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論自由不需要「捍衛」 - 論香港記者北京遭毆打事件

於無國界記者的年度報告中,亞洲為有最多新聞自由情況「非常嚴峻」國家的地區

 

I may not agree with what you say, but I will fight to the death your right to say it. ~Voltaire

「雖然我不認同你的說話,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法國哲學家伏爾泰簡單明瞭的一句,點出了言論自由的精粹。這固然是套用於帶有主觀判斷的言論之上,難不成會有人看著現場直播說「我不認同你的見解」吧?令人大惑不解的是,何以連只是表露真相、反映事實的客觀報導,明明理所當然可以自由發佈,竟也要香港各大小組織大費周章,引經據典來「捍衛」一番。

「第四權」這詞最早出現在十九世紀的英國,意指在上下議院王族貴冑、議員勳爵之外,獨享監察權的一個階層。其後在西方政體漸漸進步之後,「第四權」有時也被喻意為行政、立法、司法三權以外的監察權。在歷史洪流上,茉莉花得以在亞拉伯盛放,得力於傳媒撒下「扔鞋者指數」(阿拉伯國家的動盪指數)播種。在現代中國中,溫州鐵路事故中國領導人臨危不亂的形象得以深入民心。兩者看似同樣體現傳媒觸覺敏銳,緊貼時事。惟細心一想,前者的客觀全面分析假若發生在中國或是在內地採訪的香港傳媒身上,可會得到一般的推崇禮待?

 

香港的傳媒在內地遭受毒打對待,早有前科。二零零九年香港無綫電視記者及攝影師在新疆採訪有關維吾爾族人士涉嫌以注射器刺傷漢族市民的事件時,連帶從旁拍攝武警毆打二人的NOW寬頻電視攝影師,一同被強制拘留,在港人而言可謂記憶猶新。

大概沒有人曾預計過,在近四年後的今日,情況會變本加厲。港台記者採訪維權人士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太太劉霞位於北京的住所,竟遭受作便衣打扮的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國保支隊人員毆打。事後特首梁振英千呼萬喚始出來,竟妄圖以淡化行兇者為小區保安了事。

姑勿論香港市民大眾到底願意相信這位誠信早已「破產」的特首,抑或信任另一位維權人士胡佳的「爆料」,教我大惑不解的是:兇徒便真只是不足掛齒的小區保安、烏合之眾,難道傷人後不須法辦?特首作為一個一城之首,整個特別行政區為其馬首是瞻,回應方式絲毫沒有施壓要求徹查,向任何人問責的意思,成何體統?

 

有怎樣的頭領,自有怎樣的手下。廣播處長鄧忍光作為港台總編輯,眼見同僚採訪時人身安全被置諸不顧,連關懷慰問也欠奉,更遑論公開表達立場召開記者招待會譴責。他絕非沒有施壓的能力,面對港台一層高層,拋下九頁文件恫嚇同僚要求就風波表態,他是何等駕輕就熟。雙重標準,對港大學生而言,媲美學生會評議會憲政風波,對社會而言,媲美高官特首僭建醜聞處理手法。

言論自由不應該需要大眾來「捍衛」,因為它的存在是當然不過。正如六四不應該需要「平反」,因為「國殤」是鐵一般事實、自在人心,毋須一群庸人來定性。

 

作者:梁麗幗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二零一三年度外務秘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3653
Date: 2013-03-15 21:48:15
Generated at: 2020-12-06 06:06: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5/33653/言論自由不需要「捍衛」---論香港記者北京遭毆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