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香港營的「專業」文章

(「香港營」facebook page 圖片,轉載以釐清評論對象)

香港最近有一個「香港營」,常常發表一些政論文章。親梁振英不是罪,可惜某些言論雙重標準,講歷史又不熟書,這群「有承擔」的「專業人士」,水平之「高」,令人側目。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主席陳建強在《民粹當道遇難即退 猶飲鳩止渴》奇文,評論特惠生果金。文中指出該政策為「爭取民心的選舉承諾」、「爭取民望的首個主打項目」、「讓特首獨得頭彩」,做不到時「政府亦會是灰頭土臉,完全拿不到掌聲」。作者批評立法會議員看民意叫價就是「民粹」、「輒挾民意以自重」,特首做同樣的事就叫做「民生無小事」、「必需要堅持,不能輕易屈服妥協」。這種不講道理、訴之於政治目的的誅心之論,非常「政治化」,亦屬「專業」的雙重標準。

工料測量師劉炳章《封關鎖港是出路嗎?》一文,說一七一七年海禁是「民粹化是導致封關鎖國的重要開端,在當時,保護固有文化也是封關鎖國的理據,和獲得國民支持的原因。」用百度知道查一查,發現海禁並不是人民所願,亦非保護固有文化,而是維穩,百度知道引用史料︰「自開海禁之後,每年造船出海貿易者,多至千餘,回來者不過十之五六,不少人留居南洋」、「數千人聚集海上,不可不加意防範」、「南洋各國歷來是『海賊之淵藪』,於五十六年複行南洋海禁,嚴禁與南洋往來貿易,嚴令沿海炮臺攔截前往船隻,水師各營巡查。」(筆者通過Google查過其他網站複核)。清廷知道鄭成功海賊出身,海禁要防範的是「數千人聚集海上……做反」,清廷的千秋萬代才是重點,與人民福祉和傳統文化無關。況且清廷這樣重視中華文化,又為何要漢人薙髮留辮?劉測量師知道一七一七海禁、閉關鎖國,想當然地與香港的反蝗和反東北割地類比,如此「專業」的事實查考功夫,實屬香港專業人士不能到達之水平。

香港營明說「希望以自己的專業知識服務社群」,陳建強牙科醫生的專業知識應該在洗牙、脫牙或牙齒美容,甚麼時候牙醫的專業包括了「法治」方面,敢於批評立法會「欠法治觀念」?工料測量師劉炳章的專業包不包括精研國史?他的「專業史識」真令人嘆為觀止。

我期待香港營能盡快脫離「專業知識」,回歸常識,與廣大沒有「專業」的市民平等地討論時政。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2330
Date: 2012-10-25 12:19:18
Generated at: 2021-12-09 06:07: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25/22330/評香港營的「專業」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