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二是一種病

(網絡廣傳圖片)

 

「中二病」這個名詞,於網絡上不時看見。

在此,筆者並無對其在語言文化標記意義上探究的意欲;只在網上輕輕一尋,即發現其「癥狀」多達幾十項,包羅萬有,例如自以為是、自我中心、孤芳自賞、愛講無謂說話等等。於筆者等高中生而言,縱然老師唔愛粗鄙,但對此病大概一詞粗話已可蔽之:「戇鳩」。而其最主要特徵為:亟欲搏取別人認同和注意,卻往往弄巧反拙。

 

有分析說,這正是青少年的一種明顯表現:想要擺脫幼稚的過去,於是找方法表現自己的成熟。筆者在面書上,不時看見小朋友自怨自艾、貼一些極盡感性能事之文句、填詞、寫小說、作曲、拍片……不禁想起了中二三時的我,也曾是這樣的人。是的,以上所述我無一沒有做過,只是當年傻瓜如我的人不多;如今卻俯拾皆是,事無大小都愛好寫一篇洋洋灑灑的感性潮文或甚麼都拍一大頓的傢伙到處都有。

網絡與社交媒體的興起,無疑強化了這種潮流。社交媒體給了小朋友們最方便的平台;likes成為了認同的一種方式。這使青春期小朋友attention-seeking 的性格得到了最佳的滿足。幾句歌詞、一張相、一段片,就成為了大家自以為互相了解的媒介。

 

諷刺地,在我們忙着輸出泛濫的情感搏likes的時候,我們給別人的likes卻是毫不疏爽。在動手的一刻,我們會想:我跟他熟稔嗎?我跟這件事有關係嗎?我會不會like得太多?我like了這個他會不會怎樣?我like了這個別人知道了會如何說我?而別人輕輕的一個like,我們會分析他為甚麼而like:這一句還是那一段?我們需要理由讓自己like人;也為別人的每一個like幻想出理由。社交網絡反倒成為了比現實更工於心計的地方。

我們說得太多,卻看得太少;
我們往往亟欲表達,卻忘了觀察。
我們渴望帶來改變,卻沒有剖析問題根源;
我們渴求改變世界,卻不了解世界從不為任何人而轉動。

 

回到中二病的主題。我們只是井底之蛙,憑對世界那一點點的認識,就自以為是,以為自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妄自尊大,發噏風,然後沾沾自喜。人,誰不曾患過中二病呢?現在當我回看那些年努力過、付出過的昨天,只覺得作品質素全然不值一提,只有那種熱血還值得我去留戀。那些腦囟都未生埋的妄言妄語,好聽一點可能叫「那些我很冒險的夢」,難聽一點不就是「痴孖根」。

我們做了一點小事,卻自以為幹了大事。如今看見面書的那些小朋友,心中想着:也許這數十個中總會有幾個如我,快中學畢業了仍偏執於這些旁門左道,不思學業,但最終以此有成又有何許人?情感抒發本是人權、天性,但將面書當作情感垃圾桶或者天天無病呻吟,最終只會落得「戇鳩」二字 - 尤其如果你為人自大囂張的話。

填詞、寫作、拍片這些無聊的興趣,大抵早已滲入我的血液裏。這些興趣應該不是問題;問題是你懂不懂你自己的斤兩,以及你是否知所進退。槍打出頭鳥。很簡單,你如何中二也好,為人低調謙虛就行。中二之所以「戇鳩」,都只不過源於其自以為是罷了。

 

每當人長大一點點,驀然回首,即會發現當年自己是多麼的傻。昨天我笑前天的我是「小學雞」,今天我笑昨天的我是「中二病」;明天我笑今天的我是「中學鴨」,後天我大概又有一個新名詞來打倒前一天的自己。對的,我不得不承認身上仍殘留不少中二病的後遺症;但這既非罪我也無完全擺脫之必要。更重要的是,倘若我擦淨了這青春的痕跡,我大概跟一條鹹魚沒有區別。

忽爾樂聲幽幽響起:「其實我們都一模一樣/無名卻充滿了莫名渴望」

 

作者:逸

入世未深、見識未廣、心智未熟、文筆未純,但仍愛寫字、思考的倔男孩。別無所求,一點點就夠。 個人博客:《逸記.Anecdotin》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8722
Date: 2013-05-19 15:09:01
Generated at: 2020-12-03 06:37: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5/19/38722/如果中二是一種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