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炮仗兩三事

(原載於:思兼神社

荷蘭每年都在特定日子轉許售賣煙花(荷蘭網站Brabants Dagblad 報導)

還記得阿姆斯特丹的除夕日,從早上開始,煙花聲炮仗聲就響過不停。思兼從來沒想過已發展國家會允許國民放煙花炮仗,大概是我整個概念都錯了:也許就是因為先進國家,才會信得過自己的國民一直放炮仗。

記得香港為甚麼不能放煙花炮仗嗎?六七年反英抗暴最終因多發土製炸彈,英政府鎮壓之後就乘機禁止私藏、燃放煙花炮仗;以防再有人囤積火藥。回歸十五年,港府半點都不放鬆,繼續將殖民地法律當成理所當然,便於管理 - 平時說的解殖,並不是那麼難懂的事,就是把這些應有的權利歸還人民而已。思兼成長在那個只有錄音機炮仗聲的香港,很和諧也很鬱悶。

在阿姆斯特丹,在上年十二月的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以及三十一日都可以買到煙花炮仗(種類基本上比任何地方都要齊);僅限十六歲以上人士可購買,僅限在除夕上午十點至新年凌晨兩點燃放。街上煙霧瀰漫,像戰場一樣;煙花炮仗每隔幾分鐘就響一次,從遠處的教堂,到附近的街道,你想像到的地方都有人在放,最熱門的當然是運河側了。

 

Firecrackers

 

思兼放煙花炮仗的回憶多半是歡樂的:回內地探親,外祖父母住在農村,還是能燒炮仗的。初一、初二循例會家家戶戶都點,初三赤口就一定要停。然後在初七因為村子裡為男丁去祠堂點燈就更加燒到整條村都是煙,嗆得人都快窒息。滿街敲鑼打鼓,思兼雖然不太習慣嘈吵,但那震耳欲聾的混音效果,會令你心也不得安定,就像那種吊橋效應一樣,覺得自己也為這慶祝而雀躍了。這刻放棄判斷,盡情享受吧。

到了晚上舅舅還會拿出那種與大樹幹那麼大的甚麽三十六連裝禮炮,聽起來的名字比較像三十六連發的榴彈砲,一放就放兩分鐘,不斷有煙花彈在天上爆炸,甚麽顏色都有,小時候覺得很神奇。思兼還會玩一個比較危險的遊戲,就是找未炸響的炮仗,炮仗引線與普通煙花引線不同,由於是紙質,一燒起上來特別快,一下子就炸起來,相當危險但刺激。少不更事的時候,還會玩擦炮炸蟻穴,長大了當然就明白,眾生平等,牠不犯我,我不犯牠。

然而有一次特別例外的,是上年七一遊行時看到的煙花,那時候我跟同校視覺藝術院的朋友遊行爭取保留古蹟校園,免被加租逼遷。差不多八點時,隊伍來到金鐘附近看到那甚麽回歸匯演:漫天的煙花與迷霧 - 與滿場高舉的中指恰成對比。思兼第一次感受到原來煙花的感覺是可以如此荒涼,如此令人討厭。只有他能放的,只有他的國的煙花,那四面密封的劏房戶不會見到。與民同樂變成面子工程,一發自慰的煙花射上天,墜落下來的浮靡卻是令無數人灰頭垢臉 - 如果內容是歌頌香港已死,那回歸煙花匯演定是凱旋者將落敗者吊於城樓鞭屍的展覽會。

今年一個人在外地過節,大除夕也不會有人為你駐足。遊子是怎樣一回事我不知道,也許就是懷念著那炮仗聲與煙花色,儘管它載著時代的荒涼與遺忘 - 點燃著那依偎著家人或戀人的點點鄉愁。

作者:思兼

文人見習 —— 從寫作中摸索知識、經驗、世界和自己。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1021
Date: 2013-02-10 16:15:53
Generated at: 2020-10-24 11:47:1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2/10/31021/煙花炮仗兩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