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蘇聯的末日

 

Signing the Agreement to eliminate the USSR and establish the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RIA Novosti archive)

本來也認為香港的《亞洲電視》應該給剷掉才對,因為節目太過不堪入目,竟然連人家幾十年前的粵語殘片也要挖出來填補大氣電波的空檔。但原來這種特殊的存續方式也有好處,就是反正沒有什麼底線,於是乎一些平常人意想不到的資訊,也會一樣被挖出來廣播。而這種古靈精怪的東西,包括了重播蘇聯倒台和東歐變天的歷史記錄片段 (2013年6月11日晚上亞洲台《環球大百科》《變天前夕》)。

 

所以真的只能講一句:言論和資訊自由,沒有所謂對錯好壞,能自由播放就是好。增加電視台? 好呀;取消亞視的廣播權? 不必。

 

之前應學生的邀請,也寫過幾篇蘇聯倒台的記述。那是個人記錄,是在法國教書的蘇聯學者留下來的材料。而亞視今次播放的,是蘇聯解體的電視特輯。當年在巴黎其實天天也盯着電視在看最新的事情發展,每日都和幾十個國家的同學一起討論。但可能真的大家都只是學生、天真有餘、興致十足,但全無準備,居然沒有錄影機把事情記錄下來;否則這些珍貴畫面就不用現在來追補了。

 

好消息是:亞視實在太窮,因此必定會不斷重播,今次可以準備好錄影機,今生不再有什麼遺憾。這是人類歷史上一件重大事件,當年在歐洲親歷其境,和北京之前的事情互相比較,也又真是不枉此生。

 

當中比較關鍵的事件,有些細節倒是幾乎忘掉了。所以資訊沒有好與壞,能自由流通就好,因為可以將事情被遺漏的片斷連貫起來,將事情實實在在的完整呈現。至於評論,那就可以各自發揮,但絕對不能建基於「假」的東西。

 

今次的回顧,也真的猛然提醒了自己,其實一個「假」字,幾乎可以貫穿整個蘇聯歷史。而人類歷史上,可能真的從來沒有鬧過這麼大的醜聞。而蘇聯的倒台,簡直也是有點「兒戲」。

 

戈爾巴喬夫推動的「改革」其中一項關鍵安排,就是要將蘇聯的舊集權模式,修改為聯邦模式,以切合經濟發展的需要。因為集權式計劃經濟已到了千瘡百空的程度,所謂經濟成就,實在是假得不能再假。(前蘇聯笑話:國企的工作關係 – 員工在假裝工作而國家在假裝付錢) 。再不改革,蘇聯根本撐不下去。這個思維並不是什麼外國間諜的陰謀,而是蘇聯學者和領導人經了幾十年經驗累積的結論。上次我寫文章的時候也詳細介紹過了,不重複。

 

不過對於具體的「兵變」細節,電視特輯是更為詳細。

 

第一個「假」,是改革的「假情假意」。不是指戈氏和他的盟友,而是蘇共本身。基本上只要任何危害到他們自身利益的,都總會拼命反對。而即使是經過了集體決議,也還要窩裡鬥一番、互扯後腳。而最典型的招數,就是「槍桿子出政權」。因此當戈爾巴喬夫千辛萬苦準備好了重新和所有共和國簽訂民主平等的友好合作條約,以取代高壓集權的「蘇維埃」政制的時候,蘇共發難叛變了。此為第一種假。

 

第二個「假」是謊話連篇,基本上沒有真的成份。1991年8月,蘇共所謂「宣佈緊急狀態」,基本上也是假的。是蘇共領導人趁戈氏一家人夏天渡假的時候,派兵將戈氏這個蘇共的領袖軟禁起來。所謂軟禁,其實也只是偷偷摸摸,將渡假區的通信截斷,再圍上幾重士兵,不讓外界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而同時蘇共在莫斯科就大模大樣,宣佈戈氏因為「健康理由」而辭職,由「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自命的) 宣佈緊急狀態並準備「清算國家敵人」。電視特輯好玩的地方,是拿到了戈氏在被軟禁期間,自拍的一段「宣言」,清楚說明自己被「非法囚禁」。

 

第三個「假」,是假傳聖旨。由於戈氏不肯合作簽署辭職、也不合作簽署軍隊部署的命令,於是在宣佈緊急狀態的同日,紅軍接到假傳聖旨的「軍部」通知,要派坦克進駐莫斯科以「維持治安」。士兵們都被蒙在鼓裡不知發生什麼事。而當幾十萬群眾一齊操進首都,圍堵坦克不讓軍人干政的時候,士兵們都不知所措。因為「軍令」是假的嘛,誰人也不敢負上叛國責任。於是一路往上「緊急請示」,到了最後一關,中央軍委會由於「總書記戈爾巴喬夫未能聯絡上」,竟然不能回應。

 

而當此千鈞一髮的時候,也不能不佩服葉利欽這個橫衝直撞的怒漢。往後千秋功過如何,也很難論定。但當日他只憑匹夫之勇,就把蘇共踢出歷史舞台,當時可真大快人心。

 

話說正當國會大樓被坦克重重包圍的時候,大樓內的政黨領袖個個人心惶惶,深怕自己不能保命。唯獨葉利欽一個人膽量夠大,以其「俄羅斯聯邦總統」的身份,單人匹馬拿了國會的「宣告」,逕自走出大樓,還要爬到坦克車上面,當眾向全世界宣佈:共黨搞「政變」,一切行動都是非法的!

 

蘇共沒有辦法拿戈氏出來解釋,而被葉利欽這一「搶白」突然擊中要害,於是只有夾著尾巴龜縮,而莫斯科的坦克車就在民眾歡呼之下和平撤離。共黨自知理虧,唯有灰頭土面的「邀請」戈氏回朝主政,以息民憤。還要押個賭注,希望事件「和平結束」,個人不用負責。

 

而可憐戈氏這一個忠實的共產黨員,正想恢復「正常狀態」,就在國會「復會」的時候,台下的議員發出了一個驚人的問題:既然蘇共一手策劃政變,動議將蘇共組織取締。

 

這時台上站着一個「國家主席/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同時站着一個「國會主席/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又在這時,全世界的電視鏡頭都對住這一對「國家領導人」正在僵持的時候,葉利欽這個怒漢,又做了一個驚人的舉動:拿着「取締令」,離開自己的位置,走到戈爾巴喬夫面前,要他簽字同意。戈氏不肯。而葉利欽毫不退縮,「既然蘇共是被取締的對象而且即將不存在」,於是自己一個人簽了「取締令」。全場代表起立鼓掌。而「蘇聯」就隨着這道《取締令》化成一縷輕煙,消失在歷史裡面。戈氏在拖延一段時間之後,在1991年底簽署辭職文件,宣佈將權利「移交」予俄羅斯總統。

 

都總有人說,改朝換代,一定會腥風血雨。這段歷史就很反諷。其實只是一個假得不能再假的謊言被踢爆之後,一切恢復正常而已。

 

作者:蕭少滔

蕭少滔
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本科生校友會會長、 (前)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辯論學會首席顧問、香港中文大學辯論隊校友會主席、香港中文大學工商管理學院 (國際商業/法律) HEC School of Management Paris, (Financial Engineer, Geopolitics) 恒生商學書院 香港華仁書院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1147
Date: 2013-06-14 10:01:04
Generated at: 2021-12-09 19:02:15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6/14/41147/重溫蘇聯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