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大圍站反屏風樓「無聲抗議」之後

站內排企背

 

「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在剛過去的週日(12月16日)在港鐵大圍站「無聲抗議」,顧名思義,靜靜地道出訴求,默默表達我們最卑微的盼望,期待以行動喚醒居民關注。這次行動選址在偌大得幾乎能辦足球賽的大圍港鐵站大堂舉行,始念及是次行動的目標受眾是各大圍街坊,而非針對港鐵這個在獨裁規劃下的既得利益者,我們不叫囂、不拉橫額、不阻街,只是安排參與者各人背上貼上不同的字,一起拼湊多句街坊的心聲向大眾展示:「唔要屏風樓」、「向屏風樓Say NO,向休憩空間Say YES」、「反屏風,救大圍」等,亦望以此「組句」的行為展現聚沙成塔、團結一致的果效。

 

強權、報警、跟蹤

下午十二時五十四分,在人流稀少的大堂中央,我們把標語湊成不足兩分鐘,便有大約三位港鐵職員趨前,其中一名自稱站長的男士一手相機、一手對講機,既慌且怒地問道:「這兒誰是負責人?這兒誰是負責人?你們阻礙著大堂通道!你們不可在港鐵範圍內展示標語!」我指大家都只是剛巧站在這等人,又碰巧每人背上一字,有何不可之說?該男子便重申我們不可站在此等人,待不及我再回答,他已說要請警員跟我們來談,更即時以對講機指示下屬報警。想起熟悉港鐵操作的朋友曾告知,港鐵職員有權以我們不遵從其要求為名檢控我們,罰甚麼就忘了。思量此行非為生事,無由白被檢控、查問,故決定先稍作散開,一會才再到其他「點」繼續行動。

站內排企

站內排企背

 

誰料到散開後才是惡夢的開始?先解釋一下當下情況,參與者一行七人分別往馬鐵方向、東鐵方向散去,心想,散掉就應該可以了。我們再沒「展示標語」,也沒做甚麼來體現站長口中所述的「令我難做」,算是十分合作吧!但這樣想委實太小看腐朽體制下的附庸,參與者散開後各得到一名職員的「看顧」,不論你坐在月台看書,還是走進列車遊車河,港鐵職員紛紛伴隨你左右,更代你向站長「打卡」。幸而比較渺小的關係,職員走漏了我,故我便坐在月台長室後方的椅子上,看看臉書打發時間。「這邊三個在月台」、「有一個上了第一卡列車」,可能太多職員聚在同一地方,對講機的聲音更響,使我清楚地聽到他們的對話內容。但聽到的內容由不得令我震慄,

我 們 是 罪 犯 嗎 ?

 

體制下的奴隸

打份工啫,免你難做,我們先撤。撤掉卻仍派人跟蹤我們這班手無寸鐵,沒損害任何人利益的小市民!一車車奶粉、日用品運進站內,水貨客公然在月台分貨,損害港人利益之事日日在站內上演,港鐵職員隻眼開隻眼閉;先勿論我們行動究竟有多「擾民」,我們捍衛居民生活空間,拒絕荒謬至極的屏風樓卻得到職員們重犯式的照顧?原來中共政權是不用大費周張搞甚麼滲透,密使制、奴性思維早已植根於這些人身上。老闆還未動一根指頭,下屬早懂得狗衝去替主子開山闢路,去除一切阻擋物。港鐵霸權亦犯不著去招賢納士,一堆人定必會搶著成為它的擁護者!

 

港鐵範圍?公共空間?

沒理由未達行動目標便夭折行動,站內你跟我,好!轉方式,我到站外去。大圍站其中一個特點是其連貫A出口至D出口的落地玻璃幕牆,不計早前被硬闢作商店謀利的一部分幕牆,還有約十米的幕牆可穿透站內外。我們以此為平台,同時向站內及站外的居民展示我們的訴求(手持及背貼標語)。此舉反應十分理想,站內外經過的乘客、居民不時駐足細看、拍照。有少女走來拍下我們的QR Code,跟我們說加油,更走進車站裡,從另一角度拍攝我們。亦聽到身後排隊侯車的小孩與他爸爸的對話,小孩問:「他們在做甚麼?」爸爸:「他們在做無聲抗議。」再問:「甚麼是抗議?」「抗議是表達自己意見的方式,而他們就是在反對大圍再建那樣的屏風樓,屏風樓就是那邊……」爸爸向小孩比劃著。

