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七一之前

大文豪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經常妙語如珠。他嘗幽默地說:世間惟有兩種人-能幹者及無能者。當然人類並不能如此簡單二分,但以香港現況觀之,亦可粗略分為兩種人:覺得梁振英稱職有餘,甚至應該連任特首者;認定梁氏剛愎無能,而欲促使其下臺者。何以梁氏執政一年不到的光景,民間反應竟演變成如此激烈,非要去之而後快?箇中原因發人深省。

 

香江主權移交已歷十六載,但其名聲以至內蘊,皆由中共與香港一眾無能官員同心協力地敗壞,以至由國際城市降格為國內城巿。行政立法與司法百病叢生自不待言,至於經濟種種,亦因政策上「背靠祖國,北望神州」而過度依賴。,隱憂既存,而無解決方法,從政者守成而不思進取,缺乏前瞻性及魄力,敢於提出見解與想像。而更不幸的是,梁振英的種種不堪,令本已險峻的形勢火上加油:

首先,是為政處事惡劣。這並非僅以政治公關就可改變的形象,既見於作風,亦涉及內涵。他無論即位前多番有乖個人誠信,抑或就任後公然違背競選承諾,以至行事剛愎傲慢,發言及回應屢屢似是而非,那種居心叵測的陰霾,總是揮之不去。甚至最近在港府處理斯諾登事件上彷彿連基本政治常識亦付諸闕如。他與昔年董建華的態度雷同:一流的政治家遇事處變不驚,他們卻是處驚不變。因而在民意低迷之下,仍然一錯再錯;

其次,是不懂知人善任。在梁氏參選之初,幾近無人願意為其效力。到後來幾經波折組成管治團隊,旗下司局長卻又各自為政,離心離德。爾後成員紛紛因醜聞或官非中箭下馬,餘眾頓成驚弓之鳥,惟恐下一位輪到自己。葉劉淑儀受訪時認為應撤換一二官員改善施政效率,即使同日旋即改口,亦反映梁氏選賢眼光低下。眼下最現實的問題,就是再來有否其他司局長請辭?而有否足夠人才接替騰出的空缺?新人選能否得立法會一眾議員接受?是否為公眾受落?而在任官員日後如何表現,尤其是亟需處理的施政紊亂,可謂前境堪憂;

再者,亦是最要命的,是缺乏長遠管治理念。本來擔任特首之位,為滿足中共要求,難免奉承主子心態,政治意識保守。但更有甚者,是梁氏干犯為政大忌,於管治上好行權宜之計(拉丁文Modus Vivendi),並非持之有恆,但求一時敷衍搪塞而毫不顧慮後果。例如為平抑樓價增加土地供應提出的新界東北開發計畫,急功近利卻輕視公眾利益,施政理念與長遠眼光一律欠奉。政策由是朝令夕改,市民無所適從,結果祇會慘淡收場。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lightstars)

 

深諳政治虛實的人,必須通曉分析奕棋到終結的殘局(Endgame)。棋下至中局,棄車保帥自屬可行,但前題是帥固可保,而後有殺著反擊,否則祇是延續敗象紛呈的棋局而已,於是無補;用棄子買一點時間,無可厚非,但接著數步如何部署,自當深思熟慮,否則將再度陷入進退失據。

轉眼間今年七一之期又至。在強烈的民意反彈之下,民陣亦順勢以倒梁為其中一項遊行主題。按早前民意調查,市民對梁氏以至政府施政的支持度陷入低谷,而傳媒更估計是屆遊行人士數量有望決定他的去留。若梁氏果斷地自行請辭,這也許合乎如今民意的期許,而鼎沸的民怨亦可暫告一段落。但逞一時之快之餘,亦要注意後續發展:應由誰人取而代之?這人是否通過公平選舉產生,或如當年曾蔭權以一面倒之勢繼任?他是否有足夠的政治手腕與各派人士周旋,共同管治香江?現存的司局長,又有多少樂於與其共事?若他們主動掛冠求去,是否需要整體大換血?而最終他能否遣策濟民,安撫人心?

倘若梁振英下臺,對中國的領導人而言並非從無經驗。但撤換政治領袖並非單純的人事更迭,必須考慮及後如何收拾殘局。如果他們屬意人選比梁氏更不為港人接受,那就不如保持現狀;而梁氏勉強留任,亦要構思如何重建管治威信,擺脫過去的負面形象。若純以理性決策論,既要維繫各方勢力平衡,亦需保障社會穩定,是以中共治統而非順應民意為最終依歸。我們不能樂觀假設習李新政必然開明,掉以輕心。

 

而更關鍵的是,梁氏在任內肩負的政治任務-完成政改方案,制訂往後雙普選的法則。回看上述羅列梁氏的諸種弊端,上位者在決定特首人選前早就深悉其底細,故他所扮演的角色,不外乎由中共把持的小圈子選舉過渡至一七年普選特首之前的稻草人。要他為香港帶來優良管治固無可能,他的水平愈為低落,反可萬方有罪罪在梁躬,祇要下屆(即使是表面)普選推出任何一位比他優勝的候選人,港人亦不會有太大反感。人選反差帶來的戲劇效果,恰似零三年大舉倒董,零五年董下臺,港人繼而將注碼押在「飲香港水流香港血」的曾氏身上。明白到背後的真正原因後,自然對政改方案討論的時間表及行事手法有所瞭解。

而假設在普選未臨之際將梁氏推翻,未及舖墊普選產生的候選人,屆時若「順理成章地」由行事作風更為強硬的林鄭月娥出掌大位,反對黨派既要花時間重新分析局勢,而對方卻是以逸待勞:長期歷練的政務官出身,比梁氏更加熟悉政府運作以至掌握院外遊說等技巧。為自己製造更強大的對手,想到日後面臨政改或各項民生議案的硬仗,後果更是難以逆料。

 

有人說七一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生態,亦有說革新了香港的精神面貌,開拓市民理性參與表達意見的新路,我認為所言甚是。自零三年演變成大型遊行以降,堅定而有序的示威集會奠定香港政治的分水嶺。市民自此亦初嘗群眾力量的成果,大受鼓舞,陸續於政治及民生事務上踴躍參與上街遊行。十年過去,民眾想法理應更為成熟,故深信將會沿襲目標清晰、手法溫和的慣例;而對倒梁之議,我始終認為務必三思而行,不宜操之過急。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2412
Date: 2013-06-30 02:31:17
Generated at: 2021-10-28 03:23:23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6/30/42412/寫在七一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