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致香港人》一個「讚」引發的陸港矛盾

部落格「特區的陰謀」出了「一個憤怒的香港人」一篇《致香港人》。細心讀,其實有很多無理取鬧之處,我亦不逐點批評。只是,福佳在面書分享的時候,我給了一個「讚」,即有一位來自大陸、有識之朋友,報以「徹底對部份香港人(包括在下)失望」之留言。深感陸港矛盾之切身,即再細閱《致香港人》,並為文談談我的感想。

我愛好古文,我都好想「天下為公」,嚮往「人不獨親其親」的大同世界,可惜,香港比小康還差一點。當香港地只有18%的同學能讀大學的時候,我不能制止自己「各子其子」的想法,為我的學弟先謀。《致香港人》提到「特區政府刻意增加到香港升讀大學大陸人的人數,但並沒有相應增加大學學額數目,變相減少本地學生的學額,扼殺本地學生入讀大學的機會。」是十分合理的推論。當然,如果有人話大陸人嚟香港接受香港政府資助升學是「權利」而非「恩典」的話,我同呢種人並沒有話可以說。

《致香港人》的「讚」,給出來的時候,其實只花了幾秒鐘的一瞥。上心的,是走讀生的苦況。我住沙田,讀港大一年級時西隧還未通車,每天早上七點鐘左右與所有上班族一起迫火車,在紅磡的隧道口迫103,或者轉轉折折搭地鐵過海再轉巴士。每天在路上超過三小時,辛苦架,但那時也沒有面書、部落格來公開申訴。從來香港大學宿位都不夠。我住沙田,屬火車沿線,單靠計分就無宿位,港大亦無中大的四年半宿德政。當然,港大的舍堂學生會有很多位在手,但我不勉強去爭。二年級的時候,我爭到了非舍堂宿位(那是一個充足準備的申請,交咗幾十頁文件,自己寫咗三頁雞腸)。入住宿舍後的學習和生活實在大有改善,多了運動、多了讀書、多了去混、更多了泡Soc房。還有,我搬出後,二百尺的老家少了25%人口,全家生活都改善。而我在宿舍亦擁有了第一個單純的書櫃和單純的書桌,以前是桌櫃組合,書更多是放在床邊,三尺寬的床用了一尺放書。我的經歷令我十分同情今天的同學爭宿位的苦況,我想,在大陸住慣無一千都有八百尺的同學,不會懂得這種從白鴿籠「解放的感覺」。如果一位同學住在板間房,卻爭不到宿位,心生怨憤,有錯嗎?同學之間應該友愛互勵,但討論到政府和大學的福利的分配,就要談清楚何謂公平,有時候更要親疏有別。近年大陸學生爭到的福利資助,比率大大高於香港學生,納稅的香港人、付高價買樓的房奴,就不能為自己的子弟出句聲嗎?

《致香港人》話「每日把這麼長的時間用來溫習,結果會如何?」有人罵香港同學住在舍堂未必努力讀書,浪費宿位。我不覺得大學生就一定要選擇讀死書、做研究,大學應該是自由的地方,有人搏盡爭一級榮譽畢業,其他人只要考試合格,畢業就是畢業,學術上未必有太大分別。如果還抱著多摘幾粒星的心態讀大學,才是浪費社會資源。至於宿生「賺回來」那幾個小時,大學生自己選擇去睡覺、去兼職維生、去玩去顛,只要是自己的選擇,就會對他的人生有幫助。我同情本地走讀生被迫舟車勞頓,折騰身心的苦況,希望他們能在校園有個容身之處。

有人話矛頭應該指向政府和大學,拿不出土地和錢來建宿舍,就是不應怪政策容讓大陸同學來港就讀。這種謬論已有很多在網上批評過,不細表。我自己都常想「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但香港政府就是守財奴,我等貧窮港人就「眼前突兀見此屋」、「吾廬獨破」。現實是香港的大學沒有足夠的容量給香港學生,大陸學生的學額就應該讓一讓路。主客有別,還望大陸的朋友多多包容。

至於「香港本地學生由一開始就已經輸在起跑線上」,要看看是甚麼起跑線,人人不同。大陸學生能拿獎學金來投者,不是人中龍鳳,便是考試機器,在考試場比併「學術」,本地學生平均來說當然感覺輸蝕。但如果以本地最強之百分之一來與大陸學生比併,香港這群強手在較良好的環境中成長,還是高一線。感覺不能代替真實的認識,有水平的香港學生應該很容易看見另同學與大陸同學的「水平差距」。

至於「好的工作、高薪的工作又被那些讀完書”賴死唔走”的大陸人搶走」的情況,卻非大學裡的不公做成,而是香港經濟環境使然。其實,香港政府放棄工業、實業,偏幫「高增值」「搵快錢」的地產、金融、企業服務,才是飯碗被搶的真正黑手。香港的地產、金融、企業服務,養活這麼多人,靠的就是外部的經濟。這麼巧,這些行業做事都要講關係、講門路、識到貴人最著數,加上外部經濟以大陸為最大的一塊,大陸又是那種人事先於事務的地方,港生缺少「內地聯繫」,沒有書記阿爸、局長同學、領導世伯,當然輸在起跑線上。假如香港尚有工業基礎,貿易事業,則很多香港畢業生大可以一技之長來養妻活兒,何需屈就?

《致香港人》仇恨大陸同學的文字、陳姓大陸學生的「港狗論」,皆屬不用深究的謾罵,宜由他們的至親師長好好教導人情世故。我們要看清楚這些文章反映的問題,認清香港政府的錯誤政策做成今日之陸港矛盾(沒有證據顯示這些是北京的政策或授意),而每位香港市民都有權利和義務去要求香港政府改弦更張。

客不守賓客之禮,請不要怪主人家撤去地主之誼。聖人要求的「以直報怨」,香港人已經在做了。「以德報怨」?只能留給耶穌吧。

作者:白恩樑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陶潛《五柳先生傳》)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張載) 子曰:「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樂亦在其中矣。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論語.述而) 創業要準備一桶血,而最大的創業就是打天下。(王強,《亞洲週刊》訪問2009)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2758
Date: 2012-10-31 13:04:54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8:4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0/31/22758/給《致香港人》一個「讚」引發的陸港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