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相然後有廠獄之張震遠

早說過了,在香港要教年青人讀中國歷史,實在是當權者自找麻煩的添煩添亂動作。因為讀歷史讓人「鑒往開來」,對於眼前的事物,自有一種批判的能力,不再自動成為順民,如此豈不大增「行政主導」的難度?

就以讀明朝歷史為例:明朝是一個很有趣的年代,發生了很多中國歷史上未有發生過的事。當中有多少是好事?很難說。但在明亡之後,倒是激發了很多思想家反省中國的歷史經驗。這種大規模、全面而且深入的審視,以檢查「中國社會缺陷」為前題的反醒,的確是前所未有。「今朝」高官眾口一詞,謂要「向前看」,當中的所謂「歷史長河裡面的沙沙石石」叫大家「不必介懷」云云,這個「讀明史而知反省」,可註一腳。

明代歷史其中有一案例叫「東廠」,這點比較多人認識;但另一案例叫「廢相」,這點相對少人認識。起碼「今朝」是絕對不認識;若知有前車可鑑,絕對不會有今日的狼狽之相。而又非常不幸地,歷史總有點科學定律,一件事情發生之後,另一件相應的事情也就無可避免地出現。

話說清初「遺老」之一的王宗羲,在其著作《明夷待訪錄》之中有這個說法:

有明一代之無善政,自明太祖廢相始。

何謂「明太祖廢相」?這個故事本來不複雜。話說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由其背景所累,本來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疑心極重之人。到了左丞相胡惟庸被指謀反,朱皇帝於是順手把整個宰相制度都廢了,謂之「架構重組」也無不可。基本上就是由這個乞兒出身的皇帝,把所有大權都獨攬一身,從此「百官皆向皇帝一人問責」,按皇帝的道理,應該從前天下太平矣。

查宰相制度之設立,是中國幾千年的管治經驗總結出來,就是「皇帝一人獨大,不利管治」也。中國官制,相比西方歷史的確是進步得多,尤其「開科取士」一招,確立「將相本無種,能者自當之」的豪情壯語,的確是人類歷史上的重大創舉。

而在皇帝之下,設有宰相一職,時而分權而立、時而集權而專,但總的來說,就是不能讓皇帝一人獨大。時至大唐帝國,簡直到了頂峰。有所謂「不經鳳閣鸞台,何得為敕?」之說。亦即未經中書省、門下省等宰相機構的「平章士」同意,就不得有皇帝的敕令發出。此其大唐天子可以操作一個「天朝大國」的由來。

宰相也者,其職位由皇帝指定,照道理只是「打工仔」一名,但為何有如此重大權力?制度之下,不得不如此而已。一個龐大的行政機構,自有其不能輕易調度的性質,否則好像王莽一般,朝令夕改的話,天下不大亂才怪。因此即使有六部、三公、九卿等等歷代不同的政府最高決策架構創制,百官之間形成政策之時,不可能不先行「庭議」協商;得出共識之後,才由皇帝拍板定案。此亦春秋古制,先前談「國人」的參政權力也講過了,不再嘮叨。

 

而一個社群要繼續體現這種「全民參與」的生活方式,皇帝一人獨大,自然就不大可能。於是乎兩者平衡取其中庸,就是由宰相以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身份,與皇帝協調好最高層次的施政。這亦是「中國式的行政主導」形式。

觀乎英國佬在香港搞的那一套,還不又是一大抄襲乎?港督雖然是皇帝的親身代表,但法令必須經立法局審議,而決策又必須要「會同行政局」,施政實在是經由「布政司」一個人代表港督統領所有司局首長執行。可見中國唐朝古制在港英時代大放異彩也。及後成立廉政公署,香港公務員系統的水平,簡直可以寫進世界歷史之中。

不過明朝那位朱皇帝當然是要搞一些所未有的大動作,才能配合他「前無古人」的偉大出身囉。就是乾脆廢掉宰相這 一個位子,由六部首長直接向皇帝一人「問責」,省掉和百官萬民協商決策的「麻煩程序」。這個也正是「今朝」的開國元勳「老好人」自以為驚世創舉的所謂「問責制」何其低級抄襲之至 - 不抄唐太宗而抄明太祖。

分析如何?從後果示範就可以了,也又省得長篇大論。

皇帝當然不可能日理萬機、親統六部啦。而又已廢了宰相,又有誰可以作為「統率百官」的馬仔呢?於是乎很自然地,由身邊最信得過的人負責出手囉:太監。

理論上來講,太監這個角色,的確又是如林鄭奶媽所言:沒有提名權、沒有決策權、沒有否決權、更加沒有審批權….之不過,既然是皇帝的「私人工具」,那又有誰人敢在太監面前哼哼半句乎?於是乎以上種種皇帝專有的權力,就自然落入閹人之手了。

而既然皇帝又是自卑、又是多疑,那當然又要由這個「私人工具」負責「監督民情」啦,於是乎東廠、西廠、內廠自然又是層出不窮了。餘下的話,不用多說了吧。算不算歷史開香港人的玩笑?

 

而廠獄之大盛,自然又是「官商勾結」的蜜月期囉。

遠的也又沒有什麼新聞價值,就以近的來講吧。例如:最近忽然推出的 BSD,美其名為「杜絕炒風」,於是乎「有殺錯冇放過」,總之買樓就要罰錢,與基本法所要求的「商業自由」原則南轅北轍。

但原來有個「空子」可以鑽的,那就是之後才公佈的「市區重建項目」。親管《市區重建局》的張震遠大內謂之:

為免影響市區重建的規模及速度,政府正研究豁免重建項目的買家印花稅 (BSD),他認為豁免措施應適用於私人參與及市建局的重建項目。張炳良也透露,政府稍後提交立法會審議的法案,亦可能會考慮豁免市區重建繳交買家印花稅。

這是官腔,要看清楚內在究竟,就不得不欣賞唐英年是如何評價市建局的傑作:華而不實、貴到無倫。尤其是「公私合營」的項目,由市建局啟出動尚方寶劍、強制收購市區舊樓地盤、求其拋下一個象徵性的價錢,要舊區市民不要「阻住地球轉」(有點賣炭翁 feel 噢),轉個頭就拿地盤來搞「公私合營」。因此一眾地產商要搞豪宅但又不想承擔 BSD 的話,只要肯和張大內合作,用市建局的名義搞「公私合營」就一切不用擔心了。

作為一個免稅的「公營機構」,市建局在 2011-2012 年度盈年超過 25 億港元,其中當然就包括了唐唐所指:華而不實、貴到無倫的「公私合營項目」啦。這門生意,鐵定是穩賺不賠的了。不過好明顯,張大內是「仍未賺夠」,借 BSD 的噱頭來打地產商的主意了。講穿了還不又是一個吃裡扒外假公濟私的小動作耶。

看明白未?就是這樣嘛:有權不用,除非白痴。大話精既然可以不按基本法辦事,推一個BSD 出來,做得到「逆我者死」,那又自然可以推出一招「順我者發達」的東西來。這個「市建局假公濟私市區豪宅計劃」,當然又要能做到豁免BSD才成事嘛。

(Manson Wong 攝)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4951
Date: 2012-11-26 10:41:41
Generated at: 2021-10-21 23:51:3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1/26/24951/廢相然後有廠獄之張震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