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蠶食的靈魂

(吳仲謙攝)

 

很多港人都是被指派工作的機械人。那道指令非常簡單:起床、回辦公室工作、午餐、放工回家、晚餐、睡,明早又回到最初的起點了。學生也是活受罪的。像我這種大專(或者大學)生,睡前與好友訴苦幾句,說「聽朝返八半呀」,再留下一句 898 就睡。睡醒、回校、午餐、放學、晚餐、睡。

這種循環枯燥乏味,卻令我想起馬克思在資本論寫的一段:

“The transformation of money into capital is to be explained…in such a way that the starting point is an exchange of equivalents. Mr. Moneybags, who is as yet only an embryo capitalist, must buy his commodities at their value and must sell them at their value; and nevertheless at the end of the process he must draw more value out of circulation than he puts into it at starting…This is the nut we have to crack!” (Marx, 1867)

當然,現代逼地鐵的打工仔,並不盡是上文描寫的那種會為更多的商品而出賣勞力的人,因此不會造成這種因慾望愈來愈多而造成的奴隸式循環。現代的人是為了求安穩,收一定薪金,漸漸便落入段一那種循規蹈矩的生活,沒有破例。這也算是一種奴隸式循環吧。面對這種循環生活,我有心無力,改變不了。單憑觀察,在校裡充斥着行屍走肉的人,沒有靈魂,到校只為那堂 Lecture 或者 Tutorial,而身上總有一部 Notebook,部分人手上會有一杯 Starbucks 咖啡。大抵他們在乘車是在玩手機,與友人同行時在談男女愛情,走到港鐵站便很自覺地在閘機前掏出八達通,出閘後便去查十送一換得未。

前幾天,我嘗試了大學生的循環。我到九龍塘城大 AC2 與組員做 project。走到四樓走廊盡頭,看見這個不算大的空間全都是 Notebook。人是蠻多的,但算熱鬧嗎?在我而言,不算,因為對話都不算有意義,很多都是為了「過三爆四」而來的。小筆聽到某些學生在談這個那個老師的評分準則如何,又要為迎合老師的口味而作出修改,更有的是因為知道老師是親中人士,希望組員可以在 powerpoint 裡多寫中國的光明面,也許會說「毛主席是我們心中的紅太陽」?我不知道,但我們無可厚非,因為這基本上是大學的潛規則,小筆也只得遵守(雖然我沒有寫上違背良心的字句,你懂的)。學生有空間在穩守中突擊嗎?

在穩守之中,也許已經習慣了,習慣了在阿姐還在港鐵站外派免費報紙時,從褲袋掏出八達通,「嘟」一聲便走過了閘機,踏上那向下的扶手電梯。漸見月台兩旁的幕門這些披着羊皮的狼張大嘴吧,欺騙了多少隻羊,蠶食了多少個靈魂?思考過,仍是要步入狼口。

作者:吳仲謙

吳仲謙
信念為家的第一屆三三四學生。只懂直接,不轉彎,因我沒興趣再兜圈。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2317
Date: 2012-10-25 02:25:00
Generated at: 2020-10-25 01:46: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25/22317/被蠶食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