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謹守的誡命,是愛

(原載於:http://ithinktim.wordpress.com/2012/12/14/love/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oapylovedeb)

 

對非信徒而言,現今基督教團體(不諱言,如明光社)給大眾的印象大概並不正面,好聽一點叫謹守誡命,不客氣一點的就叫道德_。然而,身為一位基督徒,思維連日來受到各方衝擊,使我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信仰價值觀。及至近日,我找到了問題的癥結。

以反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諮詢的風波為例:朋友很多時候會劈頭就問「同性戀係咪罪」,而之前的我,也會直截了當回答一聲「係」。不難想像,罵戰就是這樣開始。他有他說同性戀關你乜事你有乜_野資格否定其他人的行為,我有我說神如何如何創造男女彼此有着不同角色崗位,各說各話,是一場缺乏意義的口舌之爭。然而,雙方都從不肯跳出自己的框框,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的位置,因而我繼續對同性戀者未予諒解,他亦繼續誤解聖經教義。

各位,其實「同性戀係咪罪」這個命題真的如斯重要嗎?是罪又如何,不是又如何?當然若果友人要歇斯底里地追問,我依然會堅持,但這真的並不重要。神是完美的,無論異性戀同性戀基督徒非基督徒也好,都無可避免地犯了原罪。我並不鼓勵同性戀,但我知道比起同性戀誡命更大的,是要愛人如己。試想想,每當基督徒遇見同性戀者就立刻對其批評「你有罪喇我地唔認同你既行為」,我們真的在期望同性戀者會立刻明白我們的rationale,然後感激我們的提醒嗎?不可能。哪我們何以要擺出這副剛硬的姿態?無他,我們以為自己守住了誡命,自我感覺過份良好,卻未意識到我們抵觸了更大的誡命:愛你的鄰舍。

至於就反歧視條例立法,我對明光社的表態由始至終都頗為反感。教會不是政治團體:政治團體可以摒棄政治潔癖,可以有策略性部署;但教會本來就是追求聖潔的地方,表態一定要恰到好處。基督教團體對婚姻制度的堅持,我完全理解,但這跟同性戀者於職場、教育等方面受到的歧視毫無關係。歧視是真實存在的,我們不能否認。擺出恐怕會引發逆向歧視、同性婚姻等等理據,繼而「斬腳趾避沙蟲」對現存的歧視問題視而不見,本身這個做法已不是恰到好處,而是為了捍為自身的利益而不惜犠牲他人,若果「損人利己」是基督教教義,我就乾脆脫離這宗教好了。如果基督教團體有自己的concern,最好的做法就是支持諮詢,然後在恰當的地方據理力爭嘛!即使撇開明光社聯署聲明的不盡不實,單是為了捍衛牧師的言論自由,而要同性戀者繼續受歧視,這已經是荒謬得很。大家都是罪人,為何我們可以有資格要求另一班人受到歧視?我不明白,只想起路加福音耶穌的一段講話:「你們律法師也有禍了!因為你們把難擔的擔子放在人身上,自己一個指頭卻不肯動。」

整本新約聖經記載了很多誡命,但最難謹守的,卻是最基本而又最不可或缺的那一條。今天的我打倒了昨天的我,我看到了自己昨天的冷漠。然而,我不介意繼續打倒自己,我只介意自己繼續一些錯誤的堅持。

作者:我思故我在

港大生,自命平平無奇的一名福音派基督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6908
Date: 2012-12-19 17:47:13
Generated at: 2021-07-24 09:47: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2/12/19/26908/最難謹守的誡命,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