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與狐狸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nedrichards)

 

開宗明義,請問各位一個問題:你覺得自己的性格比較接近刺猬,抑或狐狸呢?

話說英國文化界巨擘伯林(Isaiah Berlin)在其名作《The Hedgehog and the Fox》中,嘗試以動物將歐美的知名作家與思想家歸納為兩大門派,其一為刺猬,其二為狐狸。牠們之間究竟有何區別?根據他徵引希臘詩人阿基諾卡斯(Archilochus)的描述:狐狸懂得許多東西,刺猬僅知一項,但偏偏牠熟練的至為重要。(The fox knows many things, but the hedgehog knows one big thing.)

創意豐盛澎湃的作家是狐狸,他們撰寫的戲劇或亦說每有出奇不意之功,而且枝繁葉茂、珠玉紛呈,文筆引人入勝;刺猬型的作家佈局法度森嚴,著重論理邏輯,內容情節有條不紊,主題明晰首尾呼應,然而作品本身未必以突出創見為風格。孰為狐狸、孰為刺猬,並非以產量多寡而定。故此有些作家雖然著作等身、成果豐碩,但其文字萬變不離其宗,換言之他們也是刺猬。

 

按照上述標準劃分,伯林認為但丁是刺猬,莎士比亞是狐狸;易卜生是刺猬,歌德是狐狸;柏拉圖是刺猬,亞里士多德是狐狸,不一而足。這種概覽作品信手拈來的評價方法,相當好玩。

推而廣之,我們也可藉此角度辨別香港的專欄作家。例如:李怡是刺猬,陶傑是狐狸;林行止是刺猬,梁文道是刺猬。網絡媒體的評論者亦然,如庫斯克、林非、逆嘶亭是刺猬,無待堂、史兄則為狐狸。

而這個問題,直至要判斷托爾斯泰的類屬,才真正演變成難題。托氏天才橫溢,涉獵興趣廣泛,顯而易見有著狐狸般幻想力豐沛、創意非凡的特質;但另一方面,托氏貫徹始終的歷史觀涵蓋他筆下所有作品,就連文學創亦毫不例外,未有擺脫其框架。由是觀之,托氏彷彿是刺猬。最終,伯林一錘定音:他雖兼具兩者所長,本質卻是一頭意圖成為刺猬的狐狸。

 

有趣的是,伯林介紹這種簡易判別法,不僅限定於文學理論論,應用於月旦人物亦可作如是觀。對此,生活中頗有體會。

我的社交圈子當中,有不少狐狸性格的友好。他們彷彿永遠坐不住,鍾愛冒險,對週遭出現的人與新鮮事物充滿好奇。不輕易滿足於自己擁有的東西,因而積極交朋結友,勇於尋求及體驗未知經歷。這類人多為銷售、顧問或從事創意行業。

與此同時,也有不少刺猬好友。他們做人處世目標明確,愛恨分明,遇事絕不含糊,亦不拖泥帶水優柔寡斷。喜歡有規律的生活,簡單的人際關係。而這類人多為學者、教師、公務員及專業人士。

與狐狸相知相交,頗為吃力。因為他們心猿意馬不甘安定,經常要發掘新刺激,不時考驗你的心思;那邊廂,刺猬可能會令你感到沉悶,事關他們的喜好也許十年如一日,甚至終其一生祇光顧數家食肆,啖嚐同樣的菜餚亦樂此不疲!

當然,亦有一些人如托爾斯泰,身為狐狸但努力演繹刺猬的角色;亦有剛好相反,基本上是刺猬卻欲扮演狐狸。例如狐狸求婚之際,總是要裝出刺猬的樣子,向對象海誓山盟,但內心根本無絲毫遵守承諾之意;亦有刺猬在追求對方時甚麼夜店亦肯相陪,甚麼動態玩意亦樂意參加,但待得婚後方才原型畢露:最愛興趣原來是安坐家中看書煲碟!

 

若閣下自認刺猬,為免志趣不合而未必想結交狐狸,首先要學會如何鑒定狐狸。狐狸興趣廣泛,俗語說「火麒麟週身癮」,但對事物未必有深入認識,交遊廣闊而知己者寡,熱衷交際應酬卻多屬蜻蜓點水,待人接物亦缺乏堅定不移的原則,好高騖遠,做事無決不可破之底線;相反,狐狸不想遇上刺猬,亦要有所認知:刺猬生活不會多姿多彩,做事較為刻板,但心無旁騖,專注身前事物,行事有計畫,而交友亦相對謹慎,先客氣後熱情。但無論如何,狐狸刺猬並無優劣與否,僅存在彼此相性是否相合而己。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5062
Date: 2013-07-31 13:43:55
Generated at: 2021-10-28 02:58:2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7/31/45062/刺猬與狐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