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六四」與「愛國」的淺見

政治 / 最新文章綜覽

 

「愛國愛港」是喬曉陽對香港特首提出的要求;而今年支聯會則以「愛國愛民」作為六四二十四周年紀念活動的主題。儘管雙方都提出「愛國」,但兩者對「愛國」的定義大相逕庭。

喬曉陽的「愛國」是指不與中央對抗,所以說穿了其實是「愛黨」;支聯會則認為「推動民主,維謢自由人權」才是「愛國」。

毫無疑問,一九八九年的學生運動是「愛國」的表現。他們爭取「民主」,目的都是想救國,因為現實告訴我們:民主體制是改善政府管治質素最好的方法。但愛國的民主運動最終遭到中共冷血無情的鎮壓,期後二十幾年,直到今天中共仍然對政治改革的工作無動於衷。

 

這二十幾年以來,很多香港人對這段歷史從未忘記,每年六四都到維園要求中共平反,從而進行政治改革,將民主降臨整個中國,繼而令香港得到民主。這種想法實在過於理想化,亦可以說是不設實際。但並不代表,我們不應該去悼念。

不考慮任何政治因素,六四很明顯都是要去紀念。在二十世紀的文明社會,竟然發生屠殺事件,形容為「不人道」是不需解釋。只要你是有人性的,不論你對當年的學生運動評價如何,你都會因最終流血收場的結局而感到痛心疾首。

中共為人類歷史上最龐大的政治集團,能掌控整個中國,利益自然源源不絕,要她主動平反六四,繼而放棄一黨專政根本就不可能。過去十年,六四燭光晚會出席人數不斷上升,但中共以甚麼來回應?企圖對香港下一代進行洗腦;不斷政治打壓及檢控和平示威集會;透過中聯辦干涉香港事務!上述的事件,正告訴我們千萬不要對中共存有任何希望:先令中國有民主,令香港有民主。

 

既然知道要中共主動進行政治改革不可能,我們要做的,應該是將焦點放在香港民主運動上。爭取民主,從來都是由下而上,群眾的覺醒是極其重要。透過悼念六四,的確能喚醒沉醉於玩樂的新一代,因為我自己就是例子。我第一次到維園,是在中二的時候,已經是三年前的事。當時司徒華先生在台上高呼:「民主運動,永垂不朽,薪火相傳!」對當時只懂做無聊事的我當頭棒喝,促使我投身社會運動;我身邊也有不少朋友都是因六四而有所啟蒙,開始關注政治起來。

中共常以「愛國」掛在口邊,令「愛國」主義氾濫。如今支聯會試圖就「愛國」重新定義是可以理解,但這是不智的行為。中共資源何其多,要宣傳「愛國」一點也不難。但是,支聯會有幾多資源跟中共抗衡?再者,悼念六四的一大目的是希望藉此能夠令政治冷感的年青一代投身於民主運動。對於政治冷感的一群人,又怎會識區分中共與支聯會的「愛國」?

部分「本土派」呼籲人們今年不要去六四晚會,我只是想問一條問題:明明有大好機會能藉此進行民主教育,為何親自放棄?用「本土派」的語言:為何不將六四晚會「本土化」?能吸新血投身香港民主運動,何樂而不為?

 

作者:濂

中五學生,學民思潮成員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8665
Date: 2013-05-19 01:43:07
Generated at: 2021-09-23 05:05: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5/19/38665/對「六四」與「愛國」的淺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