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阿叔的啟發

 

去年七月一日,我去了遊行。其時梁振英剛上台,準備推他的五司十四局,當中自然有飽受矚目的文化局。我還在思考資助藝術的問題,看到他政綱又還是說要增加資助,暗覺不妙,便用A4紙畫了寫了「不要文化局,不要藝術干預型國家機器」的畫,準備遊行。當時母親不贊成我去遊行,後來在限制時間和放下海報的條件下,她還是讓我去了。

遊行人士眾多,一路走著,我沒有機會叫喊「不要文化局」的訴求,更沒有畫作來無聲吶喊。聽著街站的人指揮群眾一起叫「梁振英,大話精!」可是呼應者少,中途的人也只是默默步行,也許在維園已經喊到力竭聲嘶了吧。雲蔽日,四周都照成了愁藍,加上警察封鎖了一堆空間把人逼得不舒服。走完整段路,心情變得很差,甚至對未來有種絕望的感覺。

 

首次走到政府總部的廣場,很多人坐著憩息。忽然,我看到「藝術公民」的橫額,精神稍為振作一點。我在facebook 留意到藝術公民的專頁,知道他們也反對文化局,便想去了解,同時也跟他們分享我反對藝術資助的想法。我便走到橫額後他們的群中,在角落的位置坐了下來。

一個上了年紀的阿叔注意到我。時隔半年,我連他身旁放的到底是色士風還是結他也記不起了。我還有些腼腆,想不到他先開口了:「你是學民思潮的成員嗎?」

「才不是呢。」我想了想,以為他是介懷我屬於什麼組織,便說:「我保證自己不是任何政治組織的義工。」

「哦,那就是中聯辦派了吧。」

「哈哈,痴線!」我笑了。曾經參加另一個運動,因為孤身一人,也同樣有人開玩笑說我是中聯辦派來的。我又反問:「你呢?那你是藝術公民的吧。」

「我是一個街頭藝人。」他輕撫樂器盒。「我退休了,在旺角行人專用區表演的。在香港搞街頭表演,總是被政府阻止,居然會被控告阻街和行乞。政府一方面說要鼓勵藝術,另一方面又在街頭封殺了藝術……」

他說上街是希望爭取政府開放在旺角增設街頭藝術區,讓市民也有欣賞廉價藝術。他沒講什麼術語,但言談中我完全能體會他的意思。他又講到外國的街頭藝術,提及自己也去過外國大開眼界,又鼓勵我讀完中學後到外國闖一闖。最後他慨嘆香港政治生態每況愈下,意重心長為我的年輕嘆息一番。

有人叫喚他一下。於是他別過頭去,也再沒理會我,行徑就像打機中對話完的NPC(非玩家角色)般。我也不敢提我那淺薄脆弱的資助藝術論。然而,我高興得就像在NPC 口中得知寶物所在般。跟這位名不經傳的阿叔談話以後,我所體會的遠超平日苦讀經論所得。

 

他雖然不像報紙的社評般有飽滿的千字論述,所講的話卻是真實而溫暖。從他的臉容我可感受他的苦況,從他講off topic的事我可了解他的性格為人。因為他存在的實感,他幾句的論據變得比社論幾百句也要有力。平常我看到Facebook,朋友寫了一篇文章叫我去遊行,若花幾小時逛個圈就走回家,也不理會這陌生的阿叔,豈會有這份較為深切的感受?

年青力壯有充滿活力的哄亮聲線,在遊行隊伍前方吶喊,當然很好,但並非每一個年青人都有機會成為領隊者。不過,作為青少年,我們的權利在於「扮無知」。自己確實僅是一個中學生,何以要裝作深明世事?我去問阿叔他上街的緣由,他不會笑我無知,不會罵我「唔知點解上街都仲黎七一」。去遊行集會,目光不應只注視同齡的學生妹,社會經歷豐富的阿叔阿姨也可以是搭訕的對象,對事件就可以有更深的了解。

 

唐英年教年輕人自問為何做不到李嘉誠。老實說,曾經我也問自己為何自己做不到黃之鋒……現在我倒慶幸上天還未給牛虻上位的機會。即使給我機會兼顧學業之餘每天在報章大放厥詞,以我狹隘的人生經歷,還不是只可人云亦云,拾人牙慧去講一些老生常談,甚或加入黨派之爭,這樣於我個人、於社會有何好處?

