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我地!有大家!係咪呀!我地既!民意!係!好清晰!係咪呀!」

「今日!我地!有大家!係咪呀!我地既!民意!係!好清晰!係咪呀!」

— 香港近年各大遊行到達政總後的大會指定嗌咪金句

2013元旦民陣遊行隊伍後的清道夫(太公攝)

被網民視為神劇的《天與地》即將重播。相信大家都對大結局的其中一幕印象深刻:幾位男主角在台上合唱《年少無知》,現場萬人空巷,熱血到不行。片段被上載至youtube,一時成為熱門點擊片段。然而我想不少人也忽略了緊接下來的情節。《年少無知》唱罷,鏡頭瞬間一轉,翌日清晨,一切回歸平淡,清道夫在街上清理垃圾,市民各自返工返學,繼續上演著「同一種生老病死的做人方式」。熱血,只是一時。激昂過後,一切回歸平淡,只剩下唏噓。

睇演唱會,高潮過後回歸平淡,沒有問題。然而講到至重成效的政治抗爭和社會運動,如果仍是抱著這種睇show心態,high完就算,則恐怕只會蹉跎歲月,所謂的「(快樂)抗爭」,只會慢慢淪為建制的一部份。而且根據經濟遞減理論,high完又high,high完又high,次次如是,上街的utility只會愈來愈低。

 

香港人的政治覺醒,大慨始於六四。當時上百萬人上街包圍立法會,應是香港開埠以來第一次,亦是最大規模的民主運動。當時香港人口約五百萬上下,意即當年每五人即有一人上街。第二次大型的民主運動,應數零三年的七一遊行,當年香港人口約七百萬上下,有五十萬人上街,比例約是每十四人有一人上街。今年,梁振英上場,香港急速赤化,民生,核心價值危在旦夕。儘管是年七一有四十萬人上街,其後亦有反國教,反東北發展的運動,規模已遠非八九六四和零三七一時可比。隨後梁振英管治團隊不斷爆出令人髮指的醜聞,政府陷入空前的誠信和管治危機;而樓價上升,貧窮懸殊,人口老化,以至食物安全等民生問題不斷惡化,而今天元旦大遊行的人數竟只有十數萬,更有愛港力等團體試圖抗衡狙擊。香港的民主運動,可謂陷入衰竭中的局面。

 

(太公攝)

情況已經不能再清楚,從以上的歷史角度分析,這分明是一個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的格局。背後的原因,實在有大多,我想到的,包括香港回歸後的人口結構轉變、立法會比例代表制促使泛民政黨分裂、社會運動群龍無首、公民政治意識不振等。而我最想在本文指出的原因,是香港自八九六四以來,其社會運動的模式:亦即是一種睇show,唱K,圍威喂,遊完行返屋企訓覺,第二日如常返工返學的模式。近年已有一部份人開始覺得不妥,所以近年我們看到有示威者留守不願散去,在馬路靜坐,和警察捉迷藏等,但這班人畢竟太少,令他們所要承擔的風險亦更高(試比較一百人坐在中環不走,和一萬人坐在中環不走,警方強硬清場的可能性),而且更會被一些香港人標籤為「好事之徒」和「暴民」。要改變現況,相信在社運界多年來「舉足輕重」,即常在政總門口嗌咪的朋友們,應好好檢討一下你們有份搞的社運,應該如何搞下去。當然,香港今天淪落至此,理應是人人有責的。

 

收筆之時,得悉還有人正在中環堅持著1。請加油,珍重。大家一起為香港的將來努力。

  1. 刊出時已經撤退 []

作者:向東一江春水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7742
Date: 2013-01-02 01:53:23
Generated at: 2020-06-04 05:26: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1/02/27742/「今日!我地!有大家!係咪呀!我地既!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