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糞強之死〉《香港淪陷史話二》

(原載於:http://lunyeah.wordpress.com/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vixyao)

 

震英見菠屯地日久,欲要發展東北,又被傳媒看守;欲順民貶菠,又恐被唐營恥笑,心中猶豫不決。適妻儀進消夜,震英見碗中有涼粉,因而有感於懷。正沉吟間,茂菠入見,禀請行會口號,英隨口曰:「涼粉,涼粉。」菠傳令眾官,都稱「涼粉」。

行會成員糞強見傳「涼粉」 二字,便教茂菠手下,各收拾包袱,準備歸程。有人報知,菠大驚,遂請糞強至家中,問曰:「因何收拾包袱?」強曰:「以今夜號令,便知思歪不日將貶汝也。涼粉者,性(姓)涼(梁),苦而黑心,質膠軟而無力。今東北不能發展,退恐人笑,汝無膠用,不如早歸。來日,思歪必貶汝矣,故宜收拾包袱,免得臨時慌亂。」茂菠哭曰︰「兄真知思歪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局中秘書,無不準備歸計。

當夜震英心亂,不能穩睡,遂起床,微服出巡。只見茂菠局內政助等人,各準備行裝。英大驚,急召菠問其故。菠曰:「行會淋糞強,先知長官欲貶吾之意。」英喚糞強問之,強以涼粉之意對。英大怒曰:「汝怎敢造謠亂度我心!」喝林鄭以「偷步賣樓」之罪炒之,翌日將號令公告於報上。

 

原來糞強為人,口不擇言,數犯震英之忌。英嘗為老母僭建花園一所,造成,有不知名者取筆於門上書一「小」字而去。人皆不曉其意。

英大惑,問曰:「誰知彼意?」或曰:「必是老夫人嫌園門太小耳。」強曰 :「非也。門內添『小』字,乃『X』字也, 民眾欲『X汝老母』耳。」英雖點頭稱是,心實恨之。

又一日,有官員問開會之時,英自寫「酉」1字於紙上,置之案頭。強入見之,竟電召數妓至震英宅。英問其故,強淫笑曰:「紙上明書『一四一』,豈敢違長官之意乎?」英懼內,雖淫而笑,心甚忌之。

 

英手下茂菠,與強相善,常邀強談論,終夜不息。東北事發,菠欲卸囤地事於妻子,密請糞強至家中商議。強曰:「無憂也,明日洩『政助宗』之東北廠事,以轉移視線可也。」菠如其言,以宗事暗告記者,記者搜看查冊,果宗也,宗遂辭官。英因疑乃強暗中陷害,累己民望愈下,愈惡之。

英欲試菠、強之才幹,一日令各自落區,卻密使人通知記者,使群眾得知。茂菠先至,民情洶湧,怒擲蕃茄,菠只得退回。及強至,群眾又阻住。強紿2之曰: 「吾奉思歪之命返家休假,誰敢阻擋﹖即還復職!」群眾立散。於是震英以強為能。後有人告英真相。英大怒,因此更不喜強。

強又嘗為震英搜集唐營「黑材料」十餘條,但英有問,強即逐條放之。英每以「糖糖」之事問強,強對答如流,英心中甚疑。後震英暗買強左右,告英曰強實為「孽瘤」之間諜,英得知,大怒曰:「匹夫安敢欺我耶﹗」

此時已有貶強之心,今乃借「偷步賣樓」之罪退之。

 

本文改編自中學範文《楊修之死》,原文見:http://www.plk83.edu.hk/ckf/note/yangxiu.htm

 

同場加映:《一合糕.香江新語》

茂菠、糞強識於微時,二人年少時嘗遇相士震聰。糞強問卜於聰,聰曰:「一合糕」。菠問何意﹖聰不答。強喜曰:「一合者,『一人一口』也。吾等二人,即有二口也,莫非『官字兩把口』乎﹖」菠亦喜,因謝聰而去。

後菠、強為官,聰暗曰:「糟糕矣﹗」其妻心問其故,聰曰:「一合者,一人一口也。『口中有人』,乃『囚』字也。二人為階下囚之日不遠矣。」

 

《香港淪陷史話》系列

[SlideDeck2 id=45917]

 

  1. 酉時,指下午五時至七時。 []
  2. 紿,解欺騙。 []

作者:Lunyeah

Lunyeah
一個喜歡歷史和抽水的80後網絡憤青。 專做廁所考據、愛寫遊戲文章、亂評影視作品。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5469
Date: 2013-08-05 13:01:21
Generated at: 2020-10-31 19:19:28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05/45469/〈糞強之死〉《香港淪陷史話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