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本土迷幻列車

(原載於:無待堂

一地之政府,為一地之民服務;所謂一地,必依賴公民身份之權界以為區分,一個能夠運作的政治原則,就必然會有「我們」與「他們」、主與從、先與後‥‥‥這些其實都是「普世價值」,英美先進國家固然是如此——官長見勢色不對,就限制外人購買奶粉,保護國民子女;就算是落後地方,以自己的國族優先,其實也是不證自明之共識,只不過可能是以野蠻的方式來出現,如愛國主義和排外主義(如東南亞國家不絕於史的血腥排華)。

但本土的政治,畢竟是一切政治的根基。「野蠻」地區出現野蠻的土著式本土主義,不等於全世界都要拋棄本土政治;民主政治同樣會有貪污、不公、階級壓迫,是不是因為如此,我們就放棄民主政治?「將嬰兒和洗澡水一併倒掉」,許多香港人皆言之不智;然而他們卻又可以同時胡言亂語,說由於本土政治可以產生排外政治、而排外政治又可能變成極端法西斯,便伙結狐朋狗黨投入一列必然車毀人亡的反本土列車,大聲夾惡地反對正當、平常、出於常識的本土政治。

 

有人吃飯咽死,他們就叫人不要吃飯,改吃粥水吧,改變is all about determination;他們擅長將常態和特例混淆得出神入化。希特拉法西斯之特例,被各方反本土金主和食客引為反對本土政治的論調;但無日無之在國外胡作非為、在國內率獸食人的大陸人,則每一個都是「個別例子」。就算現象有多普遍,都不能因此對大陸作出任何價值判斷。

 

(林非攝)

 

一城之政府,服務該城之公民,如前所述,是非常正常;不過在香港,卻是需要書寫萬言來辯證的東西。因為香港和中國的民族身分是高度重疊的。上一代香港人亦自認為中國人。他們可以高談民主自由天花亂墜爭取廿年,但對「香港公民」此概念之界線,則是終生糊塗,不能分辨。由於香港人自小被中國意識所教育、規訓、矮化,所以香港人在面對中國的時候,是抬不起頭、充滿虛妄的自卑,亦無法發展香港人自己的身份認同;上一代香港人只當香港是中轉站,精神仍然依戀著大陸,所以那一代不可能成為真正意義的香港公民。因為有公民,就有「不是公民者」,有主客和你我。但由於他們自認十三億中國人之一,所以十三億中國人亦無有主客之分,盡皆有權享受香港之各種資源。

但這些baby boomer同樣有虛妄的驕傲,或如孔誥烽所言,是潛意識以為自己是擁有民主文明的西人,有能力和義務去對大陸人輸出、對之進行「民主教育」。至於輸出民主的手段,自然是犧牲普羅大眾的利益,以自由市場及同文同種之理由叫他們忍受掠奪。如前所述,由於他們是身處高位的baby boomer,所以他們根本不用買奶粉、搭火車;出入都是港島中環,北區變成怎樣,干他們鳥事。

 

這一代人佔據傳統和網上媒體、政壇、學院教職、是名星作者,有渠道發放妖音、混亂常識。他們最有能力到外國過日子,但又同時最自認是中國人。香港在他們眼中,是例外於中國的過渡物,是不正常的,最好取消,與大陸混一。他們唯一的妄想,是借香港毀滅的灰燼去改變整個大陸,即「建設民主中國」,使香港的過渡狀態結束而他們能又保有自由。

沒錯,反本土列車,其實是在「民主統一派」的車軌上駛來的。而民主統一派又滋生出大小社運組織、以六四維園集會散播大中華國族感情,最終連一些這一代的香港人都成了不清不楚的「中國人」,自己都敵視自己的公民身份、自己都視香港的自由、地位和文化為「例外」、「過渡」、「不正常」之物!

到最後,他們變成了一群反對常識(本土政治)、反對安樂、要求香港人為中國自我犧牲的黐線佬。這些人的意識形態如此違反常識、違反常理,能死撐多久?聽說梁振英政府打算撤回限奶令,我舉腳贊成;最好不要再限制雙非;自由市場嘛,「港人港地」馬上去死,不要再建「屬於香港人的公屋」。不嗅到棺材的香味,香港人還是不會猛然從「中國夢」中醒來的。

 

作者:盧斯達@無待堂

盧斯達@無待堂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3576
Date: 2013-07-15 14:49:22
Generated at: 2020-06-04 00:39:5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7/15/43576/反本土迷幻列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