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開六四夢 — 今年六四,我去尖沙咀

 

今年六四我去尖沙咀。支聯會、維園、「愛國民主運動」甚麼的,通通 bye bye。

先此聲明,本人不是港獨分子,亦絕不認同「忘記六四」、「中國的事香港人完全不要理」等觀點。其實小弟打從小學四五級,已經主動接觸政治議題,六四是最早和最啟發我的事件。維園晚會去了兩年,但去年沒去,今年和以後也不會去。

一九八九年的學運、六四屠殺,引發香港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百萬人聲援大遊行,震撼香港人的心靈。肯定是香港歷史中,無法磨滅的一章。

 

六四夢和燭光晚會儀式

維園的燭光晚會,所紀念的是一個「六四夢」,是懷緬那個逝去的熱血歲月,那個追尋過的理想,那個爲革變而努力的年代,那個(他們覺得)身爲中國人的悲憤。很可惜廿四年來,這個「六四夢」變成了一個tradition,一個年復年的儀式。你會看見很多平時不太理政治的香港人,每年都會去六四燭光晚會,就如朝聖崇拜般,因爲他們兒時,已經被告知這場浩蕩的運動。在一般的香港人的認知裏,六四彷彿就是他們父祖輩對抗強權的神聖傳説,是偉大、聖潔、無可侵犯的絕對良事。

而六四儀式,將上世紀的愛國豪情傳給下一代,對於今日的香港非常危險。爲六四烈士昭雪,追究屠殺責任,打倒中共專政,是大陸人的責任。上世紀的愛國思想是要「重建民主中國」,但當時的香港人不知道大陸人的人性,已經墮落到一個地步,可爲私自利益而出賣任何嘢。大陸有錢者不是依附權貴,就移民外國;無錢者則爲利益喪失人性,行事心狠無情比比皆是。他們有幾多人肯爲改革付出?大陸十三億人,就算有多幾百個劉曉波、陳光誠、善心人也好,足夠力量變革嗎?港人不能再被捆綁於民主中國情意結(爭取中國民主、民主回歸),中國民主化的過程和結果,會令香港這自由堡壘淪陷。香港人紀念六四,需要明白六四的意義:「啟發香港人爭取自由,對抗強權、自立自強的精神。」並非甚麼愛國愛民、平反六四、建設民主中國。

 

儀式可繼續,但主旨須革新

六四儀式行了二十多年,支聯會年年自己決定晚會主題,用「中國民主」、「愛中國」捆綁港人。支聯會六四晚會,擁有歷史的優勢和正統性,是全世界最具代表性、最浩大的紀念活動。貿然杯葛晚會、呼籲取消晚會,會被圍插。支聯會可以存在,但不應是主流,所以應發起其它形式的悼念活動。

六四的紀念運動,主旨需以香港爲先,其次方可影響大陸,散播自由的訊息。香港有一百七十年的現代化歷史,比中華地區起步得早,差一點點就能實現民主了(要有普選其實可易,你夠膽同佢攞,你就有)所以任何民主運動,必先以本地爲先(例如佔領中環,爭取普選)。先穩住根基,才可以逐少逐少影響他人,「香港未有民主,大陸也不能實現真民主」(除非大陸人徹底覺醒、大徹大悟)。

閣下繼續去維園我不反對,但希望你地明白,一年一度的燭光晚會已成爲儀式,成爲支民教、民主中國膠綁架香港人的方法。儀式可以由佢繼續錯落去,直至被大眾拋棄。但係我而今寧願用更本土、更着重香港方面的行動,紀念這場喚醒港人靈魂的悲劇。

 

作者:木子

木子
中學生,沒有法力的巨蟹座,二十世紀結束前出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0200
Date: 2013-06-02 22:05:47
Generated at: 2020-11-29 09:41:4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6/02/40200/拋開六四夢-今年六四,我去尖沙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