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啊,在家史朗也沒有穿女裝啊~

 

是少女(是少女嗎?還是BL呢?)漫畫家吉永史的吃食漫畫《昨日的美食》第七集,最新的故事發展。故事講述兩個中年同志,當髮型師的健二和當律師的史朗二人關於愛情、生活和關係的故事。

故事不是普通的BL。吉永史之前的《大奧》或是《西洋骨董洋果子店》,故事相對比較複雜,但在《昨》的這個偶然才會在漫畫周刊出現的短篇中,每一集都以史朗或是健二要準備吃食作結,而當中的故事,舉重若輕:史朗如何在日本這個社會四十多歲仍未結婚並在「律師行」這個直到不行的地方裝成異性戀,史朗甚至在平日的時候都避免和健二兩個人去買東西或是吃飯,免得被人「認為是同志」。還有,健二的朋友,兩個男同志住在一起後,老一點的那個為了自己的財產不被反對自己的性向的家人瓜分而想辦法建立關係,從而想出在日本,只要找法律專業人士宣稱自己和情人是「養子」關係,就可以避免財產被瓜分等等。

 

 

故事發展到第七集,史朗好像慢慢改變。忽然決定在過年的時候,把男朋友健二帶回家,去見他的父母。他的父母看來也有備而來,在吃飯的時候都顯得和和氣氣。後來,史朗的母親就和史朗說想做史朗小時候最愛吃的炸雞件給健二吃。而父親就把健二帶到史朗小時候的房間,給他看史朗中學時代的校刊。史朗的父親最後,扮得若無其事的向健二詢問:「你們現在兩個人就穿著西裝來到我們家,但在家中,史朗會穿女裝嗎?」

史朗聽到父親問及這樣「失禮」或是「無知」的問題,感到頗尷尬。但健二對史朗說:「沒有啊,我也跟你的父親好好說明了,在家或在外,史朗都不會穿女裝啊!」

史朗聽到後,頻頻向健二道歉。但健二說:「沒關係,可以去自己的男朋友家吃過年的飯,是多麼的幸福,就像做夢一樣。」

 

 

過年的時候,不少獨身或有伴的同志朋友都說,要家人明白自己將會和一個跟自己同一性別的人共渡餘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嫁」到新加坡那位做潤滑劑,即早前在《八十後的生存與生活2--亞洲版Deluxe》中出現過的朋友阿巴就說:「把男朋友帶回家,正面抽擊,直截了當的,慢慢他們就算有問題,大方得體的都不會當面問。之後他們慢慢就會接受,這個人將會是自己的家庭的一份子。」這種美好得可怕的景象,大概是活得太幸福的人,才可以說出來吧?不過也不是沒有其他辦法的。比方說,你在房門口貼上由何秀蘭姨姨親筆提字的「大愛大同」揮春,再在房中的書架中擺上幾本露骨的BL漫畫,如《純情浪漫史》或是《你身上的氣味很好聞》這樣可以嗎?或是,其實,中國人過年,都討個意頭,討個開心,這些「有機會令人不開心」的東西,都是少說為妙?

 

在何韻詩和黃耀明領軍的宣傳組織(?!?或是志願團體?)待了幾個月,慢慢接觸到不同的人。有人告訴我在出櫃後,被母親禁錮,不準她出門。有人跟兄長說他失戀,而放棄他的是一個男人的時候,兄長對他性情大變,在家有事無事向他讀聖經。聽得這種「人生的沉重」故事太多,偶爾我就會重讀《昨日的美食》。希望相信,這個世界雖然問題天天都多,但總有一種希望,一種生活,日常生活有高高低低起起跌跌,只要身旁總有一個人願意留守,生活,是會慢慢變好的。

這陣子大家看這麼多的社會新聞談及家庭糾紛,你覺得,有幾多人會真的坐下來,「反思」一下「家人」的定義是什麼?而同志又可以花幾大的力氣,去跟世人說明,他們只是自然而然的愛上一些跟他們一樣的人,而不是為了「過得更有型」而「選擇」同性戀這種「lifestyle」呢?阿巴和大愛同盟的人常說,父母長輩,也是需要教育的。只是,又有幾多父母可以好像史朗的父母一樣,為了愛自己的獨生子,從而也愛他的男朋友?

 

對我來說,也許,這樣也是夢境一樣的畫面。

 

作者:健吾

健吾
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40本。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46030
Date: 2013-08-11 15:24:04
Generated at: 2021-06-24 21:00:32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8/11/46030/你放心啊,在家史朗也沒有穿女裝啊~