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潮

(BT攝)

 

香港有很多雜誌。雜誌中有專注時事。從前是一個網站,現在是一本周刊,就叫陽光時務。

陽光時務在柴灣。有文,有字,有圖,有相,有專訪,有女神,有記者,有花生。政治新聞,有一大片黑幕,平時沒人問津,並不惹人注意,一到一、二月間,真是為熊狼反目,變成一個花生世界。

 

這幾天天氣特別好,花生抄得也正好,吃花生的人也就最多。「紫陌熊塵拂面來,無人不道吃花生」,辦公室裏,電台節目裏,面書上,微博上,經常聽到有人問答:「你去買陽光時務沒有?」「我買到了。」或者說:「我正想買。」到了星期四中午,網路相逢,多爭說夢熊爆料消息。一時之間,幾乎形成一種空氣,甚至是一種壓力,一種誘惑,如果誰沒有買到陽光時務吃花生,就好像是一大憾事,不得不擠時間,去湊個熱鬧。星期四晚,我們也去吃花生。不錯,一路同去吃花生的人可多著哩。進了七十一,步步登上,接踵摩肩,人就更多了。向高處看,隔著密密層層的雜誌中,只見一個封面,望不到邊際,真是,「夢熊醒覺花生來,漫天斬狼連環爆」。這時候,什麼忽周啊,壹周啊,東周啊,明周啊......,都挽不住遊人。大家都一手就拿起橙色封面,尖啤封面的陽光時務。後方就是收銀處,兩旁,四周,都是花生友。人們站在通道,走在路上,既看不看見其他文章,也看不理八達通已被扣三十大完。補貨來得正好,來早了,暫時缺貨,來晚了已經沽清,「中出即飛梁振英」,每隻熊都有自己的尊嚴,每一件梁粉在明爭暗鬥中爭著政府中的一官半職。「行政會議無留位,政協常委都無個」,是的,是一條粉人,一條仆街,上暪下騙都是狼,可謂中出即飛。

可是,這些說法都不行,都不足以說出狼的不堪,「夢熊甦醒怒如潮」,「恨梁終歸不成鋼」,還是「花生」好。古人寫詩真有他的,善於說出要害,說出花生香味。你不要亂跑,你靜下來,你看那一望無際的花生,「如阿嬌閃卡澎湃」,有風,花生動,無風,花生糖水一般地滾,在陽光照射下,每一夥花生有它自己的陰影,就彷彿多少波浪在大海上翻騰,你越看得出神,你就越感到這一粒花生正在向北方向四面八方伸張,好像有一種生命力在不斷擴展。而且,你可以聽到夢熊的聲音,誰知道呢,也許是花生友的語聲,也許是讀者中嘩嘩聲,也許什麼地方有尖啤的叫聲,還有什麼地方送來電台的討論聲,罵聲,恥笑聲.....,這一切交織在一起,再加上北風聲,天賴人賴,就如同特首選舉的假惺惺。大家都是來吃花生的,可是,這個花生到底怎麼看法?有人走累了,揀個最好的地方坐下來看,不一會,又感到這裏不夠好,也許別個地方更好吧,於是站起來,既依依不捨,又滿懷向往,慢步移向別處去。多數人都在中聯辦走來走去,這幢特務機關下看看,好,那個花糟旁看看,也好,佇立在另一門口仔細端詳一番,更好,看看,想想,再看看,再想想。有人很大方,只是駐足觀賞,有人貪心重,伸頭偷看人家的雜誌,或者上網看看被節錄的段落,一看,再看,甚至再看看。「夢熊鬥狼乃如此,令人一步千徘徊」。人們面對這失信的特首,真是徒喚奈何了。

 

(Leslie Chan 攝)

 

老頭兒們看夢熊,一面看,一面自言自語,或者嘴裏低吟著什麼。老媽媽看夢熊,扶著拐杖,牽著孫孫,很珍惜地望著封面,收在自己的手袋內。青年們穿得整整齊齊,乾乾淨淨,好像參加什麼盛會,不少人已經穿上雪白的襯衫,有的甚至是綢襯衫,有的甚至已是短袖襯衫,好像夏天已經來到他們身上,東張張,西望望,既看夢熊,又看人,神氣得很。青年婦女們,也都打扮得利利落落,很多人都穿著花衣花裙,好像要與夢熊爭妍,也有人擦了點胭脂,抹了點口紅,顯得很突出,可是,在這花生世界裏,又叫人感到無所謂了。很自然地想起了天與地年少無知歌中說的,「如果命運能選擇,十字街口你我踏出的每步更瀟灑」,真也有點形容過分,反而沒有真實感了。

小學生們,繫著漂亮的紅領巾,帶著彈弓來了,可是他們並沒有射擊,即便有鳥,也不射了,被這一片沒頭沒腦的夢熊驚呆了。傳媒們正調好了咪架對著夢熊,吃花生的人又圍住了傳媒,出神地看訪問夢熊。喜歡照像的人,抱著像機跑來跑去,不知是照夢熊,還是照狼,是怕GFW遮了真相,還是怕梁粉遮了夢熊,還是要選一個最好的鏡頭,使食花生的人永遠伴著最美的花生。有人在食花生時喝茶,有人在食花生飲紅酒,有人在高登下賭注,有人在高登追丁數。香港四季如膠,四季有膠,可是不管左膠也罷,耶膠也罷,一統膠也罷,自治膠也罷,都沒有尖啤這樣幸運,有這麼多人,這樣熱熱鬧鬧地來訪它,來賞它,這樣興致勃勃地來趕這個開誠報公的季節。還有廉政什麼的,目前也還開著檔案,在這一天,就有單新聞發生,「港鐵車資年年加,今日火災無人理」,顯得冷冷落落地放在一旁,並沒有誰去理睬。在這政府山頭,可以看西座和炮台里,可以看東座和花園,可是這時候,大家都在吃花生,什麼也顧不得了。

