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怪譚:為何要Dem Beat?

文教 / 最新文章綜覽

 

香港中文大學有一「騎呢」活動,叫Dem Beat。未入學時,已經對此活動心存疑惑。到了上學年第二學期,我上了一教授政治思考之課,要做小型專題研習,便與組員以「為何要Dem Beat」為題目。近日與中學同學聚首,忽然又講起Dem Beat,更消耗了八分鐘「欣賞」網上片段《BA會師——We are CUBA family》(短片全長十四分鐘)。似乎不少同學對「Dem Beat」也有意見、有疑惑,故今決定把昔日之專題研習寫成文章,公諸同好,以拋磚引玉。

 

何謂Dem Beat?

中大校方曾以「載歌載舞」形容此活動(來源已記不起)。所謂Dem Beat,據我與組員考究,應該是「Demonstration of Beat」之簡稱,至於由誰發明、由何時興起,實在無從稽考。(看官可考據有關資料以補充之。)Dem Beat時,一隊人會穿同一服裝,一同高喊Beat詞,並以拍掌踏地增加聲勢。所謂Beat詞,有長有短,一般會分成幾段,段中每句押韻。而拍掌踏地則必須按節奏,例如「bom bak bom bom bak」之類。Dem Beat其實類近香港大學之Dem Cheers,聽聞理工大學、樹仁大學等也已引入Dem Beat此活動。如果仍不明白何謂Dem Beat,請觀看譽滿全城之短片:《我們的和聲Beat》。

 

為何要Dem Beat?

按我組之觀察,Dem Beat之目標主要有三:一,宣傳並提供活動資料;二,團結眾人,增加歸屬感;三,傳統及「上莊」、「老鬼」要求(「上莊」,名詞,即某學會之去屆幹事會;「老鬼」即某學會已離校之成員)。現將逐一分析之。

 

宣傳論

中大每逢有學生舉辦大型活動,主辦單位多會Dem Beat宣傳之,例如社會科學院歌唱比賽、各書院歌唱比賽及院慶。Beat詞中會提供活動之詳情,如日期、時間、地點等。另外,某些學會之候選內閣「成莊」(即組成內閣)後,便會展開所謂「宣傳期」,在期內必須Dem Beat,一方面向人宣示自己之存在,另一方面請選民投下神聖一票。

究竟Dem Beat之宣傳效用有多大呢?

我等不敢說Dem Beat毫無宣傳效果,但認為效用實在不大。就像「旺旺」廣告,一向深入民心,皆因其夠俗氣、夠大陸,乃吾人之笑柄。「旺旺」廣告的確能提升該品牌之知名度,但又有多少人會因為看過該廣告而想購買其產品?本來會買「旺旺」者,不看廣告也會買;不買「旺旺」者,不會因為看了廣告而買。

以Dem Beat宣傳活動也一樣。Dem Beat會令人知道該活動即將舉行,但很少人會因為看了Beat而去參加。至於在Dem Beat時提供資料,更是費時失事。有海報、有互聯網,根本已能提供資料。Dem Beat不但節奏快,而且拍掌踏地聲很多時會蓋過Dem者之叫喊聲,根本聽不清楚他們在喊甚麼。

至於宣傳期之Dem Beat,似乎更多是傳統的問題,下文再論。

 

團結論

Joseph Gusfield在Performing Action一書中,提出 ‘secular rituals’(世俗儀式)之概念: ‘A wide spectrum of rituals has been politicized and given symbolic import that fosters a collective identification’, 又指儀式之作用也包括 ‘easing the transition from one place in the social structure’。

由此觀之,似乎Dem Beat也是一種世俗儀式。

不少學系、書院之迎新營也會要求同學Dem Beat,可能是要令新生接受洗禮,感覺自己已經從中學升上大學。Dem Beat同時是用以團結同學,例如在書院迎新營內,同學會分成各大組,大家就在大組長之帶領下Dem Beat,同學頓時感到亢奮,並產生「我是其中一分子」之感。

候選內閣剛「成莊」要Dem Beat,應該也是為了團結,或要展示團結。商學院各學會之候選幹事會喜愛Dem Beat,已經「聞名『中』外」。我曾觀賞某幹事會Dem Beat,其成員之合拍、整齊程度實在冠絕全校。他們Dem Beat時,眼睛炯炯有神,喊聲猶若洪鐘,更展示了一種「我在拯救世界」之精神面貌,不可謂不團結。

我組提出兩質疑:

首先,Dem Beat究竟是為了凝聚學生及幫助新生過渡至大學生活,抑或是要Dem Beat者對帶Beat者表示忠誠?再以迎新營為例。同學在大組長之帶領下手舞足蹈,拍掌踏地,但最亢奮者,相信是大組長自己。我曾聽聞有同學因為踏地不夠大力而被責罵,究竟為何要大力?不大力有罪嗎?還是會令「領導」丟臉?且看下圖:左面為「文化大革命」時紅衛兵跳「忠字舞」以向毛主席表達忠誠,右面則為某Dem Beat場景。吾並非指兩者等同,看官可自行思考。

忠字舞

 

另外,Dem Beat真的能團結同學?同學Dem Beat時,或許真的非常整齊,那一刻或許真的很團結,但Dem過後,是否能保持團結呢?我曾聽聞社會科學院某院會之幹事會Dem Beat時震撼四方,但卻不斷有人辭去幹事職務,團結何在?我組甚至要問,Dem Beat會否造成團結之假象,反而令幹事之間缺乏交流?

我也曾是某學會之幹事,但我幹事會從未Dem Beat。一年以來,我與其他幹事可算是合作無間,且成為好朋友。團結,何須靠Dem Beat?

