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的問題

(原載於:思兼神社

404849_377435815688007_655287525_n

湊四圖像研習所 Cou4 Visuals Lab

 

每逢過年過節,大家就會很煩心,三姑六婆都會走過來問上面這些問題。

先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思兼的祖母有老人癡呆症,對最近期的事幾乎毫無記憶。一說就是咸豐年代,最少都十數年前思兼還是襁褓之中的記憶,例如在換片的時候瀨尿啊,然後全家人(我說的不只是父母姐妹,而是全個家族上下四代二十多人)就嘲笑這連自己都不記得的笑話。要不就總問你吃飯沒有,每十五分鐘就問一次;如果你說餓,她就會使喚祖父去買炒粉麵給我充饑 - 她總不記得自己原來已經問過很多很多次。還有其他幾系列問題的:例如今年多少歲,升大學了沒有?有沒有對象?相信你的經驗總比我多,我也無謂再鋪敘。

但特別的是,當我回答我升上了大學,現在有對象 - 他們總是真正地開心起來的,當然或偶有好比較的七姨太三姑奶,連名字都不記得的遠房親戚會因為受挫折而顯得垂頭喪氣。但我漸漸明白,十年已經一代的現在,科技已經走得太快,我父母都不懂電腦,沒有Smartphone,做不到像我們一樣低頭就能夠思故鄉(用whatsapp 送短訊向其他朋友拜年)。拜年其實不過那三數日,也談不上能夠立即理解你現在的狀況,更加難做到崩口人忌崩口碗,所以才會新年流流大家好像活受罪一樣的慘況:殊不知柒事是為了找共鳴,煩心問題是為了互相理解,到最後卻全都弄巧反拙。

 

所以對老人家,思兼總是獻出萬四分的耐性。他們像錄音機一樣重複著相類似的說話,也許只是想能夠進入你的世界多一點點,替你高興,替你鼓掌,分享柒事,雖然驟眼看來好像攀關係。上一代很多時真的覺得一家人要兄弟和睦,互相關照:還記得有一次父親與堂弟聊天就是閒話家常,平時兩個人都是嚴肅火爆的人,但想不到在花園中談起來可以笑那麼久,說著說著竟已黃昏。他們的世界與你有很大不同,但同一屋簷下他們就是想關心一下你,難道你叫他們新年喜慶全家人靜默無聲,儼如默哀麼?

如果真是改變不到那種厭惡感覺,也只是三日而已;嘻嘻哈哈蒙混幾日,像我們這麼懂得Hea著過活的人來說,又算甚麽?

思兼旅居荷蘭,祖父卻在月前過身,今年守喪沒有新年。但想起煩心的話語,對比著永恆的寂靜,我還是寧願多吹兩句閒水,多說兩句廢話。

作者:思兼

文人見習 —— 從寫作中摸索知識、經驗、世界和自己。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1128
Date: 2013-02-12 13:02:00
Generated at: 2020-10-25 10:55:2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2/12/31128/新年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