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黨有破壞無建設 濫用了「濫用」一詞

(自由黨網頁螢幕截圖)

 

自由黨早前公開表明他們正在倡議為失業綜援設限期,筆者則寫了一篇題目為《必需旗幟鮮明地反對綜援設有領取期限》的文章以作回應。在前日,自由黨終於召開了一個名為「反對濫用綜援」記者會,公佈他們的數據分析和建議。筆者只是一名未畢業的普通大學生,看到當中的研究和建議存在不少的荒謬之處,不得不去指出。

自由黨「石破天驚的大發現」是失業率在過去九年下降了五成,但申領綜援的失業個案的比例僅下跌了三成七,這數字未能以等同失業率回落的速度。另外,他們又發現了「持續領兩年以上個案佔失業綜援比例」、「持續領五年以上個案佔失業綜援比例」,以及「失業綜援佔綜援總數比例」,這三個數字有上升的趨勢。因此,他們推論出部分申領失業綜援的人士或已養成了一種惰性或依賴心理。

 

首先,自由黨不斷提及「失業綜援」一詞,刻意將綜援與失業保險兩項政策混為一談,而事實上香港現時是沒有一種叫「失業綜援」的失業保險政策,所謂「失業綜援」只是失業類別的綜援領取者。失業保險是一種社會保障政策,世界上很多地區早已經立法制訂,例如美國、加拿大、澳洲、中國、台灣等等。失業保險是一項幫助失業人士的入息補助措施,通常不設資產審查,所以受助者不一定是窮人。資金來源可以是勞方、資方或勞資雙方共同供款。失業保險最大的特色就是要曾有供款或有交稅的人才可以換取,通常亦會設有領取期限。而香港的綜援是一項扶貧政策,是社會救濟而不是失業保險。當市民在生活上出現了困難,經濟上不能夠自給自足的時候,由政府提供的綜援制度就是他們最後的安全網,以入息補助的方法,使他們的入息達到能夠應付生活基本需要的水平。

自由黨為求達到政治目的,不惜曲解玩弄數據。申領綜援的失業個案的比例下跌三成七,但失業類別領取者總數在04-05年度為45,231,而在12年10月則為26,317,其實是下降了42%,而失業人口的跌幅恰巧也是42%。但自由黨偏偏不去比較失業人口的跌幅和失業類別領取者總數的跌幅,而是去將失業率的跌幅(五成)與失業類別領取者總數佔綜援總數比例的跌幅(三成七)作比較。

 

再者,其實比較這些數字根本就意義不太,失業率是失業人口佔勞動人口的比例,又怎能與失業類別領取者總數佔綜援總數比例作出一個合理的比較呢?難道所有的失業人士都合符資格又或者願意申領這個已被社會廣泛標籤的綜援嗎?失業人口當中有不少是來自中產階層,而申領綜援的都是最基層的,他們就業的工種都不相同,所以兩者個跌幅數字有差異其實是能夠理解的。另外,就業不足率等數據也應該是研究的部份之一。自由黨玩弄數據故意推論出「部分申領失業綜援的人士或已養成了一種惰性或依賴心理」,令人遺憾。筆者想反問自由黨,香港的本地生產總值的升幅,為甚麼不等於勞動人口的平均薪酬升幅呢?是不是商界已養成了一種不願加薪的心態?

自由黨高調地打著「反濫用綜援」旗號,在各區擺設街站,讓大眾覺得有愈來愈多人領取綜援或濫用綜援,但事實卻是相反的。根據政府公佈的數字,過去四個財政年度每年被舉報涉欺詐及濫用的綜援個案低於0.1%,反映綜援被濫用的言論並無事實根據。自由黨的做法是故意散播這種訊息,鞏固綜援的標籤效應,令有需要的人不願意去申領。雖然香港人口由2004年的689萬增加到2012年的711萬,但綜援個案總數正不斷下降,由2004年的29.5萬宗下降至12年10月的27.1萬宗;而失業類別的綜援領取者總數由04-05年度的45,231宗下跌至12年10月的26,317宗,而在最新公佈的12年11月則再跌至24,230宗,反映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

 

其實,真正值得關注的是長者類別的綜援總數正不斷上升,由2004年的14.9萬上升至最新公佈12年11月的15.3萬,而受助年老家庭佔總受助家庭數目比例亦由2004年的50.7%上升至最新公佈12年11月的56.8%,反映出長者的退休保障嚴重不足,政府因長者綜援個案上升而帶來的財政壓力將不斷增加。自由黨不去建議政府改革退休保障制度,反而高調地建議政府向綜援人士「開刀」,究竟自由黨懂不懂分辨哪個社會問題較為嚴重呢?

自由黨稱一項民調顯示逾七成的巿民是支持為失業綜援人士設定最多兩年的申領期限,這真是整個研究最可笑的地方。筆者現在就跟自由黨說說甚麼是「民意」,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顯示,市民對梁振英的評分跌至只有49.1分,為甚麼自由黨不支持不信任議案和彈劾議案,仍繼續去撐梁呢?有六成人支持立法訂定最高工時,為甚麼自由黨連標準工時立法都要反對呢?根據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社會政策研究中心,有八成受訪者支持設立一個全民性的退休保障制度,為甚麼自由黨又反對呢?

 

隨著社會上「綜援養懶人」、「寄生蟲」等言論持續發酵,綜援人士也為這個負面的社會形象背上沉重的心理壓力。根據2011年進行的綜援人士自我形象研究報告指出,健全綜援受助人的自我形象較為負面,並承受著沉重的心理壓力。以「濫用」一詞描述現況實在是誇張失實,有些人因要照顧家中老幼或者快要退休而未能工作,有些則因社會轉型而被淘汰。而大專學歷申領綜援人數與比例上升,則反映大專學位貶值。自由黨不提出製造就業職位等建設性方案,不負責任反而建議向綜援「開刀」,是解決不到問題的。

儘管現時綜援制度有很多值得改善的地方,但為失業類別的綜援領取個案設立期限,是絕不能夠接受。政府如果要鼓勵失業綜援人士就業,短期可以建立一個更能增強就業動力的「入息豁免制度」;長遠的改革可以是設立失業保險、負入息稅等制度。

自由黨這次故意散播不準確的訊息,強化標籤效應,目的非常明顯,就是要造成無權者之間的分化和矛盾,令無權者忙於互相鬥爭有限的資源,減輕了針對政府和資本家的壓力。自由黨現時有四名功能組別立法會議員,維護不公義的制度,才是領取「政治綜援」、濫用公帑。請立即收回建議,並且道歉吧!

作者:林兆彬

林兆彬
前學聯副秘書長,註冊社工,業餘時事漫畫工作者,自由撰稿人,二次創作愛好者。夢想是能夠讓世界變得美好。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8146
Date: 2013-01-05 14:34:23
Generated at: 2019-09-19 05:27:5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1/05/28146/自由黨有破壞無建設-濫用了「濫用」一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