從下午一時多站至二時三十六分,誓不讓你好過的港鐵又怎會容忍我們的行動。一名而我不知他是誰的職員走來,說我們在其範圍內展示標語,不合規定。「呢條線入面(指著地上一條銀線)都係港鐵範圍!」Okay,我們全員退到線後。「你地係咪要示威?示威要向我地公關部申請,麻煩你拎身份證出黎比我地登記」,看似「有理」的一段說話,對不?但細想我們已站到其範圍「外」,又何以要我們交出身份證申請?我們當下提出質問,謎之職員無言以對,便委其手下看守著我們。你沒看錯啊,我們不在其範圍內,他們仍要跟著我們。除了一名「駐埸保鑣」外,站內高峰期有約五名職員對我們進行監視,偶爾又會有兩名在我們身後無故行過。雖未及查證港鐵範圍是否真的那樣大,卻倒能證實其職員頗空閒。

迷之職員

港鐵職員目視「度位」

港鐵職員要求我們站在銀線後

 

從沒發覺當公共空間變得如此不公共時是這樣嚇人,這次的遭遇令我覺得,名城保安不讓路人踩單車可能不是都市傳聞。規劃去民主化其實亦情有可原,因為永遠也有一班「人」為畸形的制度保駕護航,物腐蟲生啊。

後記:沒跟港鐵職員鬥罰企,圍著火車站走了一圈後,便決定散場吃下午茶,而職員依舊夾道歡送。

港鐵職員夾道歡送我們

作者: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

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
反大圍站上蓋建屏風樓關注組成員由居於區內的年輕人組成,乃居民自發運動,與任何政黨及團體並無任何從屬關係。雖然關注組資源有限,但仍希望匯聚大圍居民的力量,爭取港鐵及政府改變計畫,為大圍籌劃一個完善的發展模式,向備受爭議的屏風樓說不。 聯絡人:黃先生 電郵:[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page:http://www.facebook.com/helptaiwai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90歲】LEGO Ideas 迪士尼黑白米奇蒸氣船 4月駛到嚟 by 阿九
    LEGO Ideas 2018 第二輪票選結果出左都只係一個月,當中嘅由 Tim Courtney 創作嘅   […]…
  • 洋相 by 健吾
    小時候,家貧,家人都沒有教什麼。但人越窮,就越怕人看不起。所以,就算家中沒有一個錢,他們都很害怕我們「穿起來很不好看」。母親常掛在口邊的一句說話,就是「你穿起來像個乞衣」一樣。…
  • 某些香港人的奇怪狀態 by 健吾
    在很多「泛民支持者」之中,其實有一種人,是很特別的。跟他們辯論。會學到很多事情。2014年的時候,我曾經說過,我希望更多人關心政治。到2019年,這五年後,我開始覺得有些關於香港人理解政治的問題,慢慢浮現出來了。…
  • 本業做唔好呀?搵打手文過飾非咪得囉! by 肥西
    肥西本來都掛住湊女唔撚出聲架啦。係見啲舊同事話收到風,話唔知點解個撚個唱片公司都話要搵打手,話唔知做乜撚野,間間公司都以為個網好撚緊要,總之而家要打網戰。…
  • 其實女仔得一個要求! by 小銀花
    我啲姊妹嘅男朋友最後咪又係甩皮甩骨,有啲重好爛賭添……如果女仔真係可以咁無情淨係睇條件,就唔會有咁多女人成世都離唔開某個男人,最後重做埋二奶生埋仔添啦。喺女性嘅世界,感情根本係大過天,話知你失學失業失明失聰,如果真係鍾意你,而你又真係好好咁…
  • 其實我不需要甚麼名份,但你究竟有沒有喜歡過我? by 鵝鑾鼻燈塔
    「雖然我們做了那檔事,但不能算做愛。那只不過是我們身體互相摩擦,罷了。甚至不是心靈上的迎頭相撞。」…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6795
Date: 2012-12-18 09:47:17
Generated at: 2019-03-20 18:12:1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2/18/26795/寫在大圍站反屏風樓「無聲抗議」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