誹謗法律小常識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浸會大學在搞什麼鬼?是否先前我講誹謗法律嫌我講得不夠仔細,硬要送一個《香港藍皮書》的案件讓我再發揮一下?也得預先聲明利益關係:我也是中大通識教職員呀。

又到新學年,新一屆辯論隊又要開始搞培訓。每年挑選題目練習的時候,也又例必有涉及人權和法律範疇的東西。而當中也又少不了港人最關心的言論自由案例。例如梁愛詩有沒有言論自由去非議香港終審法院的判決、又或者浸大可否「批評」中大的通識課程由美國基金主導之類。

而每次涉及這類話題,也又總會有人提問:誹謗法律是否限制言論自由的工具?而我也例必叫學生到法律圖書館自己溫書。因為法律本來就寫得很清楚,要是仍會有人不清不楚,除了是法律盲之外,沒有甚麼好講。

而所謂法律盲,又分兩種:一是真盲, 二是假盲。

 

歐美各先進國家,對人權愈有保障的方地、對言論自由愈有保障的地方,其誹謗法律的條文愈是清楚明細。而查其究竟,實在誹謗法律的真正目的,是保障言論自由而不是予以侵害限制;正如愈是保障私有產權的地方,物權法愈是明確,道理如一也。有時間可以參考一下美國各個記者協會對新聞從業員的指引,即使是世上最言論自由的國家、最需要言論自由的行業,也會有詳細的指引,確保記者不要在誹謗法律上「踩錯界」呀。

真盲也者,是連西瓜大的字也看不懂,因此只算入文盲一類。但即使是文盲,也應該可以找個懂法律的人來詢問一下吧?

至於假盲的情況也不是那麼複雜,因為第一類假盲很易識別:就是全心瞞騙。例如不懂而又裝懂、或者應該說:明明是懂、但居然另講一套假的道理出來讓其他人不能真懂,那就只能是全心欺騙。

第二類假盲就更易識別:擺明是被人瞞騙。第二類假盲通常都是中小學生,真的是識字但不識解、連翻字典也有點吃力那種。既然屬於「有待教育」的一類,不懂而被騙,只能說是很同情地正常。只要不是連在手機上認識的所謂婦科醫生也要傳一張裸照過去就是。

至於為甚麼會有那麼多人聽了假話而不懂得分辨?看來香港的通識教育、尤其是青少年的人權自衛常識,實在太過不堪了。

 

誹謗法律其實是由普世的人權觀念所衍生出來:就是人天生有齊各種自由,包括思想和言論的自由,這些與生俱來的自由除非受到合理的法律限制,否則不可受干預。這個就是《社會契約論》的主旨。於是乎一個人的言論自由就是這樣確定的,就是人有權講什麼也可以…直至超越合理可接受的範圍。

因此民主國家對於如何界定言論的合理範圍,不能不萬二分用心着緊也, 因為此乃言論自由的基礎,不能籠統的講一句「不應以言入罪」就敷衍過去。言論是可以入罪的,因為濫用言論自由,正是對言論自由的最大傷害,簡直應該罪加一等才對。

只要看看誹謗法律的使用權力到底受到甚麼客觀條件約制,也又不難明白到底言論自由的底線在那裡。

任何民主國家的誹謗法律也設有以下的起碼抗辯理由,亦即任何人被控誹謗,只要提得出以下的理由,法律也就不能禁止有關的言論。這是言論自由在先、個人責任在後, 很明確的呀。換言之,誹謗法律是用來禁止任何人無理禁制他人言論的,這個邏輯不能顛倒過來。這些抗辯理由包括:

  • 陳述事實
  • 公正評論關乎公眾利益事務 ﹣涉及政府施政以及公職人員對公眾造成影響的情況
  • 受保障的情況 ﹣ 包括在法庭、議會等等可享有免責權的發言場合

以上情況當中自然又有千差萬別的法律細節,不能一概而論,但從總綱也不難看出,言論自由根本是受到誹謗法律的保障而不是限制。

 

第一、也是最根本的條件,只要當事人能證明自己所講的是事實,根本任何人也不能發動訴訟加以禁制。此所謂事實勝於雄辯,連三歲小孩子也懂的道理。要是言論不符事實,那麼只算「亂嗡」,對於言論自由實在是有害而不是有利,否則假話滿天飛,信心貶值;正如狼來了的故事一樣,最後講了事實也不會有人相信噢。最簡單的例子莫如國王的新衣:不論一班馬屁精如何互相吹捧,即使是一個黃毛小子也可以把這個大話踢爆嘛,除非國王真的是有穿衣服,那又另當別論。因此評論國王的新衣是否美觀,還算相對主觀,但對於國王有沒有穿衣服,這一點則怎樣也不是一個主觀意見的問題囉。任何馬屁精要告這位小朋友誹謗的話,預了要白花律師費了。反過來要是這班馬屁精詆毀這位小朋友胡說八道,只要這位小朋友訴諸誹謗法律對那班馬屁精作出檢控,可以等着收人家的道歉信和賠償金了。這樣看得清楚了沒有?誹謗法律,是用來保護講真話的人呀。

