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打工仔

(原載於:堂前燕 facebook page

半夜又再札醒,以為自己在公司睡著了,怕工作未做完而驚出一身冷汗。每次電話響我都很緊張,不知道是哪個客打來,我開始對電話有一種莫名的恐懼。但我會不時神經質地check電話,幾乎每兩三分鐘就要望一次,有時明明知道沒有new message,但也會很緊張怕漏了些甚麼。

我前後看過三個心理醫生,他們每一個都很firm地說我有強迫症、焦慮、失眠,已經不適合從事壓力大的工作。

我每星期工作七十小時以上,連續兩三個星期沒有休假是閒事。OT不可要求補水,假期要自願上班,否則就是沒有teamwork,人家會說你不夠dedicate。不要說吃飯,有時回到家裡,我坐在廁板,大便大得久了都會睡著。但最可怕的是,我不知道這種日子何時才會完。

頭腦長期慍慍燉燉,有時全日一句說話也沒有講過。我望著鏡裡的自己,我會懷疑自己還會不會笑。沖涼的時候,我對著鏡子「嘻」了一下,笑容生硬得仲樣衰過saw,我已經忘了上一次開開心心咁過一日係幾時。

有時一覺訓醒,我唔知我自己點解要做野,我唔知我到底為左咩做野,但可悲的是,工作就是我生命的全部。

「30分鐘lunch break,返黎開會,我食飯都係半個鐘架咋」 - 我知道食個飯盒半小時綽綽有餘,但我不是機器,不是按一下按鈕就ok。我知道Boss你半小時食完飯,但我也知道你三點半去文華high tea到收工 - 若果我坐你個位,收你那份糧,不要說半小時,我表演三分鐘生吞一個飯盒都ok。

「James,你過黎!」

他故意當著所有人的面,把我的proposal 摔在地上。

「乜野垃圾黎架!」 - proposal 精準地散落在我面前,剛好跪低就可以執到。我知道他想我像死狗一樣供他發洩怒氣,我知道他覺得我份糧是包括被他當做出氣袋,我默不作聲,眼淚在眼框裡打轉,雖然當日下午你仍然拿著你稱為垃圾的這份proposal 在conference room 裡當住大老闆既面,說是自己的傑作。

公司就好像一部機器,而我們就像這機器裡面的零件,可以隨意替換,可以隨意扔棄。

成千上萬的後生仔和內地廉價勞工願意以頂爛市的低價來接你的job,在金錢和強權面前,我毫無還手之力,所以我一周工作七十個小時仍被說懶惰,食飯上Facebook 被批不思進取,私人時間不接客人電話是唔識做。

若果說出來社會工作之後,我最深刻的是甚麼,我會說:原來一個人可以這樣毫無價值。

(網絡廣傳圖片)

Nothing is irreplaceable,沒有甚麼是不可替代。

也許你是你父母心中的一切,也許你是你情人眼中的唯一,也許你是你朋友圈裡的special one,但你在社會裡,只是無數張format 大同小異的CV 中的一張。

甚麼尊嚴,甚麼個性,甚麼名校畢業,甚麼良心正義感,統統收皮,你在HR的大哥大姐眼裡,不過是一堆可被量化的數值。

半小時的lunch break,只剩下十分鐘。

看著檯上的叉燒飯,很廉賤,沒有人會在意甚麼色澤金黃口感鬆脆,你以為你是蔡瀾?食你就食啦 - 但我又何嘗不是以一個公價出賣自己任人魚肉?

我值多少錢?多少錢就可以買起我?

我不知道,我只想說,來吧,請出價,我會做狗做牛做馬做個卑微的打工仔 - 然後,我一頭栽進那兜叉燒飯,淚水忍不住傾瀉下來。

作者:堂前燕

堂前燕
在網絡撰寫小說及文章。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3542
Date: 2012-11-08 15:16:57
Generated at: 2020-10-25 01:38:5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1/08/23542/卑微的打工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