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危難中為何還要談政治的迷思

[2012-10-2 上午]港燈客船被固定好,方便消防人員入船繼續搜救及處理。(Manson Wong 攝)

 

處理危難是政府存在的最大目的,所以政治上最值得討論的問題,莫過於政府如何處理危難。而我們在香港從危難中討論政治,目的就是不想救災工作受無謂的政治干預,令生命和財產得到最大保障。

每逢遇災難,總有的市民會有這種迷思:為何還會有一班人那麼熱烈地討論政治問題,大難臨頭,大家應該把注意力集中在救人和關心傷者和死難者家屬,把事件「政治化」,批評這個、批評那個,還有沒有人性?

首先,社會是自由的,而社會也是分工的。有的市民專注關心人道問題,而對政治問題沒興趣討論,這是他/她們的自由。我們不必刻意鼓勵或要求這類市民要參與討論政治。同一道理,對政治問題不感興趣的市民,也無覺得熱衷於談論政治的人有甚麼奇怪及不對。自由社會就是各行其事,各司其職。

第二,討論政治並不意味著我們不關心受災者的死活,人道關懷人皆有之,問題只在於是不是要開口閉口也用悲天憫人的方式表達出來。

第三,討論政治也不意味著對救災工作產生了負面影響,原因是一個已發展的社會,各項救災工作已經有專業的團隊在馬不停蹄地處理救援和善後的工作。而在自由社會裡,好自然就會有個別市民、傳媒或其他機構向傷者及死難家屬表達慰問、對救災人員獻上鼓勵。不會因為有人討論政治,這些救援工作就會停止。

由此可見,危難中討論政治,在人道上,在具體救災善後工作上,沒有半點負面影響。

 

現在要說,危難中討論政治的重要性、關鍵性。

大部份的政治討論,都是與政府行為有關,而處理危難,正正就是政府存在的最大目的。在原始時代,人類基本在是獨立存活的。為何後來要聚居組成部落,再發展至現代的國家模式,建立政府管治?

原因就是人類經常會遇到各種危難,例如野外拾野果時會遇猛獵襲擊,人們時不時會遇到颱風、山洪暴發之類自然災害。而政府的出現,就是要讓人類在危難中,生命與財產得到最大保障。

所以,危難中討論政治,藉以檢視政府的角式以及政府施政是否有效,是對市民的生命和財產最大關懷。因為只要政府在危難中稍有差錯,不單保障不了市民生命,隨時會損害更多性命。

而在中國和香港從危難中討論政治,非但不是把問題「政治化」,恰好相反,就是不希望救災工作受到無謂的政治干預,因為大家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政權是政治大過天的政權,為了其政治目的,可以不惜歪曲報導、隱瞞災情、或為了面子而延誤救災工作而導致更多人死傷。

 

十一南丫島海難事件中,有以下政治問題很需要討論和解決:

1) 誰是香港的領導人?試想想,一個政府連領導者是誰也搞不清,號令無法執行,一個政府如何有效施政,如何救災善後?
2) 如果香港的救災工作由中聯辦或中國內地單位主導,那麼我們見識過內地部門草率埋了撞毀了的高鐵,我們會有信心生命和財產得到最大保障嗎?
3) 到底香港的救災和善後部門,本身已經有一套有效機制能夠遇危難時第一時間自動運作,還是下次遇到危難,香港救災當局要得到最高國家領導人的指示和責成,才能運作?
4) 香港當局決定是否腰斬國慶煙花匯演而全力救災,考慮原因是單純的技術和災情嚴重性考慮,還是要考慮到國家的面子?

還有好多問題要討論,但上述四條問題,條條都是致命性的。遇危難時,救災是爭分奪秒、生死存亡的工作,一個政府的核心政治問題沒有處理好,危難中救災工作隨時會受到不合理的政治干預,難以用最專業最有效的方式運作,結果是市民遭殃,民心盡喪。

作者:黃一恒

黃一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跟車太貼 by 健吾
    好像今天,由我看到無線新聞的報道,到有線新聞的報道,到我看到張議員把自己的修正案放到網路,我就有好幾個問題,一直哽在喉頭…
  • 我十八歲,打緊份暑期工叫坐枱 by 金魚小姐
    我今年十八歲,剛考完dse。上星期放榜,成績只有十六七分,不夠讀大學,在retake與副學士之間我選擇了後者。我沒有豐厚家底,只是一個行出街跌個招牌會砸死十個八個的那種公屋妹。高昂學費加上漫長暑假,無意中找到一份兼職,寫明非色情非身體接觸,…
  • 關於夜總會的二三事 by 金魚小姐
    客仔方面,一晚坐幾枱,記得既真係唔係好多。所以分享既都係d 令我大吃一驚記到而家既客。最記得我第二日返工,坐左個五十幾六十歲既大叔。佢係退休警察,好記得佢話佢走果時攞左五百幾萬退休金,而家又個個月咬五萬長糧。(難怪就算黑警個名臭過屎渠都咁多…
  • 有無見過人搵工,係完全唔俾聯絡資料人事部? by HR 扮工週記
    無留手提電話號碼,哩樣又係特別咗少少,哩個年代差唔多個個都有手提電話,好多應徵者都會將個聯絡電話寫喺頂頭。講係咁講,但又有啲人會留成幾個手提電話,大佬呀,係咪要小編逐個逐個打俾你,先知道佢邊個開咗機?…
  • 點樣分辨警察係唔係「毅進仔」?前人早有解決方法! by 彼得陳
    「警察份糧,有三份一值在比市民鬧,有三份一值在比上司鬧」。不過之後佢講嘅另一句,反而令我有所思考:「前面有個警察,你都唔知佢學歷咩野,佢心口無寫㗎麻,咁你點知佢毅進(畢業)呢?」。…
  • 開心浩園餐 by BEAR 兒
    老軍裝帶責備地拍拍警犬的頭,把紙袋拿起來說:「對不起,這個餐算是我跟你買吧,不過要麻煩你再走一次了。」…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007
Date: 2012-10-04 11:18:11
Generated at: 2019-07-20 07:56:0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04/21007/論危難中為何還要談政治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