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智未開?

(Manson Wong 攝)

 

充氣鴨仔來港,引來大批港人前去影相,本來是一件有趣開心的盛事,但文化人鄧小樺又走出來指點江山了,說這次風潮顯示香港人係藝術方面「民智未開,有待啟蒙」。

文化人總是「有其教育功能」,不論群眾覺得充氣屎核突,還是認為充氣鴨可愛,都是不懂藝術的表現。群眾總是無知,需要教化,對著任何自稱藝術的東西都需要「深刻的反思」,多加詮釋,否則就係民智未開,沒有藝術修養。而他們就要擔當這份文化重任,令人們不再停留在「消費性的精神慰藉」的層面,當真是任重而道遠呢。

 

但什麼是「消費性的精神慰藉」?如果他是指群眾看到鴨子因而心情得到放鬆,就是「消費性的精神慰藉」,這到底有什麼問題?早前叮噹也在同一地方展覽,人們一樣蜂擁而至,為什麼他不批評人們藉著叮噹慰藉心靈?而且藝術品本來的價值就係觸動心靈,如果睇鴨仔可以放鬆心情,那不是已達到它的價值嗎?

更可笑的是,鄧小樺更擔當心理分析大師,藉此現象分析香港人焦慮不安、生活辛苦,才「嚮往咁純真、cutie(可愛)嘅嘢」,然後又批評港人「隔咗廿年口味就變咗做鴨仔啦,不過亦都反映香港藝術方面,仲係民智未開,有待啟蒙」,令我想起早前被cut的娛樂節目《爆足一周》中查小欣以藝人的幾個動作就分析他們的心理狀態。

 

其實,就算是從藝術理論的角度來看,鄧小樺的說法也站不住腳。他自己就提到「藝術可以好兼容,定義好廣闊」。這是典型的後現代理論,主張藝術家或作者已死,任何東西皆可成為藝術,只在乎人們如何詮釋。本來我就對此美學理論就不敢苟同,這也罷了,就讓我們假設這理論為真,那麼為何人們不能將鴨仔詮釋成為非高層次的藝術品,純粹因為它的可愛而喜歡,而偏偏一定要把它放置較高的藝術地位,繼而批判作品,甚至更批判欣賞者?這是徹底的自我不一致,可見鄧小樺的理論根本不能自圓其說。

今次商場以「公共藝術展覽」為名,如果辦不到推廣公共藝術的意義,我們可以批評它做得不好,把藝術展覽商業化,但這是主辦單位的問題,而不是欣賞者的問題。如果欣賞者感受不到鴨仔的深層藝術意義,也只因為主辦單位沒有提供好的環境,或藝術家的造詣不高罷了。世上沒有評論家會因為主辦單位把藝術展覽辦得不好,卻連欣賞者也一起批評的。

 

不過,文化人說話總是深奧,他提到「我去睇鴨嗰陣,個空間唔夠畀我meditation(沉思),我都好想對隻鴨有沉思」,恕我實在不太明白到底睇鴨可以有什麼沉思。然而,文化人講的一定總有道理,對吧?於是我打開電腦儲存鴨仔相的資料夾,對住隻鴨仔沉思了半分鐘,我望唔透,鄧小樺對著這隻鴨到底可以沉思些什麼,身為一個哲學人,我估他可能看到哲學家柏拉圖所說的「鴨」的理型也說不定。

或許一直俯瞰我們這班緲小的香港人,不是那隻浮在海上的鴨子,而是高高在上的文化人鄧小樺。

鄧小樺的「對論」原文: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0511/18256278

 

作者:楊梓燁

楊梓燁
修讀哲學系,Mensa會員,主要經營部落格《捷學的哲學》,志在推廣思考方法與哲學,以及思考方法的實際應用,包括應用於政治、科學、數學、倫理等各種不同的範疇。詳細版作者介紹: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3/10/33135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8199
Date: 2013-05-13 23:32:39
Generated at: 2020-06-05 22:05:4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5/13/38199/誰的智未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