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者的懺悔

(原載於:http://dadazim.com/journal/2012/10/starbucks/

星巴克即將進駐大學校園,學生那身為知識分子的良心馬上響起警號。學生會發出聲明,羅列諸如《Ethical Consumer》的權威說法,狠批集團剝削咖啡農、惡意競爭、以本傷人,力陳「向來持守人文精神」的大學方面應該拒絕星巴克進駐經營。

喝一杯咖啡,都要講很多學問;一杯小小的飲品,背後都有一個龐大森嚴的消費系統。也許我們認為「大學」俱有一種理想主義光環,像一張白紙,不能被星巴克的咖啡染黑。然而,當我知道一杯咖啡背後的故事,就不能不想到校園之外那遍布世界各地的幾百幾千間星巴克,不喝星巴克,是多麼等閒。但是生活上的其他方面,我們也是惡貫滿刑。資產主義的罪惡,拂了一身還滿,更行更遠還生。你逃得到哪裡去?

 

可口可樂進軍亞洲的同時,在西非也是龍頭企業,佔當地soft drink 市場九成。他們的市場推廣部都懂得心理學,知道可口可樂不只要是一種飲品,而是要讓人們想起快樂時光,就想起可口可樂。可口可樂的廣告從不宣傳它的好喝,而是情景本身:一群咧嘴而笑的人、一次豐富的聚餐、一景陽光與海灘;推廣部人員會走訪不同餐廳,建立合作關係。例如一間以楊州炒飯作招牌菜的中菜館,店方會拍一張楊州炒飯與可口可樂同放一桌的宣傳照。這樣的做法,可以遍佈許多新興的西非和亞洲國家。招牌菜總該是好吃的,那麼可口可樂和「美味」、「快樂」等概念就在數以千萬計的人的腦海中建立了關聯。

我們生活裡的每一個小節,都充滿來自這些龐大體系的商品。看見咖啡農、農民工的苦況,看見我們建築在他們貧瘠生命上的繁華世界。雖然我們實際上受益,更是加害者,但心裡又會閃過一陣不忍。就像看見街上的流浪貓狗。我們想改變它,但不知道從何入手,也不了解自己願意付出甚麼代價。我們站在路邊,看見這個紛亂龐大的世界,好像有自己的生命。每當我們驚鴻一瞥,瞥見世界的殘酷、自己的幸運以及雙手的血腥,才突然發現自己的緲小和無能。

 

生活在一個世界前沿的腐敗都市,總會消費。消費的感覺,很無恥,也很快樂,像一個素臉的蕩婦握著富豪的支票,表面純潔,卻暗暗享受著這能夠支配自己的一刻。我們就像這個女人,從來都只能當個奴隸。運氣好的話,投胎到第一世界,我們可以成為一個被寵得好點的奴隸。長街上的殘酷和壓迫,不可迫視,令人恐懼。一瞬而逝的熱血、關懷、罪惡感,在這個遼闊的世界當中,是落入江河的春雪,一下子就消失無蹤。

我不想用任何宗教性的理論去令自己好過一點。我既不為惡罪的豐足而廉價地感恩、也不相信世界應該是個弱肉強食的叢林、亦不相信「奪取生產資源」之類過時的綱領可以讓世界前進。終究世界之為世界,蓋因其不可為某一理論所完全解釋。

也許說到這裡,仍要被具有理想主義的朋友鄙夷一番。我從來不敢像他們那麼英勇,把說話說得那麼響亮、那麼像真理。舉凡反省過自己污穢靈魂的人,說話的聲浪都會很自然收細一點。我知道有動物被殺、有無數工人辛勤工作,我們才得來這一頓吃喝。西人吃飯之前會祈禱,感謝之餘,想來還更像贖罪、求受害者的寬恕。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1911
Date: 2012-10-17 21:42:27
Generated at: 2020-06-02 00:55: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17/21911/掠奪者的懺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