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雲湧時,嶺南人,迎戰吧!

(原載於:http://flydreamcafe.blogspot.hk/2013/06/blog-post_19.html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Baycrest)

 

嶺南選校長的風波,不僅是嶺南的大事,也是全香港的事,關係到香港的大學教育。嶺南淪陷,其他大學也不能幸免。

星期一本人也有以校友身份出席諮詢會。聽完陳智思閉門(此安排本人有保留)解釋校長遴選過程,本人有一個極大的疑問,為何不能由副校長處任,直至找到合適人選,於是問陳智思以副校長處任的可行性,而陳智思回答可以,只是當校董會不通過鄭的任命才實行。既然可以由副校長處任,即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為何必須要在下學年開始前找到替任人?時間這麼迫切,動機的確可疑。

再者,陳智思解釋新校長的九項要求中,其中一項要熟悉本港社會環境,本人亦甚有保留。有這個條件,以後不用在外國請校長了,變成塘水滾塘魚。不能將外國Liberal Arts Education 最優秀人才帶入香港,阻礙香港吸受新思維。為什麼一定要熟悉本港社會環境?不能來到香港才了解嗎?而本人也不明白,為什麼香港的大學,在九七後一定要請華人,不論本地或海外當校長?請高人指點。

 

到了鄭國漢答問時間,本人問了鄭國漢四個問題。他的回應,引證了本人早前的看法。他只是中大膠樽義之流的水平,他是否梁粉已經不重要,而是他的能力及視野,不適合在當前香港守護嶺南。更不用說撥亂反正,帶領嶺南前進。

其中一條,本人問了鄭國漢如有附近屋苑住戶投訴學生宿舍噪音,警方到校長宿舍問你拿身分證,他會如何做。他的回應,只是說要平衡利益,聲稱是犯不犯法的問題,反映思維是行政人員的思維。陳坤耀當年,是強調嶺南落地先於私人屋苑,屋苑住戶買了單位,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嶺南使他們單位有保值價值,大學學生搞活動是正常事,大聲點是常識。買家應該預計得到,所以陳坤耀認為他們不應經常投訴,單位有保值價值同時,要接受噪音。看看分別吧!誰真的維護學生權益?見微知著,鄭國漢回答如學生參與佔中被補,他會到警局保釋他們,不知到時是否真的做到。

 

陳坤耀是牛津大學經濟學博士。牛津大學是一所全人教育的古典大學。他訂下嶺南Liberal Arts Education 的方針,不是憑空想像。他的行事作風或有爭議,但不能否認他真的為嶺南長遠著想。可悲的,今天嶺南校董會如此不濟,恐將陳坤耀辛苦十二年建立的基業毀掉,甚至毀了當年在香港復校的嶺南先賢的心血。

嶺南人不需要向嶺南說再見。嶺南由在香港復校到今天,也經歷不少辛酸日子。更不用說廣州嶺南的日子。但今天是嶺南在香港復校以來最嚴峻時刻,是不爭的。仗一定要打,身為嶺南人,本人也必會盡我所能,捍衛嶺南。

 

作者:泓陞

大學BBA畢業,不知不覺進入不惑之年,現當全職爸爸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1553
Date: 2013-06-19 15:39:47
Generated at: 2020-08-15 09:43:0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6/19/41553/風起雲湧時,嶺南人,迎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