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公投VS補選公投

(外星人攝)

 

利申:筆者既有參與2010年五區公投的競選團隊,亦是去年3月23日特首全民投票的票站義工。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和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宣佈合辦民間全民投票計劃,給政黨和民間團體就各類議題申請舉行全民投票,給予全民就特定議題表態的機會。從此,要搞公投,不一定要找立法會議員辭職,然後借補選策動「變相公投」。兩種形式的「公投」都不是具約束力的法定公投,執行方式亦各異,實無高低優劣之分,與其硬要打倒一者以抬高一者,倒不如認認真真的比較兩者之別,再衡量甚麼時候適合採用哪種形式的「公投」,下文將以「民間公投」和「變相公投」稱呼兩者。

就議題而言,民間公投遠比變相公投準確。民間公投接受任何團體申請,只要申請議題與公眾利益有關,就可通過審核,數月內安排投票。不難理解,屆時市民到民間公投票站投票,是直接對指定議題投下贊成、反對或棄權票,多少人投贊成票,就是多少人支持該議題,多少人投下反對票,就是多少人不同意議題,毫不含糊,正反雙方誰較「疊馬」,數票就能一下子數出來。

相比之下,如果議員辭職出缺,借補選搞變相公投,號召選民以某議題為補選單一議題,那仍然只是變相的公投,因為印在選票上的,只是候選人的相片和名字,而不是公投候選人希望大家表態的題目。為何投票給特定候選人,就代表支持特定議題?經歷2010年五區公投,建制派以浪費公帑為由杯葛補選,只得代表正方或反方的候選人出現在選票上,試問如何科學地同時量化雙方的支持度?再者,其他參選人可以打出其他議題,沒人能保證選戰能貫徹地聚焦於公投議題上,公投有可能落得不成公投。補選,終究只是補選,在選舉投票給他,可以純粹基於我喜歡該候選人,將之改造成貌似公投,成功與否,還看天時地利人和。

 

按照筆者的理解,只要提出的全民投票議題事涉公共利益,又能負擔運作全民投票系統所需的80萬元款項,就有機會得到兩間學術機構代為安排全民投票。可是,既要安排票站,又要張羅工作人員,更要維護伺服器暢順運作,區區80萬元能將全民投票規模可弄得多大?規模不足,覆蓋的地區和人口有限,所處地區附近沒有票站的市民的聲音就可能難被計算在內,代表性打了折扣。

相反,由補選引發出來的變相公投,雖然政府必然會一如2010年五區公投般冷淡處理,既不會鋪張宣傳,更不會公開鼓勵選民投票,但是這好歹是法定補選,最低限度都要公告選舉何時進行,向選民寄出投票通知書,在全港廣設票站,調動公務員維持票站運作等。搞補選公投,能將大部份行政細節推給政府代辦,保證選舉規模,騰出人手宣傳公投議題和理念……當然還有繼續回應浪費公帑的指摘。

可見,引進民間公投,能在補選公投以外擴闊全民投票的可能性,決定選取哪種公投方式時能有更大彈性,實不能一概而論何者較佳。看見民間公投即將之一棍打死者,要不對一切形式公投諱莫如深的中共喉舌傳媒,要不一些將變相公投奉若無上光環,往自己頭上套,依靠不斷搶佔道德高地以自存的力量,因為一旦有其他形式的公投,自己就難以繼續壟斷對公投的話語權。

作者:外星人

外星人
毫無黨性的政黨成員,慨嘆世人對歷史的輕蔑,以致重覆犯錯,現以誤人子弟為樂。「中華民主大一統左膠紐倫堡維穩唱K保蝗情花毒」帶菌者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9879
Date: 2013-01-26 00:00:36
Generated at: 2020-01-20 20:35:2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1/26/29879/民間公投vs補選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