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野勢力建立管治能力的需要

(原載於:作者FB PAGE

(林鴻達製作)

 

近日中國居民來港搶奶粉,由邊境搶到南區,令香港媽媽大失預算;以梁振英為首的政府不為所動,於供應問題上進退失據,實在激怒一眾為奶粉奔馳的香港父母。

有見及此,黃世澤在其網誌及蘋果日報撰文,指出現時香港法律能夠有效限制奶粉進出口。利用《儲備商品條例》的附屬法例《儲備商品(進出口及儲備存貨管制)規例》的附表中,加入嬰兒食品一項便可。行政長官聯同行政會議可以即時將此法例生效,隨後向立法會省覽便可。

此文一出,屬於建制陣營一員的葉劉淑儀便公開「抄橋」,向傳媒發表相同見解。可惜的是,在泛民主派陣營中,能夠清楚提出此舉的代議士,就只有寥寥兩位本土派議員。葉劉一招「草船借箭」,就能夠為自己贏得掌聲,為其「理性倡議」的「中產」的印象錦上添花。任由泛民主派隨後表態附和,所佔的道德高地早已被他人奪去。

 

做成這個現象,可說是牽涉到泛民主派的3個操作問題。

 

1. 與公民社會/支持者的互動匱乏

(假如)泛民主派的定位是以由下以上的認受性為原則,故不可忽視任何由下而上的政策建議。政權移交以來,公民社會團體與泛民主派政黨的關係每下愈況;直到五區公投運動、人民力量的「冒起」及民主黨選舉大敗後,新興公民社會團體與政黨的關係才有部份改善。

可是,民主派政黨仍然對「公民社會團體2.0」未感熟悉,只靠一些活躍於公民社會的黨員作為聯絡或傳話人角色;有時候對待團體更只是停留於1.0的階段,即是聽取、吸納意見及動員(Mobilization)用,欠缺與團體協作(Collaboration)。

 

2. 政治傳播成效不彰

此舉可說是香港泛民主派最弱的一環。政團未有從Web 2.0年代中學習如何將訊息快速、廣泛而準確傳播到指定受眾群。儘管現時媒體歸邊情況嚴峻,泛民主派仍然有足夠媒體傳播訊息。

訊息傳播技巧再好,都需要有準確的訊息,才能有效傳播。根據筆者觀察,有感民主派政黨於塑造訊息(Message Crafting)的能力不逮。新聞稿及文宣等Punch line欠奉。在現時資源爆炸的環境下,冗長內容令傳媒工作者及讀者卻步。而懶人包式答與問,更是組織內及外部加強即時傳播的良方。上述建議實在需要人手去專注處理,然而民主派政黨未見肯多花資源在改善傳播技功上,令筆者擔憂。更令筆者憂心的是,民建聯自2012年立法會選舉起,已經聘用來自台灣的政治公關公司負責訊息及形象傳播事宜。而該黨於地區使用粉紅配白色作為文宣主色調,加強親切感;甚至本年年宵主題「點只蛇齋餅糭咁簡單」可以說是一大進步,亦都令筆者感到危機就在眼前。

 

3. 未有重視建立管治能力(Governability)

政治應該不是卡拉OK。要言之有物,就需要重視自身的論述的質及量。泛民主派中,有不少智庫組織於不同範疇出謀獻策;而民主派政黨亦有一定資源投入於政策研究身上。可惜的是,政黨有時候會基於政治安全作為考量,不能完全接納智庫組織的前瞻而大膽建議;而被動的研究部門,就只能夠偏重電話民調作為考量依歸。

更甚的是,由於民主派(可能)沒有成為影子內閣(Shadow Cabinet)的想像,故此選擇低度投入政策研究。而選民亦難以實質感受到政策研究的成果,故此對於政策研究不甚熱衷,令不少從事上述工作的同路人感到氣餒。簡單而言,就是因為不需要透過論述競爭去獲得人民授權執政,故此不是以Do better作為目標,最後以「魚蛋定律」處理建制派(荒謬)政策研究及倡議。

 

說到底,這是關乎民主派有沒有奪取管治權的決心,和拿出令人信服的政綱(Policy Platform)及政策綱領(Policy Agenda),配以簡潔而針對訊息,獲取人民信任。

民主化過程,進行運動固然重要。然而,當代議政制民主到來過後,What next?筆者經已不是第一次談及這個問題。民主運動及培養管治能力,不能忽略其一。甚至政體民主化後,如何達致轉型正義,都是從政者需要考量的策略問題。

筆者以一個想像作結:假如明天行政長官普選,候選人是梁家傑及唐英年,你會將你的一票投給誰?

作者:巫堃泰

巫堃泰
香港大學法學(人權法) 碩士,香港機場發展關注網絡發言人。曾參與香港電台節目評論時政,並經營民間網上電視台。熱衷公共政策及管治研究,從過去到現在積極參與公民社會組織及倡議,創造多項時政惡搞產品,期望用創意改變社會。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0088
Date: 2013-01-29 00:00:10
Generated at: 2019-04-19 13:24:09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1/29/30088/在野勢力建立管治能力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