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論述參考:《甘地傳》

近年港中交流愈見頻繁,文化差異與利益所繫造就兩地民眾衝突日益熾烈。可是特區政府不但未有設法消解矛盾,反而變本加厲趨炎附勢,藉制訂政策獻媚於中國政府。回看社會制衡的力量,自主權移交伊始,從議會內親建制與反對派強弱懸殊,以至民間抗爭屢屢功敗垂成,既沒有引發預期廣泛的公民意識覺醒,人文學者播下 的本土論述種子亦未見收成。有見及此,陳雲遂提出一套「城邦論」,嘗試將其理論構想與本港現實及政治環境結合,梳理箇中脈絡,本土論述產生了本質變化,繼 而導致社運人士之間的論爭,曾參與本土運動的成員陳允中更於報章撰文述說箇中派系的分裂。

平情而論,陳允中文章內容有意無意將屬於不同光譜的個人或組織捆綁,混淆其主張及行為,是失諸公允。因就行文便利而樹立「開放派」與「土著派」的本土二元傾 向,卻欠缺至為基本的學理分析,忽略「中港區隔」思想形成的背景與動機,過簡地將現象訴諸個別的族群仇恨與政府制策的流弊,而漠視更重要且存而未決的問 題:新移民或自由行普遍的文化適應(Acculturation),這並非以陳氏引用個人的新移民體驗或開放參與抗爭路線就可充當常例解釋,論理亦不充份。

以下打算徵引以「不合作運動」聞名於世的聖雄甘地抗爭史的片斷,以作本土抗爭的參考教材。有意細閱其生平詳情者,可逕自收看《甘地傳》(Gandhi,1982)或翻閱其自傳。

 

(網絡廣傳圖片)

 

在外遣往南非的日子,甘地因為屢次遭受被英國人歧視的經驗,逐漸意識到同屬大英帝國子民,印裔人士卻不能享受平等權利。於是他在當地發起平權運動,但根本出發點並非在於其印度族裔的土本意識,而是本於英國國民的身份認同。因此他鼓動身處南非的同胞燒掉印裔務必隨身攜帶的通行證,抵制差別待遇,但並無否定國民身份。他甚至於英國對諸如祖魯人發動戰爭時認定印裔應積極參與英軍,以服膺帝國的姿態換取英人對印度人的信任,促使印度成為帝國旗下的自治體系,但爾後英 人諸種表現證實那不過是他的一廂情願,故其立場於返回印度大陸後遽然轉變,省悟與英國妥協是與虎謀皮之舉。

回看香港實況。甘地早期的政治主張,與泛民政圈流傳的「民主回歸論」不謀而合。此論述建基於他們對國民身份的認同,因此肩負中國民主發展的道義責任,透過於 本港實踐民主為中共政權垂範,從而推動國家整體民主化。從每年六四集會綱領內的「建設民主中國」,關注大陸各地的維權人士及群眾運動,皆反映主流泛民派系 素來共願 - 以柔性改革實現本地以至中國體制更迭。但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提倡的政制改革旋被六四事件扼殺於無形,泛民人士廿多年前從各項途徑見識過中共對手無寸鐵的民 眾殘酷血腥的暴行以後,仍奢望屠夫政權偶發善心式的施予本港民主機會,表面上「民主抗共」但面對黨國不分的政權卻展示驚人的包容,未免過於鄉愿。

 

為著深入認識民族根源,走訪印度大小城鄉的甘地,某次他在一場公民演說中謂:

自我從南非返國,足跡遍及印度幾乎每一寸土地。而我知道即使再旅行經年,亦僅能察看印度的片鱗半爪而已。不過已然瞭解我們在此述說的一切,對大多數的同胞而 言毫無意義。在此,我們互相發表演說,而那些英國的自由派雜誌也許會刊登我們的意見,可是對印度一眾人民而言,卻是言不及義。他們的政治祇限於麵包和食 鹽。我們或許是文盲,但是眼睛並沒有瞎掉,他們沒有理由效忠掌管權勢財帛者,這些人不過藉自由之名趁機取英國而代之。這個國會向世界宣布他們代表了印度。 兄弟們,印度是由七十萬個村落組成,而非僅止於德里及孟買的數百名律師。除非我們和那些頂著烈日艱辛勞動的廣大民眾同甘共苦,否則我們不能自詡代表印度, 亦莫能以國家之名與英國頡頏。

他此段演辭涵蘊兩項啟示,亦係過往本土社運人士所干犯的弊端。

 

首先陳氏為文援引舊區清拆重建、皇后碼頭、爭取居港權等例子,稱其組織為開放而進步,可惜其申論恰好說明香港經歷數代移民以後,已形成小眾社群特多的社會,因此普羅大眾多以權衡為利害相關較低(Low-stakes) 的個別事件,既未能著力與公共利益聯繫,亦不符合建立本土意識的人文願景,換句話說,想法流於浪漫而缺乏理論基礎,光有肌肉而欠大腦,關注小眾但主張不幸 離地太遠。過程中也許可藉以建立局部的公民網絡、激蘯新想法、啟迪民智、改變生活態度,但行動上往往雷聲大雨點小,最終無力影響政府的公共決策。

更重要的是,零三年七一大遊行以後,無論是學者抑或社運人士均頗受鼓舞,香港人終於肯挺身而出,竭力捍衛最重要的價值:自由。他們不但醒覺,且願意訴諸行 動,為社會帶來一絲希望。但這種精神之所以無以為繼,未能遍及各階層,問題癥結在當社運凝聚了足夠的民意認受,但未有轉化為政治能量,在與新的權力中心博 奕時往往失之交臂。

 

泛民政黨各為私利,宣稱維護本土利益卻承接無力,為爭取新生票源在部份重要政治民生議題上不惜與政府扶同為惡;民眾偶然覺醒亦未有為議會版圖造成實際變化:民 主黨派因政治立場與取態幾經分裂,親建制派則得力於中共力量的支持與滲透更形壯大,傳統的「六四比」微妙平衡已然消亡,而議會席次更由均勢急轉直下至強弱 懸殊,抵制中共蠻橫的文宣復流於虛無。社運參與者未有起到督促鞭策的作用,相反對其背離民意的行徑每每坐視姑息,最終陷入任由這群藉自由之名者繼續享受光 環,而有事則厚顏呼籲民眾「含淚投票」的惡性循環。

面對本土利益逐漸被侵蝕的年代,許多港人既無所適從,也無能為力。在政策上固然無沒法參與其中,政策出爐後莫說全民投票表決,就連像樣的充份諮詢亦欠奉。單 憑個別的情感宣泄並不能打破困局,必須輔以行之有效的政策建議及足以向政府施壓的行動,講究平權或小眾利益理念的推展亦須掌握社會脈搏,否則祇會淪為各方 自說自話,無法揉合成強烈的民眾意志,更遑論成就任何改變。

 

陳允中:《開放派與土著派的本土想像》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39928
Date: 2013-05-30 13:02:51
Generated at: 2021-12-09 17:50:0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5/30/39928/本土論述參考:《甘地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