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活在Jonestown

The Jonestown Institute, http://jonestown.sdsu.edu 圖片

近日香港主體意識幟熱,而「港獨」一說更甚囂塵上,成為香港政圈熱話。連正在舉行的所謂港區人大會議更以此藉口,為推動23條立法造勢。其實,豎起稻草人的,何嘗不是一眾共匪黨羽?

香港人對於國族身份(National Identity) 的變化,並不是一朝一夕。中共眾人公然違反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攀附權貴的上一輩賣港求榮;新一代厭倦探戈政治,要求建制外重塑共同身份。說到這裡,難免令我想起1978年11月的歷史事件。

Jim Jones 於1954年創立Peoples Temple,並乘着美國反戰情緒,於加州興起。他認為美式資本主義生活使人精神敗壞,故率領信眾於南美圭亞那建立社會主義烏托邦,史稱Jonestown。自1977年開鎮起,Jonestown以保護信徒不受外界污染為名,對社群採取封閉式管理;任何欲離開或潛逃失敗的信徒,均會受到酷刑處罰。自從約千名信徒遷入開始,當地衛生環境漸變惡劣,漸漸引起美國國內注意。時任代表加州的眾議院議員Leo Ryan,決定探訪Jonestown並希望展開調查。

當Leo 及其隨行人員,帶同近20名宣稱欲回到美國的信徒,準備乘小型飛機離開Jonestown之際。最少9名信徙變節,槍殺了Leo及多名隨行記者;同日,Jim Jones宣佈所有Jonestown 信徒將安排參與「革命自殺」,部份信徒自願服毒身亡,而更多的,是被小鎮領袖們強迫服毒被殺。最後有909名信徒,包括婦孺甚至嬰孩死亡,而Jim Jones 亦自殺身亡。Jonestown事件為美國立國以來,最多人死於非自然因素的一次,唯於9.11事件後紀錄才被不幸打破。

The Jonestown Institute, http://jonestown.sdsu.edu 圖片

眼觀香港,Jonestown的教訓其實跟香港的命運相似得可怕。一群當初相信民主回歸的領袖,帶領香港人及其下一代「回歸祖國」,跟隨「中國人堀起」的路。「回歸」後中國人政經社全方位掠奪港人所有,理想崩潰而留下殘酷現實。這些領袖,有的醒覺了,卻做不了甚麼事;有的選擇放下原則,與勃起中國為伍(很多港英精英媚共,甚至現在成為梁營一員,比比皆是)。至於被帶領到這個死胡同的香港人,只能萬般無奈作出掙扎。

Jim Jones信徒落得被領袖殺害,故之可惜;而信徒的家人,於沒有選擇下跟隨到Jonestown,最後同遭毒害,則更為可憐。身在另一個時空下,其實我們與這些家人沒有太多分別。不同的是,我們仍有可以組織起來,阻止變質領袖「殺害」我們的機會,更不需要流一滴血。在Jonestown的我們,能否聯合起來,追求自由?讓我們一起,拿點勇氣出來吧!

作者:《輔仁媒體》編輯組

《輔仁媒體》編輯組
《輔仁媒體》編輯組由一班熱愛香港的人組成。我們堅信,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天賦和際遇不同,在特定的時空地域,才出現優劣和成敗。我們批判叢林資本主義和官僚資本家專政,提倡公民平權、民主憲政、均富共榮。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4910
Date: 2012-11-25 02:59:21
Generated at: 2020-07-10 10:59: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1/25/24910/我們都是活在jonestow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