 

傳統論

傳統在各大學,何謂「萬能key」。除了Dem Beat外,傳統似乎可以解釋所有事情,包括為何諮詢大會(Consultation)要通宵、為何在宿舍內偷東西是正確的、為何「被Sen」時不可以反駁、為何要選「院草」、「院花」等等。「傳統一向如此,你們不能不做!」此話猶若真理,不容置疑。

究竟何謂傳統呢?The Invention of Tradition一書指出,傳統絕非吾人所認為「從古已有,自然而然」的。所有傳統皆是發明出來的。例如蘇格蘭人之高地文化(穿蘇格蘭裙、吹風笛等)並非真的源遠流長,而是頗為近代之發明。Gusfield也指出我們一向認為日本明治維新乃恢復傳統,但其實 ‘the emperor so central a role…was not a reiteration of a clearly defined culture. It was instead the almost deliberate development by an elite of a myth of loyalty as part of past cultural tradition…The Meiji elite thus became the definers of the tradition.’ 由此可見,「因為傳統如此,所以便應如此」此論述,經不起任何考驗。

我一向重視中華傳統文化,反對摒棄一切傳統,但要保留傳承一傳統,必須問該傳統之價值何在。例如女士纏足乃傳統、女子無才便是德也是傳統,難道我們可以說「因為這些是傳統,所以要保留」嗎?「傳統是怎樣」乃實然性問題,「應否如此」則是應然性問題。不能以實然性問題解答應然性問題。看官可觀看網上短片《Monkey Experiment Most unusual results VIDEO》(我組譯之為《十猴記》),便可知道「因為以往如此,所以現在便應如此」此說法是何等無知、荒謬。

 

 

傳統也是建立權威之根基。Max Weber提出權威有數來源,其一就是傳統,簡而言之:‘Traditional authority is based on a system in which authority is legitimate because it “has always existed”.’「上莊」、「老鬼」以傳統作為金牌令箭,向幹事施壓,或許就是要展示權威。

我曾聽聞某幹事會之成員指,其實其幹事會無人想Dem Beat,但基於壓力,不能不Dem。我亦聽聞有些「上莊」會向「下莊」表明,假若「宣傳期」時看不到他們Dem Beat,便不會投票。

傳統論不但套用於中大,吾以為港大、理大等之舍堂同樣以傳統作為「最高指導原則」,傳統一出,全部跪低。吾以為大學應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假若堂堂大學生只懂屈服於傳統或「揸住傳統當令箭」者之淫威下,大學還是大學嗎?諸君可反思。

 

亢奮論

此論乃個人觀察,已超出專題研習之範圍。

或許Dem Beat也是一種自我亢奮(俗稱「自High」)之經歷。Dem Beat者拍掌踏地,高喊口號,實在慷慨激昂,並進入忘我境界,彰顯出一盲動之力量。一時間壓力消散,不但找到自己之存在價值,更感受到何謂熱血、青春。

但亢奮過後,突然想一想:「我究竟在做甚麼?」,便會頓時有點迷失。再想一想:「這就是我要過的大學生活嗎?」,便會感到更加迷惘。

對,似乎有點像吸毒。

 

請反駁

本文乃拋磚引玉之作,看官不必同意我之論述。但支持Dem Beat者,必須提出論據。以下是一些思考方向:

• 假若認為Dem Beat乃團結眾人之最佳工具,則要指出為何Dem過Beat後之幹事會仍有人辭職,而未曾Dem Beat之幹事會卻可以團結;
• 假若認為Dem Beat只是有助團結,非必定能團結,則是承認Dem Beat絕非必須;
• 假若認為Dem Beat能助新生過渡至大學生活,則要指出為何無參加迎新營者仍能順利適應大學生活;
• 假若認為Dem Beat乃有效之宣傳工具,則要指出其比起貼海報、派傳單、網上宣傳等方法有何優勝之處;
• 持「傳統論」者,必須指出此傳統之價值意義,否則論述不成立;
• 假若認為Dem Beat純粹「自High」,這是可以的,但當別人批評閣下無聊、無謂時,請不要拿出「團結」、「宣傳」等冠冕堂皇之說辯護。

 

餘論:Dem Beat救港

試想像一下:他日佔領中環時,一萬人在大馬路上踏地頓足,獅吼三聲,展示山崩地裂之氣慨,肯定能震懾梁振英政府,更能令防暴公安退避三舍,不敢妄為。

以上當然是戲言。所謂Dem Beat救港,並非指大家一同到政府總部外「Dem翻個Beat先」便能有民主有公義,而是大家可以把Dem Beat之熱情與衝勁,轉移至政治運動上。

我要說的是,當今香港已沉淪了,政治惡濁不堪,共產黨兵臨城下,肆意滲透。要力挽狂瀾,其實就要靠Dem Beat時那一種忘我、勇猛之氣魄,寧在一思進,莫在一思停。

大學生很勇猛,尤其在宿舍裡,勇於與舍監抗爭。與其他書院、宿舍「會師」、比賽時,往往又能彰顯無比勇氣、熊熊心火與過人精力。假若能把此勇氣與氣慨轉移至政治抗爭,與獨裁政權對抗,或許就能開出新天新地。

Dem Beat,抗爭,同樣勇猛,但係有意義嗰個先至啱晒,係咪咁話?

 

作者:莫哲暐

曾忝學於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然學未有成,唯有繼續尋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1576
Date: 2013-02-17 14:58:00
Generated at: 2019-02-17 08:50:5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2/17/31576/校園怪譚:為何要dem-be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