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忙「佔中」,子女豈成龍?

《明報》報道有自稱港大法律系的家長去信投訴戴耀廷教授活躍於課堂以外的社會運動,質疑長此下去將未能盡責履行教務。先假設「家長」身份屬實,表面看也許是無稽之談,但究其源頭,一切都是大家長心理作祟。

中國傳統倫理思想,都愛孩子聽話,但過猶不及則成了要孩子絕對服從,扼殺孩子獨立的思想,箝制他們的行動。這種情況在外國家庭很少見,因為崇尚個人自由是自小已然的。在學校先生鼓勵學子創作和思考,在家中家長則喜見孩子提出諸般問題與論點,和他們甚至頂嘴。有幸於人家的餐桌上見識過以後,你大概會曉得成人與子女爭論是司空見慣之事。放諸人生觀亦然,大人有自己的信念,孩子有一己的見解,兩者互不相斥,子女亦無須凡事順從家長。然而這種「包拗頸」,對於中式家長而言無疑是忤逆行徑,是不敢想像的。

這股思維延伸開去,期望亦擴大投射至師長身上。香港為人父母者大多望子成龍,願意肩負養育兒女的經濟責任,但礙於自身識見有限或因謀生而分身乏術,因此多陷入「養而不教」,將教育的責任外判予學校師長,期望他們「幫我教好子女」,莫使其行差踏錯。因此他們對大學教授的想像與中小學的老師印象類同,就是溫柔婉約、循規蹈矩的教書先生,最好就是一生守於象牙塔中,克盡己任作育英才。偶爾帶領同學離開教室進行課外考察,既與教學無關,已屬不務正業;更何況要組織那冒天下之大不韙,公然挑戰政府威權的「佔領中環」?如此「不稱職」的教授,自然要口誅筆伐而後快。

 

(Derek Chi Wai Yung 攝)

 

西方社會所言知識份子,等同社會良心,不僅止於受過高等教育。他們懷抱理想,特立獨行,以人文關懷為己任,與社會變革同呼吸,並不因變故而自絕於學院以外的世界。戴教授提倡佔中的義舉,體現了真正知識份子的精神。可惜的是其苦心並不受大家長的歡迎-他們不是熱衷於追逐功名利祿,就是耽於安樂。想想自己的兒女幾經艱辛方能考取一席學位,成為天子門生,祇要接下來安穩渡過四年光陰,就能一登龍門成為職場寵兒,不愁前途。身為教授的竟然擅自在外頭攪風攪雨,若然分心而影響教學質素,令我的寶貝子女功課落後了怎麼辦呢?再萬一教授被捕,不但令學生蒙羞,沒有老師上課淪為孤兒仔女,更是不負責任,罪莫大焉!

猶幸是回港大校方秉公處理,對無邊指控一一解釋之餘,亦鄭重申明大學乃守護學術及言論自由的重鎮,不干涉教職員參與甚至興辦活動的自由。否則一旦屈服於家長的壓力,教授連課外行為亦受到諸般制肘,其他對公共事務積極發表意見的學者遭遇更是可想而知。一如不幸的伽利略,因為其超前的科學主張不被世所容,被羅馬教廷及狂熱信眾勒令其認罪懺悔,最終他經受不住舖天蓋地的壓力與重刑威脅,被迫公開認錯,發誓不再宣傳淺見。自此以後,研究者變得噤若寒蟬,不敢暢所欲言,最終令歐陸科學發展幾近停轉。由是可見,愚昧閉固的力量對學者表達自由的破壞,實在不可小覷;而學者對知識與良知的堅持,正是能撥開雲霧的力量。

 

根據港大憲章,「學生家長」並非香港大學成員

 

作者:無妄齋

無妄齋
是非忘所以,黑白觀自在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5755
Date: 2013-08-08 15:53:32
Generated at: 2021-10-28 03:22:0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08/45755/教授忙「佔中」,子女豈成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