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解體的啟示(四):蘇聯解體如何嚇怕了中共

前文提到,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是「蘇共的骨幹成員集體跳船」。因而即使蘇聯解體,但並沒有像《法國大革命》一樣、甚至沒有像《十月革命》一樣,演變成血流成河的殺戮和無政府狀態。而是幾乎所有政府機關都非常順利地過渡到新政府手上。所謂「解體」,只是一眾「加盟共和國」各自重掌獨立地位,而所留下來的共和國,是需要通過協議才能組成《獨聯體》。

 

其中比較麻煩的是,蘇聯前身的「跨國資產」不能不重新編整納入個別的獨立共和國,而這個「重整」的過程產生了不少磨擦。例如前蘇聯海軍的黑海艦隊由於需要使用烏克蘭共和國的港口作為基地,為此在解體前一直不成問題的海軍基地,在解體後需要由「兩國」協商善後。結果俄羅斯唯有承諾「有償使用」,並且設定「最後撤出時間」。與艦隊同樣麻煩的,是貫穿烏克蘭的天然氣輸送管道。在解體前,蘇聯已建成這些管道,向西歐輸出天然氣並且賺取可觀的外匯收益。在解體後,這些管道的安排變成了「俄羅斯向烏克蘭供應天然氣」,而實際向歐洲輸出天然氣的收益由烏克蘭收取,兩國就此而發生不少磨擦。

 

但這些大大小小的麻煩,的確是各個共和國都恪守平等的憲法和主權關係,最終都以和平的談判來尋求化解糾紛。

 

也有個別國家可能處理得不好,時有衝突。最近期的事件莫如2008年格魯吉亞共和國與俄羅斯為南奧塞梯地區的擁有權發生武力衝突,最終導致俄羅斯「併吞」南奧塞梯地區、以及格魯吉亞宣佈脫離《獨聯體》。另外在亞塞拜疆獨立運動方面,有點像南斯拉夫的種族戰爭了。但總體來說,這些邊界糾紛以及「國際矛盾」均並未造成重大的傷害。

 

最令人側目的,是俄羅斯由於成功走出經濟困難,重拾增長,「解體10年」之後,更於2001年被投資銀行高盛界定為「金磚四國」的成員之一;並在2003年刊出經濟分析《金磚四國之夢:通向2050之路》,認定其經濟實力以及增長潛力足以成為全球重要的經濟重心之一。而即使我們不相信投資銀行的說話, 起碼國際貨幣基金不會來騙你了吧, 在葉利欽當政的頭幾年的確是經濟不景, 但其後普京上台之後完全扭轉了形勢, 也許是行運醫生醫病尾也說不定, 但請看看統計:

 

還記得這個 「同步」 的概念嗎? 那在近期的金融風暴是有反映的呀。

 

在1991年蘇聯解體之後的「亂局」,一直都被中共宣傳為「引以為戒」的樣版,謂「蘇聯沒有了蘇共就天下大亂」,因而推論「中國也不能沒有中共」。在蘇聯剛解體的時候,中共的確好像忽然「高了一截」似的,由小弟弟變成老大哥了。

 

但這個說法其實混淆了起碼兩點:

  • 第一:蘇共不是「沒有了」,甚至不是「被清算了」,而是「回復正常政黨身份和地位」,沒有政治特權;需要和其他政黨一樣,「按憲法規定通過選舉以取得議會代表權」;共黨佔國會議席約19%,執政統一黨佔接近50%。和「解體」初期的比例沒大分別 (統一黨就是跳船那班共黨精英噢);
  • 第二,蘇聯既然不再存在,就講不上它是亂還是不亂,正確說法應該是:解體後所獨立出來的眾多共和國沒有統一控制。至於「沒有統一控制」沒是否等如天下大亂、一沉不起?  從上述《金磚四國》的分析來看,好像又說不過去噢。

 

中共現時很大的政治壓力,是如何解釋「浴火重生」的俄羅斯又重新登上世界政治舞台主角的事實。

 

