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袍下的毛公仔

(原載於:http://chingszechuen.blogspot.hk/2012/12/graduation-doll.ht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ileyroxx)

前言:這個問題坊間爭論甚久,甚至曾成為高考中化口試題目之一。是年畢業,一湊熱鬧,加入評論圈子。

 

踏入十一、十二月,屬於畢業袍與四方帽的季節。在秋意漸濃的時節,黑沉的四方帽以下,一眾畢業生穿著深色的畢業袍,配以不同院校學系的彩帶,迎風搖曳,正式過渡人生的另一階段。

畢業禮當天回到闊別數月的校園,離校時青葉茂盛,短褲背心;現在換成枯黃殘枝,裇衫套裝,配上一些有關畢業典禮的佈置,慶祝新一屆的畢業生。重踏熟悉的地方,生機處處,幾個月不見的同學聚首一堂,大家仍然是一臉稚氣,卻刻意添上一陣陣成熟感。不太熟悉的臉孔那一刻倒能隨時搭上幾句,彷彿還是學生時候的自己,嘻嘻哈哈,談笑風生。

畢業典禮禮成,肅靜的氣氛頓時消散,吱吱喳喳,從後方找回特意前來出席典禮的家人長輩。路上偶爾遇上相熟的朋友,停下來左手抱著穿著畢業袍的毛公仔,右手拿著一束鮮花,隨影留情。剛才被放在紙袋的毛公仔,跟畢業生一樣穿著戴著四方帽、穿著畢業袍,配上一樣顏色的彩帶,畢業袍上甚至繡上畢業生的名字。從拍照的一刻開始,毛公仔躍成主角,幾乎每一張照片中都留著它的倩影,這張左手抱著,那張右手拿著,然後跟朋友交換一下再拍幾張。

 

畢業生抱著毛公仔拍照的潮流從哪年開始,已是無從考究,反倒這現象近年在各大院校愈來愈盛行,引起迴響亦不少。小熊維尼、史迪仔、三眼仔等早已消失在同學的生命的迪士尼主角重出江湖,偶有哈囉吉蒂,或是芝麻街等卡通,紛紛化身成畢業公仔。至於今年,粗粗的淡棕色眉毛下露出一副奸狡相,但勝在電影販賣與男主角的友情,勾起了觀眾與毛公仔的獨特感情,讓剛冒起的《賤熊30》的小熊主角Ted躍升為最火紅的畢業毛公仔,幾步之中睥見一隻。

毛公仔大行其道,理應歸根究柢,探究它們的過人魅力,或是查看鼓吹這潮流的社會風氣。也許說時簡單,但任何人都難以在這問題上得出一個廣泛而準確的答案,以簡潔短句總結這現象的原因,故此這裡只能提供一些初步猜想。

那些畢業毛公仔未必存在深層意義,單純是三五知己送予的禮物,慶祝畢業生學有所成。畢業生感謝朋友的愛戴,只好毛公仔不離手,一直抱著代表祝福的毛公仔拍照。事實上,擁有一隻跟自己同樣穿著畢業袍的毛公仔或許代表一種虛榮,被別人擁戴的光榮,證明別人對自己的祝福,像是不喜歡浪漫的人在情人節也希望收花的道理。

畢業毛公仔亦是一道潮流,開始以後,一屆復一屆。輪到現在,這好像成了不明文的習慣,每位畢業生拿著毛公仔拍照才是傳統。若然方圓幾步之內,同學拿著不同毛公仔拍照,自己兩手空空,兩袖清風,當中的失落或許令畢業典禮塗上污點。

 

無奈的說,畢業公仔的出現只是一種推銷手法,消費主義盛行下的產物。這說法破壞畢業公仔的浪漫,把當中賦予給公仔的感情被「S加兩筆」的符號幻滅。然而,現實是在網上搜尋器輸入「畢業公仔」四字,結果一列都是訂製畢業毛公仔的公司,每間公司皆標榜自己具有多年訂造畢業公仔的經驗,設有不同學校的彩帶,並有多款正版毛公仔可供選擇,為的是讓買家訂製一隻獨一無二的毛公仔,意圖把毛公仔打造成畢業生的最佳拍檔。精品店成功把具年齡限制的毛公仔搖身一變成畢業禮物,輕易打入大專巿場,開拓不絕的客源,這份創意倒是值得佩服。相信在畢業毛公仔還未正式演變為潮流的時候,那隻毛公仔與現在的畢業毛公仔代表的意義是有所不同。現在,消費意義取代了起初的意義,贈送了一份光榮予拿著毛公仔的畢業生,轉臉企圖再附送了一種失落感給兩手空空的人。

曾經聽聞不少社會人士對「畢業公仔」現象反感,網上討論區亦有帖子討論這現象。有人認為大學畢業理應是學生劃分成長的里程碑,現在反被帶點稚氣的毛公仔充斥於畢業典禮內外場地,彷彿過往幾年的苦讀生涯未能讓云云畢業生變得成熟。這現象從香港傳至內地,引來幾位內地教授擔心,招來傳媒報導。教授們認為這是「幼齡化」的表現,僱主亦會質疑這班大學生的擔當能力,甚至應引起社會的警惕。1教授的擔憂難免有點杞人憂天,推出理據亦欠缺說服力,而單以抱毛公仔拍攝畢業相來斷言學生的能力,亦有點以偏概全,始終不少人放下毛公仔以後,在職場上大有作為。

 

相比「幼齡化」的質疑,畢業生與毛公仔構成的不配搭或許更值得細味。四方帽與毛公仔,一代表獨立,一象徵依賴,存在本質上的不相襯,但這種的不配搭僅存在意義之上,倒是畢業生本人跟毛公仔才構成最大的落差。女的濃妝淡抹,男的西裝筆挺,硬要自己從外表中滲透著一種成熟的味道,但同時依戀著代表孩子氣的毛公仔,整個拍照的時段抱著它,把它攝於每一張照片中。這種存在思想中的矛盾,讓他們一直爭持於兩種本質相距的物品當中,自己卻渾然不知,或許才是值得探索的問題。

毛公仔的盛行或是反映著一眾畢業生對於身份轉移的迷失。數月以前,畢業生仍為大學的一份子,宿舍夜夜笙歌,趕功課做報告,通宵達旦。現在,他們則要卸下了背了十多年的學生身份,變成上班一族的其中一員,積極投入社會不同行業。在社會學基本的概念中,每個人都擁有其社會角色 (Role),角色規限了一個人的行為模式,同時讓社會對處於不同角色的人的行為有所期待。縱然時間上僅相距數月,而數月前後對畢業生自身也許分別不大,工作仍未磨清他們的幼嫩,但其身份則經歷了階段性的轉變,社會對於他們的期望亦隨著學生身份的消失而斷層式提高。結果,夾雜著社會的期望,與及自身成長的限制,一個個戴著四方帽,抱著畢業毛公仔的畢業生誕生。故此,關於這個被批評的現象背後,或許只是畢業生對角色的一種無可奈何。

  1. 教育中國 - 中國網,引自羊城日報, 「大學生畢業拍照抱公仔引擔憂 教授:警惕幼齡化」,2011年5月19日。 []

作者:程思傳

程思傳
生活,就是每日努力的寫字。經營網誌《偽文誌》(https://chingszechuen01.wordpress.com),在Facebook另有貼文的小地頭(https://www.facebook.com/chingszechue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5864
Date: 2012-12-07 16:31:19
Generated at: 2020-10-25 10:56: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2/07/25864/畢業袍下的毛公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