誹謗罪之「覆述行為」

近期《東方》與《明報》的誹謗官司又有新發展,2012年9月27日,法庭對明報的判罰水平大幅調低,由三百多萬減為二十多萬。

《東方》與《明報》一案,由《明報》於2008年10月的一個法庭報導引起。當時有另一宗誹謗事件的當事人,在高等法院門外拉起橫額示威。橫額當中有對《東方日報》的誹謗內容。《明報》對此作出報導,引致《東方日報》對《明報》進行訴訟。

看似簡單,實不簡單。

《明報》作為一份公共報章,有責任報導涉及公眾利益的公開事件。而該事件是在公共場合發生、由一名自稱受害人當眾發出對另一份公共報章的「指控」。 《明報》只是「如實」報導了有關事件,又為何會成為被告?

要是事情真的這樣簡單就好了。事實上《明報》作為一份專業報章,不可能會有如此疏漏的法律錯誤。

誹謗法例寫得很清楚,任何指控只能基於事實,但當時所謂的情況,該人早前已被法庭裁定為誹謗、並已判罰;所謂示威,只是當事人覆述先前對《東方》的失實指控而已。而《明報》再作報導,此為之「轉述誹謗」。

其實作為傳媒,《明報》不可能在未曾確認有關事件的可信性之前,就加以報導,因此傳媒對誹謗罪的最大抗辯理由,包括「公共利益、客觀報導」等等,全不管用。換言之,假的不能當真,《明報》是真假不分。既然是假,轉述也不可能變真。《明報》的總編,想抵賴也沒有可能,因此只能認輸,尋求減輕處罰。

其後在判罰的水平上,即使《明報》申述所謂「在內容上並無認同或支持該指控」,但法庭仍是判了較重的水平。初審的判罰是三百多萬港元,但《明報》上訴後,判罰減為二十萬港元。這點又是另一個有趣的技術原因。

其實一般的誹謗判罰,基本上也只是十多二十萬元,這是最低的水平了。但在初審判決時,法庭認為《明報》是「惡意中傷」,並且「引致公眾相信」因此而要加重判罰,這個條件底下,就變成十倍左右的水平了。這個也又有先例可援的。

上訴法庭的判詞,其實這個才是重點,對日後香港法庭的判罰指引非常有用:

在報道中重複他人誹謗言論,可能出現多種不同的情况:除了代表報章認同誹謗言論,亦可以僅僅是報道有流氓在引人注意,法律需要留有空間…..影響較輕微,罰金應較小….如果予人採納為真的印象,會令誹謗變得較嚴重。

換言之,誹謗罪的判罰基準,對於身份和後果也要考慮。假如《明報》已在報導中聲明只屬客觀報導,並且並無任何引致他人相信誹謗內容為真的申述,亦即沒有誤導成份,那麼即使是誹謗,也只會判最輕的水平。

但假如報導是有心令人相信指控內容為真,那麼對判罰的程度,亦會按「惡意」加重。而所謂惡意也者,不是一個道德判斷,而是令人以假當真的主觀意願。當初的法庭判罰,也是基於相同理由,因此罰額是三百多萬就是這樣來的;上訴庭也沒有推翻罰額的指引,也是只認為初審法庭未有充分考慮被告的解釋而已。

最奇怪是《明報》為何會拖拉了這樣長的時間?

因為《東方日報》即使要進行訴訟,程序上也不可能跳線,亦即必須要事先由律師發出警告信,再要求道歉,雙方不同意才能開庭審理。而在開庭之前,雙方律師也必定會有書信往來,確定訴訟範圍和內容。要上法庭其實沒有那麼容易。

因此奇怪的地方不是《明報》會打輸官司,而是為甚麼不早早道歉了事?因為作為傳媒,不可能不知道當時的報導內容涉及假的東西。而唯一令到《明報》不肯道歉的原因,有可能是真的相信無需道歉。結果官司是肯定要輸,而且賠償肯定要罰,還沒計算當中涉及的法律費用和時間呢。

假的東西當了是真的來報導,最簡單的動作莫如第一時間道歉;傳媒指引其實也寫得很清楚的,相信從此大家也不會有任何異議了。

法律本來也不是那麼複雜,尤其「對法律的無知」不是自辯的理由。這個判罰的層次是這樣的:

第一,假的不能當真,禍從口出,應當事先核實
第二,認同誹謗言論,不理真假就作出公告,罪有應得
第三,再盡力讓公眾以假當真,是惡意行為,罪加一等
第四,有錯不認,有機會道歉而不把握,令訴訟變成無可避免,後果自負

因此《明報》當初要罰三百多萬就是這樣來的。要是在「道歉信」一步就進行「止蝕」,相信也不致如此狼狽吧。因為道歉信一般是以「免除處罰責任」作為交換條件的,要是原告接受了道歉,就不能再打官司。因此除非是條件無理,否則道歉是最「慳皮」的結局。

其實也只是一個很客觀的計算,誹謗一定會有處罰;除非官司是「必嬴不輸」,否則要避免處罰,最好是搶先道歉;否則法律程序一旦啟動,就像的士的咪錶一樣自動增值,直至有個了斷為止。

到了律師費用超過十萬元的標準罰款之後,那就已經是一個零和遊戲,因為即使法庭不判罰,律師費已經等同判罰;即使打嬴了官司也省不了錢。如要在這一個關節上謀求「翻本」,就只能豪賭一舖,讓原告不單止輸,更要反變成「無理取鬧」,才有機會討回律師費用。看來這種磨爛蓆的情況,在賭場才有吧? 因為律師也不是白痴,「無理取鬧」是專業失誤,因此律師肯出信要求道歉,基本上都是計算好的了。

對法律無知不是自辯的理由,那是自尋短見的理由。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033
Date: 2012-10-04 22:09:29
Generated at: 2021-09-23 05:24: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04/21033/誹謗罪之「覆述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