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六四論爭 重塑愛國定義

 

今年六四紀念晚會前夕,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的口號引發輿論爭議,及後更有常委就此與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女士結下嫌隙。雖然事故隨支聯會道歉暫告一段落,但愛國之爭至今仍此起彼落。本來六四事件的性質乃屬一場愛國民主運動,故當年支聯會建基於此提出「五大綱領」,參與者於是無庸置疑被默認為愛國人士。但時移世易,中共不改其專制,市民無力感日增,紀念的內容以至形式卻未有與時並進,矛盾終告浮上水面。

如今,無論是支聯會及其支持者抑或坊間民眾抱持的「愛國」內容,其內蘊相當複雜,至少揉合了國族情感、德行、責任、身份認同、利害關係,不一而足。無以名之,或規避動機不純(例如坦言「中國好則惠及香江」,會冒功利之譏),自然而然地將上述種種一並訴諸「愛國」之上。

因此緣故,反對「愛國論」的理由主要可歸納為三項。一則指出其「不可取」,在黨國不分的體制,盲目宣揚愛國變相肯定中共政權的正當,將愛國視作最終目標;一則認定其「不可行」,遙距聲援愛國志士無助改變中共政治現狀,感化暴虐政權無異與虎謀皮,愛國遂形同一種集體崇拜;最後是「不需要」,基於港中區隔的立論,斷絕兩地之間的血脈連結,從根本摒棄愛國精神,而以人文關懷取而代之。

 

仔細審視參與論爭者的名錄,你會發現香港的時評人、政治思想界以至社運人士幾乎盡在其中,既有「老前輩」,亦有「新堂主」。由是可知,這場爭論並非傳統的意識形態論戰,亦不是純粹改革派與保守派之爭可作概括。實際上這是改革陣營中穩健派與激進派之爭。雙方爭議的重心,除了愛國與否的分歧以外,亦有慮及愛國的道統正朔,換句話說即究竟如何愛國,是以理性追求民主政治優先,抑或感性文化鄉愁為尚。雖云「論戰」,可現實是論寡而戰多,不少本乎愛國情懷者在應對質疑或反對之際,與其說是據理力爭,倒不如說流於黨同伐異,徹頭徹尾並非就個人信仰而批評。

是故意圖探討愛國與愛國主義之間的分野,或詰問愛國與否而頭腦發熱,卻忽略內蘊的解構,無疑相當詭異。指代若然抽離主體,未及理清歷史、現實、文化背景之間的關係,不僅毫不中的,更容易變成各說各話的玄談,無益於公眾討論。愛國未必如森姆莊遜所言是流氓的避難所,但漠無目的之爭辯肯定是無知的疊加。

回看整場論爭,誠然是硝煙甚於雨露,情緒宣泄多於理論闡發。但深究其中,還是有其積極意義:不論彼此立場如何,今次民間的思潮激盪至少架空官方或親中傳媒的意識形態系統,以致他們未能置喙,最終喪失重塑愛國定義的「話語權」。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0236
Date: 2013-06-03 13:00:27
Generated at: 2021-10-28 04:00:06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6/03/40236/藉六四論爭 重塑愛國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