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ndybullock77)

 

這到底是第幾次約會?我身旁的男士已把他最真實的一面給我看,萬料不到,這男生看《Toy Story 3》會哭到氣來氣喘。

「我平時不是這樣的。」Clement 悄悄地跟我說,他把Tempo 硬塞到我的手中,我幾乎感到他那兩行鼻涕的溫度。看著一個大男人哭如小孩,臉上黏上紙屑,原來平日在公司被稱「香港仔」的他,內心一直記掛著活迪,我幾乎可想像到他爬在床上玩火車模型的樣子。

左邊的耳朵被他的啜泣聲騷擾著,我不能留心劇情,又想起了以往約會過一位男性,他也曾在看戲時哭了。

Sherman 自謔為一個偽文青,架一副深厚的近視鏡,有著匪夷所思的音樂才華,會寫無人懂欣賞的詩,這種人在香港,可能是最弱勢社群的一員,理想不為世俗所容,而他們對藝術的堅持,最終換來別人一句「撈極唔起」。想到這裡,連我也想嘆氣,跟他在一起,永遠有種淡淡的哀愁,而且他總是穿上厚厚的衣服,讓人覺得冬天就在不遠處。

很多年前,我們去看《喜劇之王》,戲中,無業的周星馳跟飾演妓女的張柏芝過夜,醒來時周星馳想給她一點補償,他打開自己的餅乾罐,發現裡面只得百多元及兩張餅卡,而這已是他的全部家當。看到那裡,Sherman 的眼裡流出兩行淚水,我很驚訝,問他:「是喜劇啊,為什麼哭起來?」他說:「我看到了周星馳,我看到了自己。」我無語,而且感到無比沉重,在普通觀眾眼中,戲中的主角身勢寒酸,被社會標籤為失敗者,Sherman 卻看到了為藝術的堅持,這也是他三十年人生的寫照。自此之後,我知道《喜劇之王》不是喜劇。

別過Sherman,我認識了樂天投契的Teddy。兩個月前,跟他去看《女朋友,男朋友》。劇情說到張孝全暗戀跟他一起長大的兄弟鳳小岳,但鳳小岳喜歡的是女生,因此他從來不敢表白。後來,在一個派對上,鳳玩輸了遊戲被罰要跟張接吻。張非常抗拒,但鳳還是吻了下去,最後鳳跟他說了一句「友誼長存」。那時候,坐在我旁邊的Teddy 竟泣不成聲。散場時他拭拭眼角說,電影好感動啊。那一刻,我忽然明白Teddy多一點。我拍了拍他手說,找個你真正喜歡的人吧。自此我們道別,隨了在facebook以外再無聯絡。個多月後,我知道他找到了他的男朋友。

有人說過,電影的最大功能就是讓人更清楚地看到自己,因此電影院是一個上佳的約會地點,在銀幕那點點的光反映下,你可以看到坐在旁邊的人最深深處的感情。男兒有淚不輕彈,可他一哭,你會發現他心底的秘密。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

作者:陳若谷

陳若谷
香港人,曾旅居瑞典,漫遊歐洲之後,以為自己最愛左岸巴黎,原來最掛念的還是嘈雜紛亂炎熱潮濕的香港。 寫作是小時候的興趣,現在已變成一種習慣,一種生活的必需。別人用相機鏡頭拍下生活所聞,我選擇用文字把生活的輪廓描畫出來。於2013年與朋友創立 Live Norish 網站,志在推動北歐文化,令香港讀者更了解世界的那一個角落。Live Norish 網址為: www.live-norish.com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2152
Date: 2012-10-22 19:07:15
Generated at: 2020-10-25 10:51:1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22/22152/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