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試,就是一場「大龍鳳」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avid Davies)

 

從升小學到應徵工作,每個人一生中總要面對各式各樣的面試。面試,似乎已經成為了我們生活中的一部分。

日前有傳媒報道,升小面試題目難倒不少大學生。細閱之下,當中部分題目牽涉複雜的運算,以一名幼稚園學生而言,難度未免過高。到底從何時開始,面試變得比考狀元還難?難怪那些所謂「面試班」有如雨後春荀般越開越多了。

還記得升小一時,我也曾受過師長和父母的訓練,多次進行「模擬面試」,務求令正式面試時表現更佳。也許我比較大膽和外向的關係,其實當時我毫無緊張的感覺,反而父母卻露出一副擔心的神情,可謂「皇帝不急太監急」。結果,正式面試時,考官要求我形容一場生日會的情況。我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眉飛色舞地把情境描述出來。我的信心不是源自我「貼中題」,只是題目所問根本就是日常生活片段,只消稍加想像,自然能滔滔不絕的應對。

到了升中,因為面試以英文進行的關係,情況看似更為嚴峻。我在父母強迫下,背誦了十多篇英文「標準答案」。但事實上,最後沒有一篇是用得上的。他們更一度要求我參加那些「面試班」,但我一口拒絕了。對我而言,若考官問的是個人經驗,答案就是講述自己的故事,理論上不需多加準備;至於情境題,情境是無窮無盡的,哪來標準答案?那時候,真的沒有「標準答案」和「面試班」的需要。或許面試班的出現,只是純粹為了迎合父母過度緊張的心態吧。

不過世界變了。家長接受了這套,學校也逐漸接受了這套。面試問題越問越刁鑽,甚至超越了學生本身的能力。於是面試班的功能從心理上的安撫,變成了實際的需要。無可否認,面對這類題目,單靠自己,真的可能不再足夠。

反過來想想,面試的目的為何?也許是在過程中增加對申請人的了解吧。要了解的,可能是個人性格,也可能是過往經驗。但我想,考官希望見到的,該不會是模仿社會中所訂下的唯一「標準」吧。這不但違背了面試的原意,更令回答的人失去了自我,被迫戴上了一副虛偽的面具。在我眼中,一切包裝、違背良心的答案,都是面具。現在哪管是幾歲的小孩面試,都要像登台般隆重其事,穿上格格不入的西服,扮得很成熟很有學識的樣子,走進面試室裡。

誰都知這是包裝,但偏偏人就樂於沉醉於虛偽之中。

說到底,還是社會的錯。從不知何時開始,人類就不敢再赤裸裸的向別人展示自己。面試,不再是了解的過程,而是檢視其包裝和面具能否迎合這反智的社會。面試班如是,補習也如是。

社會就是如此。我不情願地穿上了戲服,準備下一場虛偽的演出。

作者:余卓希

余卓希
九十後,利用僅有的能力,瘋癲的寫下心中狂想。以自己為榜樣,走自己的路。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3165
Date: 2012-11-05 16:21:48
Generated at: 2020-10-25 10:14:4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1/05/23165/面試,就是一場「大龍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