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麥記的二三事

 

不知道大家住在那裡,住了多久,住的地方有沒有沒麥當勞。
我住在杏花村,是港島東區的一條私人屋村,我們有一個地鐵商場和一個小小的街市,和一間麥當勞。我想說的事,就是關於這間麥當勞的。

每個人對於麥當勞的觀感都不一樣,可能你覺得它是脂肪和霸權的象徵,但正如我們不得不承認,脂肪和霸權本來就是我們生活中的一部份。杏花村的這間麥當勞是全球第一萬一千間,全港第一百間麥當勞,但數字其實不是重點,重要是它承載的意義和價值。

我們是一個近乎自給自足的小社區,兩間幼稚園,一間小學,解決了我十二歲前的求學需要,一間百佳解決了我的早午晚餐,一間麥記和七仔解決了我的宵夜。

 

對於這間麥記記憶很多:
我記得幼稚園時它很大,像個遊樂園,有許願水井,井入面有假烏龜,我會投銀進去直到打中為止,然後我一定會坐在最近假樹伯伯的那張桌子,雖然身為一棵有人面的樹的它其實有點恐怖,但我還是很愛它。
我記得我小學的時候麥當勞在換hello kitty,身為正常香港小孩的我當然也有過喜歡hello kitty的歲月,於是我和婆婆幾乎天天去排隊換hello kitty,人龍很長,一直排到門口繞到後門。那些公仔現在好像都丟了,但我還記得我和婆婆在麥當勞排隊的時光。

我記得然後有一天,它變小了,沒了一大截,如果它是個人那它現在是沒了腳了,變了一間診所和一間銀行。

我記得我和小學同學中學同學在那裡有過無數吹水fing無極限的時光。那些人現在未必都還在身邊,但我仍記得。

我記得然後有一天,它又變小了,如果它是個人那它現在是連手也沒了,變了一間髮型屋。

然後我升大學住宿舍了,大學沒有麥記,於是我每次回家都一定會食一餐以解慰藉。(身為正常香港青少年我是不願但必需承認我對麥記是小上癮的)

 

直至有一天我聽說它要結業。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下?麥當勞都會執?!」

係呀。連麥當勞都會執。

於是我剛剛和家人去了臨別麥當勞的秋波,人很多,大家都拿著相機在拍照。
我看見了做了很多年的收銀嬸嬸,雖然我一直覺得她有點惡但還是捨不得她,我看見那次我漏了本地理書然後很好幫我執起放在休息室還因為書背有海報而問我:「你鐘意林宥嘉架?」的靚仔哥哥,我甚至還看見很久沒聯絡的小學同學。

 

講真,冇得食麥記唔會死,但我好好好好好唔捨得。

你可能不會明白這間麥記對我們的意義有多大,為什麼杏花村的人要make a big deal out of it,洗你news feed,我只能說是因為 很多很多的回憶,和很多很多盒和不同的人食的脆香雞翼。

除了我們這些比麥記湊大的九十後,大概最捨不得麥記的還有朝朝準時七點坐在那,用長者証換杯免費奶茶就坐一整日吹水的婆婆們。

然後除了宵夜沒了,我連吃一個三十蚊以下的晚餐的資格也沒了。
因為七仔和麥記也沒了。
因為 我們是地鐵商場
因為 一權還有一權霸
因為因為因為
Ken sir要開現代小學士。

因為讓五歲小孩補習比較重要。
因為五歲小孩不該食薯條飲Qoo而應該坐在白到像有點強迫症的房間裡學字。
因為麥記不是工聯會的stanley為杏花村居民"成功爭取"的項目之一。

因為有錢的人就可以說話。
而我們食條薯條的資格也沒人想要保護。
如果你明白我們是一個怎樣的社區你也許會明白為何我會生氣。
因為因為 市場永遠比需求重要。

 

這是一個扭曲的社會,我是一個扭曲的,因失去麥記而發脾氣的小孩,
但你必須承認,扭曲也是我們生活不能切割的一部份。
沒有最變態,只有更變態。
Live with it,香港人。

 

(翻查資料,不少香港麥當勞由上年起開始結業, thanks to 領匯and all the青出於藍的霸權。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20811/-1-2741862/1.html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1018/18043188

 

作者:田森

我手寫我心,想讓你看到我的世界,也讓我看到你的。什麼都寫。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1471
Date: 2013-02-15 23:56:25
Generated at: 2020-10-24 11:51:0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2/15/31471/關於麥記的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