老實講,要不是俄羅斯國力強大,中國又何必和俄羅斯在2004年簽定《中俄邊界東段補充協定》呢喂? 有關細節,在前文《梁振英不能到海參崴之謎》裡面所提到,要是按歷史情況,中國應該像康熙的做法,打他媽一個落化流水,然後押住羅剎鬼子,強迫簽下一份《新尼布楚條約》嘛。又怎樣解釋2004年這條「小學生算術題」呢? 因為按此協議,中國「要回了300多平方公里土地」,但「承認了帝俄所奪取的150萬平方公里土地」。有關數據都是歷史記載的呢,假不了多少吧?

 

換言之,中國是連一個解體後的俄羅斯也惹不起才會被迫合作嘛。

 

而最令中共頭痛的是:中共沒有什麼理論分析可以用來解釋「蘇聯解體但和平重生」這一個情況。而中國人對不能解釋的事,通常有兩種處理方式,一就是像古人敬畏大自然一樣,把它當神來膜拜;二就是把它當鬼一樣,避之則吉。

 

而基於這種「越怕越見鬼」的情況,中國對於「異見人士」的恐懼,簡直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而對於「中共以外的其他選擇」,更好像要對付殺父仇人一樣,必須要斬草除根才安心。不過看來更似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這邊廂將「愛上帝先於愛共產黨」的天主教會驅趕到了地下活動,那邊廂已經是《法輪功》在圍堵中南海。好不容易又「剷走了邪教」,又冒出一個《全能神教》出來號稱有百萬信徒云云。

 

中共一面呼籲國民要「理性」,但最肯花心思用腦袋的知識份子還偏要抬槓,起草一份《08憲章》出來,與1979年魏京生的《第五個現代化》一脈相承、遙相呼應。十八大之後,「憲政」呼聲更高唱入雲,結果搞出了一場「夢碎驚雲」。連微博也有這樣寫「週末不是週末…南方不似南方」。

 

還記得袁世凱受了什麼冤氣嗎? 還記得那一句「民猶是也、國猶是也,何分南北?  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不是東西」。從最簡單的時序來看,現在這批八十後,應該和魏京生沾不上邊的吧。看來中國的讀書人,真有點食古不化,從遠古的焚書坑儒到近代的文革清算,都又總是改之不了的。

 

中共怕「自己人」這一點是合情合理的,因為既然蘇共的倒台是因為蘇聯的黨政軍「話事人」根本不是效忠共產主義,只是為自身的利益考慮。那麼「清黨」又似乎是毫無選擇的了。中共最新一屆政府的「施政重點」似乎是「反貪腐」。更要藉「清算簿熙來」以「重整黨紀」,甚至要說「從來沒有重慶模式」云云。口號是「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裡」。但這個說法是不是真要落實憲政呢? 又有點搞不通的。

 

不過國內現時有個說法,就是「中紀委讓小三比了下去」、「上訪辦被互聯網架空了出去」。就是小三一個不爽,將「高官艷照」登上互聯網,這個摘烏紗的速度,比起「中紀委」的工作效率不知強了多少萬倍。中共黨員現在的壓力也是可想而知。情況和蘇聯解體前差不多了,就是陪着中共玩「社會主義民主」,責任大了、油水少了、特權沒了。

 

在這種情況下,蘇聯被迫想辦法讓蘇共的骨幹成員有一個合理的出路,結果有能力又有頭腦的,選擇了走西方民主憲政的路。目前好像還有點未玩得到家,但總的也有個譜。

 

而中共現時口口聲聲要搞改革,不知最終「願景」又是一個怎樣的景況呢? 應該肯定不是走回頭路、而又不能接受西方的憲政民主的路…… 但又不能選擇蘇聯的「社會主義民主改革」的路。那麼還有什麼選擇? 還是仍然用同一個口號「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1306
Date: 2013-02-14 10:31:17
Generated at: 2021-10-21 22:36:4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2/14/31306/蘇聯解體的啟示四:蘇聯解體如何嚇怕了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