第二,也是很明確的適用範疇,就是針對政府公權的評論才能免責,此為之公眾利益事務。因此一個普通人可以提出誹謗訴訟,但公職人員反而隨時不能提出 。普通人在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但因為政府以及公職人員的權力來自公眾授權、並且在法律上對公眾有凌駕性,因此必須受到更大的約制,這樣才是落實問責嘛。對於根本不存在這種政府特權的普羅大眾,則仍須確保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否則天下大亂。試想你是一個良心企業家,只做安全奶粉,但要靠害你的壞人只要到處散播謠言,說你做的是三聚氰胺奶粉,你就一定要關門大吉、血本無歸,那麼你可以怎麼辦?法律能制裁散播謠言的壞人嗎?能呀,就是通過誹謗法律來達成囉。

第三,也是因應第二種情況而來的保障,就是誰人能替市民仗義執言的問題。在代議政制的民主國家,總會由各種議會進行決策。獲授權的代表可以在當中暢所欲言,替市民爭取權益。但這個也又不是無條件的。因為既然是在行使公權,場合也就有所限制,正式得到授權的人民代表在議會上按規矩發言才受保障不能被控誹謗,但在公職之外的酒後胡言、亂嗡廿四,當然不能得到豁免。至於根本沒有代表權的,就更不用提了。普通人的身份就承擔普通人的責任嘛。

明乎以上的情況,再看看歐洲議會最新的議決 (2007年第1577號決議),也都是重申以上的重點而已。主要是關注記者的報導權利,到底是否受到適當的保障, 而決議是澄清先前已有的誹謗法律精神,寫得一清二楚。
­­­­­­­­
香港近年在教育界多了誹謗訴訟,但情況有點特別,很多時候是在校內會議的情況下,某些教師認為受到誹謗,從而控告同事或者校長的。但這種官司其實和一般官司無異,因為學校不是政府,該範圍之內任何人也不會有免責特權,情況與一般企業或者社團差不多而已,也只能按照一般法律處理。因此要控告校內的同事,也要基於相同條件,「以事實為準」才能進行申訴或申請免責。

 

至於浸大今次無端端要寫一本《香港藍皮書》出來,肆意詆毀中大的通識課程是由美國基金主導,看來浸大除了用「學術自由」來抗辯之外,應該是毫無藉口的了。之不過:學術自由又是否可靠的抗辯理由呢?

假如有任何人以為在學術機構之內任職就可以用學術自由理由來免責,這個又是「教壞細路」的妄想了:因為一個學術機構之所以能成為一個學術機構,重點在於「學術」嘛,而學術的第一要義就是「求真」。假如任何人信口雌黃也可以算到「學術」的帳上去,那麼這個所謂「學術」的金漆招牌還有什麼價值可言?

而浸大第一時間的反應倒也有趣,就是將「中大」即時改為「某大學」,但由於明文誹謗在前、閃縮影射在後,任誰都知道被詆毀是中大噢!怎會有人掩耳盜鈴到這種地步?假如浸大要在這個時候龜縮,很明顯是想脫身了。

當然,浸大可以「企硬」說是「學術真相」嘛。然後豪賭一舖,輸了還可以抵賴是中大以言入罪、恃強凌弱之類的,扮一下受害人博同情也好呀,說不定阿爺會厚贈安家費也說不定。

而浸大今次竟然又是重操故技,只搞「自查」,而不是有本事掉轉槍頭控告中大誹謗。而所謂「自查」,除非能證明當初寫這段說話的時候是有根有據、符合學術刊物所應有的核實程序和條件,否則浸大準備起草道歉信好了。

 

近年學術界發生了甚麼事?總有那麼多的小人在搬弄是非?是否我們忘了到鵝頸橋打小人呢吓?還是利字當頭就自然會有群魔亂舞?

大學方面可能還比較秉承儒家的溫柔敦厚,到目前為止還有點和稀泥。但作為國際大學,倒不如按國際標準,不肯道歉澄清的話,掟一封律師信過去就是。否則通識課程的同儕,怎吃得下這隻假扮港貨的國產死貓。

要是沒有誹謗法律,這隻死貓中大是吃定的了。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4209
Date: 2012-11-16 12:23:16
Generated at: 2021-09-23 05:37: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1/16/24209/誹謗法律小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