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學不是求分數?

(原載於:刺青雜誌

(網絡廣傳圖片)

 

佢同我講:「揀course緊係為學嘢啦,揀哂啲淺course好悶姐!」

我明白。

佢又同我講:「都入到大學俾哂學費,唔係唔揀多啲course學多啲嘢下話?」

我都明白。

「你唔覺得學多咗新嘢,感覺好滿足架咩?」

我真係明。真係明。

「求學不是求分數嘛!」

 

我明。唔係,其實唔明。我唔明點解呢個社會講一套做一套。

求學為了求分數彷彿是一宗原罪。每當有人於網上公開分享有關怎樣才可避免爛grade、哪個course workload唔會過份重、甚至自己reg course 中伏的經歷,總有三兩個道德衞士會面帶不屑走出來,語重心長地告誡眾人「如果揀course唔係為知識,係為好grade,唔好同人講你係大學生」。Sorry,本已身負原罪的大學生又多一條罪名,筆者我亦實在無法理解。

 

踏進大學校府前,相信每個人都總會或多或少抱有些許期待。曾經,我以為大學教育會比中學的背marking scheme 公開比賽文明;曾經有freshman 跟我談及對大學的盼待,以為會有個類似阿里士多德柏拉圖的人物站在講台上,發表一課又一課發人深省的講論。結果又如何?剛入大學之後的第一個mid-term,問題跟assignment 一模一樣。與中學公開試的分別就是,公開試的問題除了數字之外,問題形式均是重覆又重覆;大學的mid-term 連數字也可以不變。當然,在香港的大學裏相信也沒有幾多個像阿里士多德柏拉圖的professor 授課,或許唯一相近的是,你可能會聽不懂柏拉圖的授課內容,亦可能會聽不懂現今大學裏professor 的英文。想像歸想像,盼望歸盼望,現實還是歸現實。我們也想求學問,但現實告訴我,事情不是如斯簡單。

對於現時的大學教育,有人會不滿大學成為學店,有人會不屑為所謂的數字遊戲搏命,也有大多數人屈服於現有制度之下。這種個人取態,旁觀者有權提點、有權建議,但沒有資格批評。正如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自己的人生,有人會敢於追夢冷理千夫所指,有人會安於現狀只為一個蝸居。這種理想與現實的掙扎,有如世界有雞先抑或蛋先的問題一樣,沒有絕對的答案。動輒就站在道德高地之上,以為自己的取態就是絕對的真理,突顯的不會是被批評者的錯誤,而是道德衞士的不體諒。

 

如果你正就讀文科、鑽研SoSci,或者你不會明白讀business 的同學為何要執著那0.2分的GPA,以為讀商科的只懂上位,不懂學術。你們也許不會知道每一次submit job app 之前都要填一填的那個數字意義如何重大,數字不夠可觀,任你生意頭腦再發達領導才能再超卓,come on James,you know the rules。Sorry 我們真的深感抱歉,但面試沒有你份。讀商科的或許不是特別熱愛過三爆四,只不過是他們的老闆熱愛。錯不在他們,錯在這個畸形的社會。

呢個社會教學生「求學不是求分數」,但係究竟邊個要學生求分數,邊個set起一個又一個分數門檻去篩選畢業生,我望唔透。

 

作者:我思故我在

港大生,自命平平無奇的一名福音派基督徒。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7341
Date: 2013-05-02 16:39:04
Generated at: 2021-07-27 17:44:3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5/02/37341/求學不是求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