我想起從前反高鐵的時候,一個姐姐呼籲我去舊立法會大樓。她說高鐵只為有錢人服務。我不想一叫即去,便隨口倒果為因反問她:「有錢人交更多的稅,給他們多一點利益很合理啦。」想不到她真是語塞了,竟然這麼簡單的問話也無法回答,我看她對事情其實一知半解,也不想參與集會了。

青少年作公民參與有助個人成長,拓闊眼光,然而我們的社會經歷也確實不足。社會經歷不足,不代表不應參與運動,而是要藉著參與的過程中深入了解事件。當然青少年走出來可以增加參與的人數,而人數決定運動的影響力,但質素也同樣重要。有人曾拍片嘲笑參加六四集會的青少年是為了自拍和在Facebook 打卡,我不敢說這番話真確與否,但我們在高唱「青少年也有思想,明白社會情況」的同時,也要小心成為拍片者嘲諷的對象。

接下來我要面對的便是公開試了。可以想像,公開試完結後,幾萬考生中又會有不少人為各自的理想參與社會運動。希望在那段時間,我也不像現在只靠報章、Facebook 和上網來接觸社會,再鸚鵡學舌般打文章吹噓。但願我能真正接觸勞苦大眾,學會與更多真實的人搭訕-不只是熱血的學生妹(其實也不錯),也有久歷風霜的阿叔阿姨帶來的啟發。

 

作者:牛虻

牛虻
中醫學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遊戲新聞】一年一度 E3 遊戲展 講完無影嘅作品年年都有 by 森麻
    又黎到一年一度嘅 E3 遊戲展,貴為遊戲業界盛事每年嘅 E3 及相關遊戲展都會有大量新作消息公佈,而且每年都總 […]…
  • 八仙嶺縱火案翻案問題 by 蕭少滔
    我以下按刑事偵緝的「排除法」,讓大家客觀地重組案情。大家如有指正及補充,可以有助澄清事實的話,無任歡迎。…
  • 八仙嶺之殤——災難回顧報告 by 無妄齋
    以下為我們翻查當年事故資料所得,目的並非要指控當年誰是誰非,也無意勾起當事者的傷痛。相反,是旨在透過重溫事件經過及法庭紀錄,為讀者提供較為完整的說法及根據,並寄望從此杜絕坊間的主觀臆測,以正視聽,還世間一個公道。…
  • 國安法下的香港電影 by Terence Yun
    倘若國安法成為指引下,創作人又再多一重限制,這條紅線之無形壓力便走進創作人的腦海之中,無形刀壓在創作人頸上。香港沒有審批劇本制度,不同大陸,批左就可以開拍(當然亦有批左,拍左都不能上畫),而香港沒有審批,意味著創作人在創作時要估計和預計在什…
  • 如何成為護士?(包括登記護士與註冊護士) by Su子
    呢篇野係寫俾考完DSE,有志投身護理界既所有同學。…
  • Zopiclone——傳說中的安眠藥「白瓜子」 by 小小藥罐子
    Zopiclone,可以讓人入睡大約6至8個小時,所以,一般建議連續入睡至少8個小時,避免出現「宿醉(Hangover)」的機會。所謂「宿醉」,簡單說,透過安眠藥入睡後,如果睡眠的時間不夠長的話,醒來後,仍然可能會覺得睡意未散,頭昏腦脹,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3902
Date: 2013-03-19 15:20:41
Generated at: 2021-06-14 09:39: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9/33902/藝術阿叔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