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為公義而反叛的同志 — 岑子杰

 

上到一間舊樓單位的門前,按下香港彩虹同志社區中心的門鐘,單位內一群男孩子聚著聊天、打機,彩虹執行幹事岑子杰一邊好客地招呼我進去坐,一邊說著︰「當這兒是自己的家吧!脫剩胸圍都可以的,或是把胸圍也脫掉也行。」我回答︰「噢,天氣太冷了。」他笑說︰「我喜歡你的答案,只是因為冷而已。」開始訪問,才問了一兩個問題,他居然說︰「不如讓我自己說一遍從小到現在的經歷吧,我很喜歡說話的。」於是,他抽著煙來回踱步,繪聲繪色地說起發現自己是同志、投身同志平權和社會運動的經過。

 

 反叛和對平等的追求 與生俱來

 

廿四歲的岑子杰從不害怕透露自己是同性戀,和男友牽著手逛街,在餐館吃飯時互相夾菜。他積極爭取同志平權,又是活躍的社會運動分子,在遊行中擔任司儀,主持民間電台節目,為公民抗命即使被拘捕、檢控也在所不惜。

 

敢於挑戰權力,他直言是源於自己本身反叛的性格。但他的反叛不是事事故意和別人唱反調的那種,而是在雞蛋與高牆之間,如村上春樹所說:「永遠站在雞蛋的一邊」。中三那年,班上有一個其貌不揚、體味濃的女同學,全班都不願和她同坐,他卻和她同坐一整年,「至少她人品比那些歧視她的人好。」

 

幸運地,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未有因其同志身份遭到朋輩嚴重的歧視或欺凌。雖然隅爾會有人因他舉止較女性化而予以嘲笑、故意欄路,但他向友好的同學出櫃時,都獲得接納和支持,甚至和一個曾覺得他變態的女生做了好朋友。

 

他的一位中學老師沒那樣幸運。當時有一本雜誌報道同志派對荒淫無比,令愛滋病極速蔓延,內容很多是編造出來,憑幾張照片穿鑿附會,還刊出了一名男同志的照片及其MSN對話內容,該男同志就是他學校的老師。那是位教學有方的好老師,但報道一出,學校就滿城風雨,謠傳他與男學生發生性關係、抓男學生去賣淫。看著敬重的老師數星期內瘦了好幾個碼,岑子杰於心不忍, 連同其他老師和同學努力告訴大家那篇報道不盡不實,又發起同學寫信支持老師。可是,那位老師最後在校長的壓力下辭職,其後找不到中學願意聘用他,到了一間遍遠的小學做非教學的工作。

 

老師的遭遇驅使他投入同志運動,現時除了平日處理香港彩虹的日常運作,還每年參與籌辦香港同志遊行,在不同的媒體和平台為同志發聲,在民間電台主持的也是同志節目。彩虹常與其他民間及政治團體合作,他因此接觸到社會運動。他說,自由、平等應放諸在社會每一個人身上,故同志運動和社會運動是一脈相承的。

 

不過,如果自己不是同志,他仍會參與社運,這是基於他從小至今的性格和信念︰無法接受不平等侍遇。他小時候住兒童之家時,一次放學遲了,未能和其餘十幾個孩子一起搬運冰箱,被要求一個人清洗整個冰箱。他認為那樣不公平,寧可以後不用冰箱也不服從。長大了的他,作為一個香港市民,也無法接受林瑞麟在反對聲下升官,無法接受普選一次又一次被阻延。

 

身體力行爭取公義 堅持信念

 

小時候的他「反叛」起來,是和同學打架、和師長鬧翻天,現在是非法廣播、堵馬路,被警察拘捕,還兩度被告上法庭。激烈的行為都基於理性的決定,他對自己的判斷信心十足。最近社會上熱烈爭議《性傾向歧視條例》,不少市民認為同性戀破壞倫理道德價值,他斷言這是傳統與新思想的矛盾,傳統包括傳宗接代、父權主義及宗教上同性戀是罪,而這些傳統已不切合現實需要,將會作出讓步直至瓦解,就如傳統女性比男性低級,在多年來的女性平權運動中兩性愈來愈平等。

 

他自問口才了得,能在街上吸引聽眾,2008年隨民間電台在西洋菜街上進行FM廣播,捍衛言論自由,結果被控以非法廣播。他認同民間電台為爭取開放大氣電波,以FM廣播公然挑戰《電訊條例》,認為人應有平等說話的權利,公共廣播卻被大財團壟斷,未能為小眾和弱勢發聲,他舉例指沒有多少電視台或電台會討論同志議題,再次證明同志運動和社會運動無法分割。

 

去年七一遊行,他是衝出干諾道中留守的示威者之一。當時政府表示聽到市民的意見,仍沒有徹回遞補機制,令他非常憤怒,加上有許多戰友一同站著,他完全不怕被拘補。當日被捕的數百人中,警方控告包括他在內七名有拿起揚聲器講話的示威者非法集結,被判罪名成立。他沒有後悔,因為拿揚聲氣講話是為了提示留守的示威者如何面對清場及拘捕,那些提示重要得不說不行。

 

雖然繁覆的檢控程度花了不少時間,又要處理家人的擔憂,這些代價沒有令他退卻。被檢控反而令他思考更多,當他發現自己沒有被留案底嚇怕時,更加堅定覺得自己沒有做錯。要是下一次不是罰款了事要坐牢怎辦?他興奮地說︰「免費有人替你通櫃,而且是專業的!」

 

對於有言論指堵路破壞跌序、阻人謀生活,他說︰「你要跌序,那你要小圈子選舉嗎?你要梁振英做特首嗎?凌晨兩三點堵一晚令你少賺幾百塊,但香港有人連吃都沒得吃!現在官官相衞,地產商欺壓市民,基層生活解決不了,這樣的社會環境,是誰阻人謀生活?」說到這裡,他已不是活潑地踱來踱去,而是眉頭緊鎖地坐著,沉重的手指敲著桌面。投票、寫文章、說服朋友等方法用盡,縱然他不希望激烈抗爭,但眼下已沒其他方法。他反問,批評的人可有用自己的方法關心社會,「如果你有更好的方法,我會支持。」他以魯迅的鐵屋吶喊形容自己的行為,「與其死得不明不白,不如死前努力過,可能死不去。」

 

岑子杰相信,當每個人獲得平等、自由、尊重,這個世界會舒服得多。非法集結罪成,他在法庭自辯︰「請不要以社會地位、收入、慈善事業、學歷等作為減刑的理由,因為那些和案件無關。如獲得減刑,唯一的理由是,作為一個香港市民,我願意身體力行爭取公義。」

作者:Sherman Wong(黃億文)

Sherman Wong(黃億文)
個朵就叫輔仁媒體特約記者,話親身到現場為大家收割花生,其實都係間中寫下啲19報道同訪問同鐘意影人仆街。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8702
Date: 2013-01-13 03:04:22
Generated at: 2019-10-18 23:47:1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1/13/28702/〔人物特寫〕為公義而反叛的同志-岑子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