態的反思更為重要。回想小筆收起相機和平板電腦的時候,其實腦裡有將器材砸碎之意,但我仍要記錄這社會的變遷和衝擊呀,如果有的話。

(Manson Wong 攝)

作者:吳仲謙

吳仲謙
信念為家的第一屆三三四學生。只懂直接,不轉彎,因我沒興趣再兜圈。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545
Date: 2012-08-28 13:48:05
Generated at: 2020-10-31 15:20: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08/28/18545/那些年,匯豐總行地下被佔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