 

看著看著,實在也有點疲乏,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吧,哪裏沒有人?都是人。坐在一群吃花生人旁邊,無意中聽人家談論,猜想他們大概是哪個學校的社會學教師。他們正在吟詩談詩:

一個吟道:「淚眼問狼狼不語,亂熊飛過廉記去。」

一個說:「這個不好,哪來的這麼些眼淚!」

另一個吟道:「一篇專訪滿城雨,狼英丁痛快將來。」

又一個說:「還是不好,雖然是詩聖的佳句,也不好。」

一個青年人搶過去說:「『尖啤從良爆大鑊,中共滅狼有可能』,也是杜雷詩,好不好?」

一個人回答:「好的,好的,思想健康,說的是林鄭代梁。」

一個人不等他說完就接上去:「好是好,還不如龔定盦的『落熊不是無情物,化作英泥更護花』,有辯證觀點,樂觀精神。」

有一個人一直不說話,人家問他,他說:「天何言哉,四時興焉,萬物生焉,天何言哉。桃李無言,下自成蹊。你們看,習總並沒有說話,可是大家都被吸引來了。」

我也沒有說話。想起泰山高處有人在懸崖上刻了四個大字:「予欲無言」,其實也甚是多事。

回家的路上,還是聽到很多人紛紛議論。

有人說:「今年的花生,比去年好,去年,比前年好。」

有人說:「今天吃花生好,今夜睡夢好,明天工作好。」

有人說:「明天作文課,給學生出題目,有了辦法。」

有人說:「最好早晨來吃花生,迎風帶露的花生,會更嬌更美。」

有人說:「雨天來吃花生更好,元秋看雨胭脂透,當然不是大雨滂沱,而是斜風細雨。」

有人說:「也許月下來吃花生更好,將是花生氤氳。」

有人說:「下星期再來吃花生,再不來就完了。」

有人說:「不怕花生落去,明年花生更好。」

好一個「明年花生更好」。我一面走看,一面聽人家說著,自己也默念著這樣兩句話:

思歪似狼,

亂世如膠。

作者:Leslie Chan

Leslie Chan
三歲的時候,住在渡船街,每天經過上海街的巴士專線上學,從此,與巴士結下不解之緣... 那個時候,渡船街是避風塘,打風時會有人掛風球,新年時可從樓群之間看見煙花邊... --- 為香港運輸物流學會(CILTHK)特許會員(Chartered Member),並為該會的運輸政策小組委員,同時為保育團體「尖碼之聲」的主席,一直致力爭取完整保留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而努力。 近年愛上台灣,最瘋狂一年去了四次,每天都會看台灣的新聞,希望可透過文章及照片跟大家分享台灣的美麗及好味。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金融才俊」 by 金仔
    金融才俊當中,還有部分是專業「食客」。朋友S在公關公司工作,因為業務關係,經常需要在各大酒店安排一些午餐商務飯局。這些飯局都是Byinvitation的,每位平均一千元一個setmenu,但不說不知,這些飯局往往吸引一些在中環金鐘上班的才俊…
  • 【真。攬炒】楊岳橋笑住講前線食催淚彈,懶理義士死活 by 左膠正垃圾
    楊岳橋曾在商業電台的節目中,倡議「先搞政治,暫緩大搜捕」。及後,他在面書面上澄清只是口快說錯話。 但你看看這次的聽證會,一次一次,看來他內心一句,就是懶理義士死活。…
  • 點解班後生咁唔鍾意老一輩?因為廢中廢老其身不正。 by 亂臣賊子
    搵工或者出嚟做臨時工時,成日都會見到啲其實真係冇咩料嘅老頂成日吹水吹到天花龍鳳,但永遠就唔會落手落腳淨係識尸位素餐,衰左就射波俾死貓人食;日光日白見人個時將「後生仔冇道德急功近利」掛喺嘴邊做衛道之士,但轉個頭夜黑飲左兩杯就大言不慚向人提出性…
  • 【認真答】不中出如何令同居女友懷孕? by 白木乩
    睇到呢啲POST,再碌下COMMENT,雖然網友們都發揮創意極盡挖苦之能事,但就算撇除「搵隔離屋幫你中出」、「帽事嘅」、「讓老夫出手」呢啲選項之外,都其實真係有可能嘅。…
  • 誰怕攬炒? by 健吾
    香港人,有一種好奇怪的性格特質:老闆情結。他們沒有權力,卻很愛用「老闆」的思維去想事情。用左膠的說法,好聽一點,叫換位思考。難聽一點,就叫「皇帝唔急太監急」。你看看?有時事評論界的前輩認為,「睇完民意的所謂逆轉,見到咁多人咁堅定地反送中,反…
  • 敏華冰廳一個品牌,兩種品質?——旺角朗豪坊與荃灣荃錦中心的天堂與地獄 by 白木乩
    過度擴張,搞唔掂QC,然後名大於實,發生太多了,今次好明顯,個廚房都未訓練好,就要推佢上戰場。室溫扒都拿出來奉客,不如改名做大鳩鑊啦?…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9821
Date: 2013-01-24 22:59:48
Generated at: 2019-08-19 02:29:4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1/24/29821/熊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